筿田正浩 值得重新认识的日本巨匠 |
《心中天网岛》
《心中天网岛》(高雄市电影馆 提供)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筿田正浩 值得重新认识的日本巨匠

小津安二郎的弟子、与大岛渚同辈的筿田正浩,因西方大导马丁.史柯西斯拍出新版向其原作电影致敬的《沉默》,再度被注意。由高雄市电影馆推出的回顾展「绝爱日本:筿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绘」,让台湾影迷透过八部其不同时期的作品,看到这位曾三度入围坎城影展竞赛片的日本导演之影像特色与剧场间的关连,也认识日本新浪潮中的这位标竿人物。

小津安二郎的弟子、与大岛渚同辈的筿田正浩,因西方大导马丁.史柯西斯拍出新版向其原作电影致敬的《沉默》,再度被注意。由高雄市电影馆推出的回顾展「绝爱日本:筿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绘」,让台湾影迷透过八部其不同时期的作品,看到这位曾三度入围坎城影展竞赛片的日本导演之影像特色与剧场间的关连,也认识日本新浪潮中的这位标竿人物。

绝爱日本:筿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绘

7/1~14高雄市电影馆

INFO  kfa.kcg.gov.tw

马丁.史柯西斯来台取景拍摄《沉默》,是压在他心头长达廿八年的愿望,片子完成后,却完全是向筿田正浩一九七一年拍的版本致敬。高雄市电影馆以作者美学为核心,自二○一三年开始,陆续规划了大岛渚、新藤兼人、吉田喜重、今村昌平等日本电影大师专题,这次不惜重本,向日本调来筿田正浩八部卅五毫米珍贵胶卷,是继九○年金马影展放过《少年时代》与《长枪权三》(柏林银雄奖)两片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放映。

作品与剧场演出的连结

一九三一年出生的筿田正浩(Shinoda Masahiro),一九五三年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毕业,进入松竹,师从小津安二郎、涉谷实等导演前辈。与大岛渚、吉田喜重同样经历军国主义的童年时代,求学阶段碰上了物资匮乏与日本战败的岁月,他们在创作上打破大制片厂主导一切的旧习,反叛小津安二郎、黑泽明、木下惠介等前辈巨匠,强烈指涉时政和现代化背景下的存在主义倾向表达为他们的特征。筿田正浩继承了日本电影厚重感伤的传统,面对不可抗的战争,命运与人性不得不的挣扎,将其净化成唯美的悲剧。筿田正浩的电影注重技巧却不卖弄,反而是透过流畅的叙事来展示纯熟的拍摄技巧。

除此之外,筿田正浩有别于其他日本新浪潮导演的部分,他花了许多时间做历史与文物的考证,对于日本的各种表演技艺与传统有著高度的热情与野心,比方早年有五部电影是找寺山修司来编剧,一九七四年的《卑弥呼》,时而如舞台的空间,像亚历山卓.尤杜洛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的电影风格,同时找来了舞踏宗师土方巽,打造片中如仪式般的舞蹈与装扮。一九七九年改编泉镜花的戏剧作品《夜叉池》,也是筿田正浩故乡的怪奇传说,找来当时廿九岁歌舞伎演员五代目坂东玉三郎演出片中白雪姬和百合两个角色。

不过上述两片此次未邀,邀来的是《心中天网岛》,取材于近松门左卫门的净琉璃作品,是导演学生时代研究的题目,片头一开始呈现了原本净琉璃的传统演出,黑衣人操控著半人高人偶,而筿田正浩企图以摄影镜头取代黑衣人在净琉璃中的地位,同时他的妻子岩下志麻在片中同时演出原配与小三两个角色,对两人内心的诠释有独到之处。仅一千万元的制作,拿下了当年电影旬报最佳影片、导演、女主角奖。

从片厂到独立制作的变化

这次邀来的八部作品,有五部集中于一九六○至六五年在松竹片厂时期的作品,包括了寺山修司编剧与参与演出的彩色片《乾涸之湖》,及难得一见寺山修司编写的音乐剧电影《夕阳吻红我的脸》,让才廿岁的岩下志麻赢得蓝丝带新人奖。接著一九六四至六五这两年间拍了《苍白之花》(坎城竞赛)、《暗杀》与《猿飞佐助异闻录》都是黑白片。导演于一九六七年迎娶岩下志麻,同时创立了独立制片公司「表现社」,成为日本第二次独立电影运动的主将之一,这次邀来一九六九年的《心中天网岛》由表现社制作,被公认为他的代表。加上一九七一年坎城影展入围的《沉默》,也可对比出同样导演在片厂与独立制片时期的不同风格,及日本新浪潮的演进。

除以上拍摄于一九七一年之前的七部作品外,还邀了策展人郑秉泓最喜爱的《少年时代》,改编自柏原兵三的小说《漫长的路》和藤子不二雄A同名漫画,拿下一九九○年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导演、剧本等大奖,以二战末东京少年避居富山乡下大伯家中,得面对弱肉强食的校园环境为背景,是批判日本军国主义的杰作。

筿田正浩作品三度入围坎城影展竞赛片,也入围威尼斯影展、拿过柏林银熊奖,在台湾却严重被低估,透过这次回顾影展,除了可看到其影像特色与剧场间的关连,也能从他长期班底的角度来切入,除了导演夫人外,还有配乐武满彻或宫川一夫的摄影,都能有很多关于日本新浪潮的观影收获。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