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大了! 爱情也悄悄来了?! 一心戏剧团《啾咪!爱咋》 |
《啾咪!爱咋》改编自法国喜剧经典、马里伏的《爱情与偶然狂想曲》,演出错乱的扮演过程,最后走向终成眷属的皆大欢喜结局。
《啾咪!爱咋》改编自法国喜剧经典、马里伏的《爱情与偶然狂想曲》,演出错乱的扮演过程,最后走向终成眷属的皆大欢喜结局。(一心戏剧团 提供)
戏曲

误会大了! 爱情也悄悄来了?! 一心戏剧团《啾咪!爱咋》

从改编布莱希特剧本的《MACKIE,踹共没?》到挑战同性爱情的《断袖》,一心戏剧团让观众见识到歌仔戏的无限可能。今年他们与德裔法籍歌剧导演卢卡斯.汉柏合作,演出改编自法国喜剧泰斗马里伏《爱情与偶然狂想曲》的《啾咪!爱咋》,故事叙述两位素未谋面的贵族男女,被家人所迫必须相亲,却各自决定要与自家仆人交换身分前往赴约,误会大了、爱情却近了。典型的欧洲喜剧,将如何翻转出台式趣味?

文字|陈茂康、一心戏剧团
第297期 / 2017年09月号

从改编布莱希特剧本的《MACKIE,踹共没?》到挑战同性爱情的《断袖》,一心戏剧团让观众见识到歌仔戏的无限可能。今年他们与德裔法籍歌剧导演卢卡斯.汉柏合作,演出改编自法国喜剧泰斗马里伏《爱情与偶然狂想曲》的《啾咪!爱咋》,故事叙述两位素未谋面的贵族男女,被家人所迫必须相亲,却各自决定要与自家仆人交换身分前往赴约,误会大了、爱情却近了。典型的欧洲喜剧,将如何翻转出台式趣味?

台北艺术节《啾咪!爱咋》

9/15~16  19:30   9/17  14:30 

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厅

INFO  02-25289580转191

二○一二年,一心戏剧团受台北艺术节之邀制作首演的《MACKIE,踹共没?》已成了该团经典;一三年推出的《断袖》更磨亮了「一心」招牌,不仅挑战搬演同性爱情故事,也让观众见识到歌仔戏的无限可能,以及他们与时俱进、更上层楼的改编和演绎功力。今年,一心有了新挑战:与享誉欧洲的德裔法籍歌剧导演卢卡斯.汉柏(Lukas Hemleb)合作,改编十八世纪法国喜剧经典、马里伏的《爱情与偶然狂想曲》Le Jeu de l’amour et du hasard,成为歌仔戏版的《啾咪!爱咋》。

网路流行语「啾咪」,源于一位常以「自我感觉良好」风格发文的乡民,用此状声词作为文章末尾结语。而后得以眨眼、笑脸的一组特定颜文字替代,也成了一种表现(装)可爱的词汇,亦衍生为招呼语、带有隐约暧昧情愫的亲密感,或是具嘲讽意义、不负责任结束话题的用意。他们选用「啾咪」来反映年轻人面对感情的态度,而「爱咋」一词则是个「偶然」的狂想。

偶然的剧名  呼应反复无常的恋爱心境

在法文里,“hasard”(意即偶然)的读音类似台语的「阿砸」,一面讨论剧本、一边听见导演汉柏讲出《爱情与偶然狂想曲》的法文原名时,此次担任剧本改编的一心戏剧团执行长孙富叡和在场的耿一伟顿感有趣:「阿砸(也算是个状声词,于是改为爱咋二字)是那种心情很纠结、又爱又恨,不知道如何排解情绪的感觉,跟这个戏的内容其实很搭。」孙富叡说。于是,装可爱的啾咪与郁闷难解的爱咋,组成了全新的意义,乍看之下虽一头雾水,深究其源却异常贴近此次作品的整体概念。

两位素未谋面的贵族男女,被家人所迫、必须相亲,却默契十足地各自决定要私下与自家仆人交换身分,前往赴约,误会大了、爱情却近了。典型的欧洲喜剧、错乱的扮演过程,走向皆大欢喜的终成眷属,改写的难题也随著工作进程一一浮现,孙富叡说:「剧本里有很多对内、对外的台词,可能前一句他还在跟别人说话,而且说的还是『反话』,下一句又要马上变内心独白,」如此真假交替、反反复复的即时转换,「在传统戏曲里面比较没有这样的结构,不管对内、对外都是一大块,可以完整地表现出来,不会那么琐碎。」所以他不仅在改编的当下就费尽心力,到得剧本完成、交到演员手上之后,又得再次面临修改,「这次真的很好玩!以前写剧本就是很单纯地把口白、唱词写出来,这次演员读一读就发现,需要一些时间去疏理清楚:『我到底在跟谁说话?』『为什么前后两句的意思完全相反?』『究竟哪一句才是真心话?』」

细细钻研、深掘趣味  以写实开发喜感

读剧之于演员,有著必须厘清剧本逻辑、角色潜台词的课题;对于外籍导演汉柏来说,更是一大考验:「他虽然能写、能说中文,也可以阅读剧本,可是歌仔戏使用的闽南语,对他完全是另一种语言系统,得重新理解。」孙富叡笑说,「一般读剧都是演员读给导演听,现在变成导演要把演员读剧的声音录起来,一个字一个字回去细细对照、学习,然后再来读给演员听。尤其碰到俚语或是『黉文白』的部分,习惯在口语演出时,替换成更贴近角色身分的表现方式,当演员说的跟剧本不同、字数音节不一样时,导演就容易迷失了。」破天荒地花了四天时间只为读剧,当汉柏清楚明了所有内容,他细心钻研的苦功、实事求是的精神和独特丰富的经验,也让一心体会了不同以往的排戏过程。

「他的观念,让我们得以用不一样的方式去排练。」孙富叡说,「很多东西,譬如角色的身段、口白、唱词,对我们而言,有时候会很理所当然,但他会用很审慎的态度去检视。」在剧中,有两位男女仆人(假扮成男女主人)骑马同游的桥段,「导演看过之后觉得有点不太对,一方面他认为骑马,对于贵族主人而言可能是基本技能,但是仆人骑上马,或许就无法驾轻就熟了;再者,经过装扮之后,对方可能认不出彼此的真实身分,可是马会认主人嘛!」于是,「仆人骑马」的场景变成「马整仆人」的一连串动作,从「仆人洋洋得意、浑然忘我地骑上马,变得难以控制,最后被马拖著走」的模样,「导演用他写实的观点加入了很多细节,对戏来说,算是很加分的,一来有其细腻度、二来情感的层面也深。」

不可思议的偶然故事、不停错乱的人物关系、装傻到底的经典喜剧,在保证欢闹、一定好笑之余,汉柏与一心的合作、欧洲导演和歌仔戏团的初次相遇,他们注重细节、深化角色的各种面向,让这场演出不会只是笑笑就好,更能品尝爱情的甜蜜、误会的苦楚,感觉那突如其来、难以抗拒的啾咪魔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爱情与偶然与变身

法国喜剧巨匠马里伏的《爱情与偶然狂想曲》,剧情简单,却遗「笑」百年,近年表演工作坊的《爱朦胧,人朦胧》也以此剧为底:贵族小姐和名门公子对爱情毫无憧憬,甚至每每出言嘲讽,自认不会傻得晕头、跌入陷阱。当女方家人出面主导相亲时,他们双双找来身边的奴婢交换身分,小姐成了女佣、公子改扮男仆,以为保持距离就能远观爱情。两方相遇,看见了别家仆人变身贵族时的粗鄙,却也发现那位公子与小姐身旁,有个耀眼夺目、气质不凡的假仆人。

于是,爱情来得太快,离不开暴风圈也来不及逃:「他们这才发现,原来爱是没有开关的,不是开了就能爱、关了就不爱。」《啾咪!爱咋》编剧孙富叡说,「传统剧目里的《花田错》,虽然有男扮女装的情节,却不像这出戏里的『改换』主导了整个剧情;《唐伯虎点秋香》则是只有男方变成书僮,也未有像这样心有灵犀、双重改换的状况。」(陈茂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