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身体剧场的放松时刻 《久酒之香》 让酒回归平常之中 |
《久酒之香》让舞者们找到一个放松的出口,述说自己的生命经验。
《久酒之香》让舞者们找到一个放松的出口,述说自己的生命经验。(王勋达 摄 TAI身体剧场 提供)
舞蹈

TAI身体剧场的放松时刻 《久酒之香》 让酒回归平常之中

TAI身体剧场的前六支舞作,谈的都是关于历史记忆或原住民族离散和被压迫的经验,但即将推出的《久酒之香》则是让舞者们找到一个放松的出口,述说自己的生命经验。搭配流行老歌与搞笑改编童谣,每位舞者都有Solo段落,让他们能尽情发泄,也邀请观众在观赏表演的当下,一起将情绪释放出来。

文字|卢宏文、王勋达
第299期 / 2017年11月号

TAI身体剧场的前六支舞作,谈的都是关于历史记忆或原住民族离散和被压迫的经验,但即将推出的《久酒之香》则是让舞者们找到一个放松的出口,述说自己的生命经验。搭配流行老歌与搞笑改编童谣,每位舞者都有Solo段落,让他们能尽情发泄,也邀请观众在观赏表演的当下,一起将情绪释放出来。

TAI身体剧场《久酒之香》

11/4  19:30 花莲 TAI身体剧场工寮排练场

12/2  19:30   12/3  14: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中2馆 果酒礼堂2楼

12/23  19:30   12/24  14:30

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281展演场

INFO  taitheatre.wixsite.com/latestnews

六月才与法国打击乐家罗兰.奥泽(Roland Auzet)合作推出《寻,山里的祖居所》,年底TAI身体剧场又将推出另一全新创作《久酒之香》,团长瓦旦.督喜(Watan Tusi)说,这对他还有舞团舞者们都是工作量满载的一年,再加上TAI身体剧场的前六支舞作,谈的都是关于历史记忆或原住民族离散和被压迫的经验,因此希望能在这次创作中,让舞者们找到一个放松的出口,述说自己的生命经验。

舞者放松  依然有脚谱的呈现

届时在《久酒之香》演出中所使用的音乐,将不同于舞团过往所使用的原住民族传统歌谣与林班歌,更多的会是舞者们平时聚会时常唱的流行老歌,如〈夜来香〉、〈爱神〉、〈你把我灌醉〉等,也包含在部落里自编的搞笑童谣。这些歌曲经过改编后,每名舞者都会有一段完整的Solo时间,让他们能尽情发泄,也邀请观众在观赏表演的当下,一起将情绪释放出来。

虽然这次的创作将呈现比较轻松的氛围,但一些关于TAI身体剧场的基调还是不变,如瓦旦与舞者们对原住民族脚谱的记录与开发,目前已达七十种,甚至在新发展的脚谱里,也开始加入手部动作,这些都会被运用在《久酒之香》中。

瓦旦表示,会想到以酒作为本次创作主题,是因为酒的确常在他和舞者排练后的聊天时刻现身,但并非每次都是豪饮,有时候明明只有几瓶啤酒,却也能让他们喝很久,一路谈笑到天亮。如果酒确实已在许多人的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那它对于饮者的影响与生命意义又会是什么?

圣俗之间  酒与当下自己的关系

在老一辈原住民传统观念中,因为酒的产量少,并被用来当作与祖灵产生连结的介质,因此酒是神圣的。瓦旦说他小时候看他的祖父母,也都只会在下工之后或家族聚会时,小酌几杯。到了现在,由于酒类取得容易,灌醉自己变成如此轻易的事,这让酒在圣与俗之间的定义,产生了变化,也促使他思考如何在已然回不去了的现代,厘清酒与当下的自己和生活的关系。

身为一名不是生活在部落中的原住民,如何维持住Gaya(太鲁阁族语「规范」、「禁忌」之意),或是判断自己是否仍保有Gaya,对瓦旦来说变成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再加上各种外在时空背景的影响,Gaya的典律也势必有所移转,透过《久酒之香》,也许可以开启讨论这一切的可能,让议题回归到日常,并真正看见自己与议题的关系,就像瓦旦所言:「让酒回到平常,最后要讨论的也许只是你要喝威士忌或海尼根之间的差别。」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