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睥睨当世 敢爱敢恨超越时代 台北新剧团《清辉朗照—李清照与她的两个男人》 |
《清辉朗照》中,李宝春饰张汝舟(左),陈娟娟饰李清照(右)。
《清辉朗照》中,李宝春饰张汝舟(左),陈娟娟饰李清照(右)。(台北新剧团 提供)
戏曲

才情睥睨当世 敢爱敢恨超越时代 台北新剧团《清辉朗照—李清照与她的两个男人》

从《知己》、《京昆戏说长生殿》,到今年的《清辉朗照》,这是李宝春第三次融合京昆两个剧种的探索。《清辉朗照》以宋代女词家李清照为题,聚焦在她的两段婚姻,女词人敢爱也敢恨,宁可坐牢也要休夫……透过昆曲的抒情来说李清照与第一任丈夫赵明诚的恩爱,用戏剧性强的京剧来演她与第二任丈夫张汝舟的冲突,听觉丰富,人物性格也更立体、多面。

文字|李玉玲、台北新剧团
第300期 / 2017年12月号

从《知己》、《京昆戏说长生殿》,到今年的《清辉朗照》,这是李宝春第三次融合京昆两个剧种的探索。《清辉朗照》以宋代女词家李清照为题,聚焦在她的两段婚姻,女词人敢爱也敢恨,宁可坐牢也要休夫……透过昆曲的抒情来说李清照与第一任丈夫赵明诚的恩爱,用戏剧性强的京剧来演她与第二任丈夫张汝舟的冲突,听觉丰富,人物性格也更立体、多面。

清辉朗照──李清照与她的两个男人

2017/12/23  19:30   2017/12/24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INFO  02-25673679

场景:九百年前,宋朝街市。一位小女娃在陌生妇女面前诵念著:「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女娃全然不知:眼前的中年妇人就是这首词的作者,天真地转述母亲的告诫:「女孩子家不要做李清照。李清照填词美,活得累;有才情,晚节不保。」

十二月下旬,台北新剧团以宋代女词家李清照为题推出京昆大戏《清辉朗照—李清照与她的两个男人》。这出戏著墨的不是李清照的文学成就,也不是歌颂她与金石学家丈夫赵明诚的爱情故事,而是聚焦在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打赢离婚官司的女人。

超越时代奇女子  放胆去爱、勇敢去厌

《清辉朗照》移植改编自中国剧作家郭启宏为北方昆曲剧院所写的昆剧《李清照》,创作过程,郭启宏和台北新剧团团长李宝春聊起想写李清照的故事,郭启宏有兴趣的不是一代才女的文采,而是她的两段婚姻,和第一任丈夫琴瑟和鸣,但赵明诚不幸病故。李清照中年改嫁张汝舟,婚后发现枕边人看上的是她和赵明诚收藏的国宝重器,决定告发张汝舟涉及科举弊案,诉请离婚。但当时法令规定:女子告夫必须先坐牢,李清照宁可入狱也决意离婚……

李宝春认为,郭启宏笔下的李清照,不再只是一代女词家,而是一位敢爱(第一任丈夫赵明诚)又敢厌(第二任丈夫张汝舟)的时代女性。

舞台上演尽多少历史人物的悲欢离合,李宝春常思考:何谓真实的历史?「历史不是镌刻在大理石上的文字,应有现代眼光的不同体悟。」郭启宏有他对李清照的观看,台北新剧团这次移植改编,也有导演李宝春的全新视角。原剧本采正叙的说故事形式,《清辉朗照》除改以倒叙手法,也从昆曲变成京昆齐鸣。

从二○一三年改编郭启宏剧作的新编京剧《知己》、去年《京昆戏说长生殿》,再到今年的《清辉朗照》,这是李宝春第三次融合京昆两个剧种的探索。李宝春指出,《知己》的首度实验,还在摸索如何由京过渡到昆,他尝试以音乐过门衔接,逐渐琢磨出只要声腔合韵,不需要过门就能顺利转换,第二版《知己》的顾贞观已不唱皮黄,一路昆到底。《京昆戏说长生殿》则是透过导演的艺术手段,由京昆合演一个故事,「你演你的,我演我的,各展长处。」

李宝春认为,昆曲雅致抒情,京剧则在体现人物及戏剧的力度上大于昆。《清辉朗照》定位为京昆大戏,是以京为主,昆为辅。戏里,李清照和过世丈夫赵明诚的意识交流,以昆曲表现;和第二任丈夫张汝舟的冲突、面临离婚就得坐牢的挣扎与无助,则唱皮黄,突显她在回忆与现实的冲撞。「两个剧种运用得好,忽京忽昆一点也不生硬,不只听觉丰富,人物性格也更立体、多面。」

这出戏再度邀请作曲家钟耀光谱写音乐,李宝春强调,音乐绝不只是戏曲的伴奏,而是扮演了推动、烘托剧情的关键功能。因此,钟耀光每次为台北新剧团写音乐,李宝春宁可删戏,总舍不得删掉音乐。

「《清辉朗照》虽是一出大文戏,却是以武戏开始的文戏。」为了铺陈李清照所处金人入侵,宋都南迁的战乱年代,李宝春以武戏搭配钟耀光的音乐,让近年剧团积极培训的青年演员大展身手。

演出词人中年沧桑  一人分饰前后夫

李清照一角由嫁为台湾媳妇的前中国北方昆剧院青年旦角陈娟娟担纲。陈娟娟毕业于北京戏曲艺术学校,主攻闺门旦和刀马旦,毕业后进入北方昆剧院工作,兼习京昆的背景在这出戏得以全面发挥。陈娟娟指出,戏里的李清照已迈入中年,不再是青春妙龄女子,如何维持旦角优雅的身形,又不能像《牡丹亭》未经世事的杜丽娘低头娇羞状,必须透过手眼身法步透露李清照的沧桑与潇洒。表演程式偏青衣正旦,声音沉一点。

李清照生命中的两个男人赵明诚、张汝舟,则由李宝春一人分饰两角。李宝春认为,一人分饰两角强化了戏剧张力,以及人物性格的反差,赵明诚文采翩翩,张汝舟尽管浮夸、油嘴滑舌,是个「不靠谱」的男人,但如果没有一点才情,李清照不可能恍惚间把张误作为赵再嫁。因此,绝不能把张汝舟演成丑角。

李宝春强调,《清辉朗照》玩跨界,但立足传统。要让观众看见的不是活在博物馆的伟大词家,而是一位女性的悲剧人生,「再回头看李清照的词,或许会有更多的明白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李清照精采一生  后世改编搬演不断

李清照,与李白、李煜并称「词家三李」,写下〈如梦令〉、〈醉花阴〉、〈声声慢〉等脍炙人口的名作,她与金石学家丈夫赵明诚雅好收藏与研究,完成《金石录》、《金石录后序》也留下历史佳话。

辜公亮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辜怀群指出,从戏剧的观点,李清照留下许多好词,又是历史上出名的女子,写成戏,人物丰满不乾涩,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不同剧种的李清照搬上舞台。

一九八○年代初,著名青衣李维康、老生耿其昌演出的京剧《李清照》,戒严时期,录影带在台湾戏迷间广为流传;其他包括:越剧、黄梅戏、李清照故乡的济南京剧院也都搬演过;今年,由京剧名角史依弘、凌珂主演的戏曲电影《诗魂风流》也在大陆发表。

「大部分的戏都把焦点放在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爱情,《清辉朗照》却把箭尖指向两性平权。」辜怀群说,千古以来,女性、男性处在不平等地位,李清照中年改嫁张汝舟,还以告官离婚收场,传统观念认为:「不是好名声吧!」正如《清辉朗照》开场,小女娃天真之语:李清照,晚节不保。

「古来只有休妻,没听过休夫。这出戏之所以感人,因为,李清照没有选择忍耐,而是勇敢脱离错误的婚姻。」辜怀群指出,聪明有才华如李清照,也可能嫁错人,但她不向命运屈服的孤高,坚决走自己的路。(李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