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身说法:小提琴家梁茜雯 舞台是残酷的 必须不断「被看见」 |
小提琴家梁茜雯
小提琴家梁茜雯(林韶安 摄)
专题 表演人,报税过后……

现身说法:小提琴家梁茜雯 舞台是残酷的 必须不断「被看见」

演出是一种归属感,毕竟演奏家就是要有舞台,所以拼了命要有演出机会的。会想要放弃就是在求学中遇到瓶颈,但跨过之后就会发现学艺术最大的启发就是不能逃避,因为卡关时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唯有自己想办法解决。会走到这一步就不会放弃,只会想要怎样让自己各方面可以更好。

文字|李秋玫、林韶安
第295期 / 2017年07月号

演出是一种归属感,毕竟演奏家就是要有舞台,所以拼了命要有演出机会的。会想要放弃就是在求学中遇到瓶颈,但跨过之后就会发现学艺术最大的启发就是不能逃避,因为卡关时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唯有自己想办法解决。会走到这一步就不会放弃,只会想要怎样让自己各方面可以更好。

为了要挤出一个专访的时间,讯息来来往往。有时等了很久不见回应,有时听到手机提醒声,睁眼一看才发觉是在半夜。见了面,才坐定的她,就苦笑著说:「大家真的都跑到死啊!」翻开她的记事本,密密麻麻几乎填满。这几年下来,她早已经不知道「休息」两个字怎么写。本子上即使有留白之处,也不代表著没事,而是每周固定的行程,所以没有标注。北中南奔波好累,但她却说:「不愿意?后面有很多人排著队呢!你不愿意苦,就连机会都没有!」

赚钱之前  得先赚名声

台中出生的小提琴家梁茜雯,十四岁就只身前往维也纳学习,以最高点数成绩考取国立维也纳音乐暨表演艺术大学,师从前维也纳爱乐首席暨阿班贝尔格弦乐四重奏创团者Günter Pichler教授。她的优异,让教授称赞为卅年教学生涯中最具天分与潜力的学生。毕业后又赴德国柏林艺术大学进修,师事前北德交响乐团首席Uwe-Martin Haiberg教授,取得小提琴演奏硕士学位,并获直升就读最高小提琴独奏家文凭。旅欧期间受邀在知名音乐厅与重量级音乐家合作演出、录音,被誉为音乐界闪亮的新秀。

廿岁回台度假时,外型亮眼的她曾被导演吴念真邀请拍摄喜饼广告,但这次返国已不是那么轻松。她依旧投入演出、录音与教学工作,但为了替自己拼一片天地,梁茜雯忙得像无头苍蝇。大学里资深的音乐家们都还在,找不到位置如她辈者,没有什么余地,只好硬著头皮从各地学校兼任开始。第一年一天十堂课,从学校升旗就到校,一直上到晚自习还没结束。没有时间吃饭,连上厕所都是跟学生说一声,快去快回。遇到去外地要开车,早上五点就要起床,责任感重的她担心起不来、又担心太晚塞车……整夜精神紧绷到最后就是每天看著天空从黑变白。

直到有一天,当时兼职网路广播主持人的她,在访问来宾时突然感到眼前一片亮光、无法对焦。只记得对方还在讲话,却无法回应,倒地前最后的念头是「我不行了!」但送急诊后,想到隔天因为必须南下,她仍旧五点多起床,搭车赶那十堂课。忙得无暇知道自己居然已经瘦回国小时的体重,只知道此时要赚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名声,让大家记得她是谁。

舞台是残酷的  永远得不断push

二○○五年,好不容易为自己预定了一系列的独奏会,才发现怀孕。演出日期已接近临盆,是场冒险,然而取消全台四场演出更麻烦,只得咬牙上阵。于是演出期间她经历水肿穿不进鞋子、手指关节肿大、在台上脚突然抽筋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最后总算完美达阵。这段日子大腹便便做什么事都不方便,收入锐减之外,从场租、伴奏、钢琴、宣传、工作人员等处处要花钱。但她早有心得:「独奏会赔钱正常,打平不错,赚钱是厉害。」

孩子出生后,忙碌的生活被她形容为「地狱」。每天带著宝宝跑行程不说,第一年喂母奶,她简直挤奶挤遍各大音乐厅、高铁站,每个地方的哺乳室、冰箱她都知道。回想生完五个月第一次以独奏家身分回归舞台那场,她半夜三点起床挤奶,四点准备,五点开车去搭第一班高铁南下,排练完还得先在高铁站挤完奶才能回家。没有时间练琴,只能利用破碎的时间抽空听CD,在脑子里思考,或者半夜用「灭音器」练习。然而即使疲惫,上了舞台就是要专注、以最好的一面呈现,因为舞台是残酷的,台下观众永远不会体谅独奏家幕后发生了什么。

突然想起她说十四岁到维也纳时,老师派的第一首功课就是柴科夫斯基的协奏曲。一进教室,他就要求伴奏将平台钢琴的琴盖全开,那个音量之大,让她简直无法招架。但老师却说:「这只是钢琴而已,正式演出时,是要跟一整个乐团相抗衡的!」他给的震撼教育,就是不断地push、逼到所有的爆发力全开,才教她领悟到什么叫做独当一面的演奏家。如今她依然在push自己,在任何时候都要维持最好水准。唯有反应快、配合度高,受了肯定,才有下一次更好的机会。然而一回头,她也感叹:「访到我算是发展还可以的例子,我很努力、也很感恩。但台湾学音乐的人口这么多,有多少同期的朋友,现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了……」

Q:请详述日常一日的行程。

A要看那一天的行程是什么?最忙的那一种是一早醒来,打点好孩子之后开始在家里教学生,中午吃个饭与先生(同样是演奏家)带著小孩一起南下到台中娘家,再继续上到晚餐时间。吃完晚餐帮孩子洗澡之后哄睡,九点、十点之后再开车南下婆家睡一晚。隔天一早八点上南部学校六个学生的课程到下午一两点,吃完饭独自坐车北上回到台中继续赶课。

有演出就必须把课调开,整天专心排练与晚上上台。小孩有时必须留在台中请妈妈照顾,有时必须妈妈请北上照顾小孩。时间的利用要经过缜密的安排,否则一出错就大乱。

Q:训练一日不能偏废,你如何分配时间,在赚钱糊口之余维持良好的状态?

A:因为每周都在演出,一直都可以碰到琴所以不会生疏。要善用时间调配,空档听CD用脑子练,或者半夜用「灭音器」练琴。因为底子都还在,所以状态可以保持得很好。但是若问的是身体的状态,就没有办法维持了。

Q:是否有加入演出团队(舞团、剧团、乐团)?若没有,维持独立表演者身分的原因是什么?跟不同团队合作遇到的难处有什么?

A:最近加入湾声乐团、担任首席,但大家一开始都是抱著一股热忱演出,没有支领排练费,也没有期待演出费。直到乐团步上轨道后,才开始领取酬劳。我认为我的生活不是追求平稳,所以从没有加入职业乐团。有固定的薪水很好,但工作在某种程度上就会受限,而且也没有太多独奏的机会。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很直的人,我喜欢自由、想要保有自己的特质,所以做这样的选择。因为演奏家的训练就是不管在独奏、室内乐或是交响乐团等不同位置,都能够掌握,所以跟不同团队合作从来没有难处。

Q:目前年薪为多少?如何维持日常生活所需?

A二○一六产后到目前,年薪为七十八到八十四万之间。除了大量接演出或录音案子之外,就是教学。没有刻意维持,因为生活忙碌,物质欲望也不大。

Q:二○一六年参与的演出数量,对您来说算多吗?过去这几年的演出数量,变化很大吗?

A我的工作量一向都很大,都是将时间塞满,尽可能完成所有的事情。不过从前年底到去年刚好经历怀孕生子的变动,所以工作量减少。生完之后大家慢慢知道我可以回到舞台之后,才从原本的少量到现在的爆量。

Q:当演出数量减少,或收入不足时,您会怎么做?除了一般收入,您有在投资吗?

A刚回国的时候一定会有收入不足的时候,不过还好是住家里。演出量没有特别增加或减少,因为我会自己控制。教学上,现在少子化一定会有冲击,但只要努力教还是会有学生。而且初学的还不需要我们,大多是有一定程度的学生,才会来找我们这样的老师。我没有时间作投资,如果感觉到收入不足的时候,方法就是开拓更多演出或教学的机会。所以我只能说,收入多,是因为机会多。

Q:台北市每人每月平均消费支出为两万七千元,您的月支出大约是多少钱?有哪些类型的支出?

A说实话我之前从来没算过,直到现在算算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努力赚、也没有时间花,却都存不了钱。统计一下房贷、车贷、给父母的生活费,加上因为没有退休金所以自己买的储蓄型保险费……不吃不喝、不算交通费,粗估至少要五、六万块。除了这些之外,固定两年一次举办的独奏会,也都是一大笔支出。

Q:目前的演出收入与刚入行时相比,涨幅多少?以前每场演出费用大约多少?

A认真想想,涨幅其实行情都没有变。当知名度慢慢变高时,经费太低的就不太会来找。行情大概就是看演出单位,公家机关或是政府培育单位,经费通常不多。碰上人情,通常不会先谈价码,也不会不接,但就要有心理准备金额不会太高。不过有些单位就会先讲金额,让我们可以判断要不要接。其实演出费金额差异很大,如果经费够的大约一场三万以上,不够的顶多就一万出头。但还是要看曲目、排练合作内容而定。

流行商演通常比较高,一场大约至少有一万或以上,但是耗的时间就会比较多。最容易的就是替流行音乐录音,可能单单一首就有五千到八千,几首录下来收入都还不错,而且根本不用练琴,到现场看谱就可以拉。乐团的排练最少,可能一次三到四个小时只有一千元,首席顶多加给一百元,排练次数又多难度又高,演出一场也只有四、五千。但交响乐团的演出会遇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音乐的感觉很不相同,所以也不可能都不接。

Q:请谈谈您在相关领域工作,及非相关领域的工作,其内容为何。以您的状况而言,哪一个工作的收入占全年收入的最大部分?

A以时数来讲是私人学生最好,拿同样的三小时教三个私人学生或排练,一定是前者好。坏处就是不固定,只要寒暑假学生们请假,就没有收入。学校的教学一天可以排很多课,但单堂收入不高。好处是一个学期有规定的堂数,可以保障一定的收入,所以也不能不教。演出是维持知名度所必须要的工作,而且收入也比学校好,但只要与学校课程冲突,请一次假就等于要补至少六个学生的课,非常疲累。

Q:为什么一定要投入演出?有想要放弃的时候吗?

A演出是一种归属感,毕竟演奏家就是要有舞台,所以拼了命要有演出机会的。会想要放弃就是在求学中遇到瓶颈,但跨过之后就会发现学艺术最大的启发就是不能逃避,因为卡关时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唯有自己想办法解决。会走到这一步就不会放弃,只会想要怎样让自己各方面可以更好。

Q:近年的演出工作内容,您还满意吗?对您来说,工作内容与收入相符吗?

A:喔,太满意了(笑),今年真是工作爆炸的一年!

至于工作与收入内容相符这个问题,应该是说,在接案子之前我都会先衡量、过滤,所以都是我认为可以的。与一个朝九晚五工作的人来比,我们的弹性调配空间比较大,认真拼起来,也可能收入比他们更多。如果以在台湾的标准来看,觉得已经很不错,但若拿这个标准与国外比,就差太多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