召唤剧场! 肢解「后真相」 |
德国另类选择党(Afd)连续赢得许多地方选举,图为其政党标志。
德国另类选择党(Afd)连续赢得许多地方选举,图为其政党标志。(AP 提供)
焦点专题(二) Focus 全能真相改造王 剧场「后真相」

召唤剧场! 肢解「后真相」

「后真相」(Post-truth)是二○一六年的关键词,在社群网路与即时通讯软体兴盛的当下,让假新闻泛滥成灾,即便是标榜自由民主开放多元的英美两国也成为重灾区。剧场作为真相的试炼场域,叛逆者、革命者的出产地,在「后真相」时代如何因应?

「后真相」(Post-truth)是二○一六年的关键词,在社群网路与即时通讯软体兴盛的当下,让假新闻泛滥成灾,即便是标榜自由民主开放多元的英美两国也成为重灾区。剧场作为真相的试炼场域,叛逆者、革命者的出产地,在「后真相」时代如何因应?

《牛津英文辞典》把「后真相」(Post-truth)定为二○一六年度单字,接著「德国语言协会」(GfdS)的二○一六年「年度词汇」(Wort des Jahres)也选中了「后真相」(Postfaktisch)。去年国际政治诡谲,川普当选、英国脱欧、菲律宾私刑泛滥、土耳其政变、委内瑞拉经济崩盘、叙利亚持续内战、德国极右派政党连续赢得许多地方选举,假新闻泛滥,狂人当政,二○一六年是「后真相」年。到底什么是「后真相」?这词的基本定义是:公共观点、大众舆论不再注重事实查证、真相挖掘,而是以个人情绪、信念、宗教、民族、偏见作为判断标准,民粹旺烧。在后真相的时代里,假新闻取代真相,胡言乱语活埋事实陈述,谎话是胜选战术,史实被窜改,发言耸动就是赢家。

社群网路与即时通讯软体,是「后真相时代」的催化剂。智慧型手机全球普及,在社群网路的追踪、演算机制下,使用者的「分享」与「按赞」,让假新闻野火延烧,一篇搭配照片、影片、毫无事实根据的假新闻报导,经由上千万人不断分享,三人成虎,事后再多的澄清都几乎无效,谎言成真理。一向标榜公民素养、民主教育、开放多元的英美两国,先后成为「后真相」示范国,提出许多假数据的英国脱欧派赢得公投,谎言累犯川普入主白宫,国界紧缩,仇外护己。历经纳粹、东德瓦解的德国,战后不断以「记忆文化」(Erinnerungskultur)、「克服过去」(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形塑国家的文化、政治、经济,集体面对犹太大屠杀、东德侵害人权历史,强调国家转型、勿忘伤痕;却在百万难民涌入之际,极右派趁机壮大,以社群网路煽动民族情绪,擅长煽动国族情绪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选举告捷,进入许多地区议会。

无用的艺术,正显狂人的无知

川普扬言大砍艺术经费,对于庸俗资本家来说,艺术无用。我们来到了人类历史关键时刻,知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人类需要科学、人文、艺术、历史,奋力抵抗「后真相文明」。

汉堡塔里亚剧院(Thalia Theater)在今年春天推出全新制作《#真相—苏格拉底之夜》#truth–Ein SOKRATISCHER Abend,在剧场里回应「后真相」。苏格拉坚持真相比生命正重要,所谓的「苏格拉底反诘法」,就是哲学的辩证与诘问,永不放弃探索真相。导演使用「苏格拉底反诘法」,让一男一女演员在台上进行哲学辩论,探讨「后真相」社会里的民主、政治与谎言。苏格拉底最有名的一句哲语就是:「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句看似矛盾的话,其实是谦虚的求知态度,洞悉自己的无知,虚心接受他人意见。反观当今掌权狂人、独裁者,满口「我什么都知道」,这出戏爆满反抗能量,揭露「后真相」时代的人类无知与狂妄。

身在剧场,就该诚实面对真相

剧场一直都是真相的试炼场域,最永恒的例子就是莎士比亚。莎士比亚诸多剧作都是「真相」(reality)与「表面」(appearance)的无尽拉扯,表面会欺瞒,真相需要挖掘。喜剧《第十二夜》里的双胞胎,因为性别、长相,闹出了一大堆笑话,而看似最保守最虔诚的人,其实最丑恶。悲剧《哈姆雷特》里每个主要角色都埋藏秘密,哈姆雷特用生命追寻,剥开表面,终于寻得残酷的真相。悲剧《李尔王》的主角听信敷衍奉承,拒绝诚心真话,让自己慢慢走向毁灭疯狂之路。「后真相时代」来临,我们需要再度召唤莎士比亚,在剧场里辩证真相。

剧场是综合的艺术体,包含文学、音乐、哲学、科学、历史、舞蹈、政治、绘画,一出戏就可能划破时代的虚伪。易卜生的娜拉选择出走,契诃夫的三姊妹一直想回莫斯科,莫里哀创造了永恒的宗教伪君子塔图夫,杜丽娘冲破礼教寻爱,舞台上的反叛者,往往成为最经典。剧场专门出产叛逆者、革命者,在这个反智当道,「后真相」横行的时代,剧场更应该接下历史责任,创作出更多警醒社会的作品。

剧场是一个辩证真相的场域,剧场人是可以用各种风格诠释文本,以写实主义、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史诗剧场、写实主义等发挥创意,但这些「主义」与「流派」都是接近真相的方法,剧场里的反讽、嘲弄都有其政治意涵。剧场能以各种不同角度切开真相,但不能扭曲事实,不能否认大屠杀的存在、反女权、反同志、反少数族裔。德国爆发难民危机之后,许多主流剧场都迅速回应,把难民直接请上台,让他们说自己的流亡与离散,积极反抗极右派日益壮大的仇恨言论。

以艺术的反叛本质,揭露政治谎言

美国知名演员尼尔.派翠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曾数度主持东尼奖(Tony Award)的典礼,唱作俱佳,广获好评。他在二○一二年开场歌舞的独白中说:「老实说,剧场最棒了,你可以来到像这样的地方,在黑暗里坐两个小时,然后你就能逃脱。不用想你的童年问题,你反而可以看到童年的童话故事,在你眼前真实上演。」这就是纽约百老汇商业剧场观点,人们走进剧场,是为了遗忘现实、逃脱日常,剧场是娱乐。

如果剧场都是逃脱的最佳场所,川普更应该加码补助艺术,让剧场里歌舞升平,遗忘政治的荒谬。二○一六年十一月,当时仍未正式上任的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进剧场观赏音乐剧《汉弥顿》Hamilton,结果观众以嘘声回应,谢幕时,演员疾呼这位立场极端保守的准副总统要维护所有人的权益。《汉弥顿》强调多元包容,出柜演员、多元族裔演员,面对反同志、受益「后真相」的准副总统,剧场终于不再只是「娱乐」,观众坐下来,不再是为了逃脱现实。

欧陆的主流剧场其实一点都不商业,从来不重视商业娱乐,弥漫人文反叛气氛,逼观众在剧场里面对真相,与现实对撞。为了阻止纳粹重来、种族仇恨、反同厌女、独裁当政,我们需要剧场,肢解「后真相」。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