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孩进剧场 演出就是创造世界 侧记葛利夫偶戏院「宝宝剧场概念研习营」 |
葛利夫偶戏院艺术总监瑞塔认为,艺术家的职责是让人类更快乐,回归宝宝剧场,是创造平衡、友善的环境,刺激宝宝的感官。
葛利夫偶戏院艺术总监瑞塔认为,艺术家的职责是让人类更快乐,回归宝宝剧场,是创造平衡、友善的环境,刺激宝宝的感官。(林韶安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小小孩进剧场 演出就是创造世界 侧记葛利夫偶戏院「宝宝剧场概念研习营」

由台湾传统艺术中心主办、匈牙利葛利夫偶戏院分享的「宝宝剧场概念研习营」,于十月底举行,透过演出与实作,让参与者认识相关概念。什么是宝宝剧场?什么是好的宝宝剧场?这是研习营的重点,葛利夫偶戏院艺术总监瑞塔强调,宝宝剧场不是要教小孩怎么擤鼻涕或成为艺术家,而是创造艺术的世界,宝宝剧场不追求道德教训或特定价值观,没有复杂的故事,对宝宝剧场而言:「故事就是世界自身」。

文字|刘纯良、林韶安
第300期 / 2017年12月号

由台湾传统艺术中心主办、匈牙利葛利夫偶戏院分享的「宝宝剧场概念研习营」,于十月底举行,透过演出与实作,让参与者认识相关概念。什么是宝宝剧场?什么是好的宝宝剧场?这是研习营的重点,葛利夫偶戏院艺术总监瑞塔强调,宝宝剧场不是要教小孩怎么擤鼻涕或成为艺术家,而是创造艺术的世界,宝宝剧场不追求道德教训或特定价值观,没有复杂的故事,对宝宝剧场而言:「故事就是世界自身」。

由台湾传统艺术中心主办的「宝宝剧场概念研习营」,邀请匈牙利的葛利夫偶戏院(Griff Bábszínház)前来,分享宝宝剧场的概念,并进行演出。研习营学员众多,女性比例高,有幼儿教育工作者、幼保业者,少数一般民众,及不少剧场工作者。此次研习营共三天,第一天谈概念,后两天看戏、观察、实作,报到时抽签分为A、B、C三组,一组观赏作品时,另两组实作。宝宝剧场原锁定年龄为零到三岁,此次增修为零到四岁,搭配演出的两档制作《红色的冒险》与《点点.点》一天共演三场。

匈牙利最年轻的偶戏院  以地方传统乐器入戏

宝宝剧场与欧盟的文化政策有很大关系。艺术总监瑞塔(Bartal Kiss Rita)说明,宝宝剧场于一九九六年从挪威开始发展,在二○○○年成为欧盟的文化计划,由法国、匈牙利、芬兰等国共同参与。匈牙利的宝宝剧场大量使用匈牙利及邻国少数民族的民谣、乐器,例如《红色的冒险》选用了Ütőgardon,一种看似弦乐器的打击乐器(编按:其形如提琴,弹拨时不用弓,以类似琴竹的棍子击弦)。

偶戏院院长伊斯德凡(Szűcs István)分享了匈牙利的戏院分级与补助制度,匈牙利的戏院分为直接受文化部补助的国家戏院,以城市为单位的城市(级)戏院,及不受文化部或地方直接补助的业余剧团(注1)。每个城市皆有偶戏院,而葛利夫偶戏院是其中最年轻的一员,成立于二○○四年,员工数也最少,仅有十八人。

葛利夫的组成包含院长、艺术总监、 行政人员、演员与技术人员。他们与另一剧团分享一栋建筑,有独立排练与演出空间,需要大型空间时才会商借在同栋建筑的大剧院。政府补助款稳定支付约六成的必须花费,一年中至少产出五个作品,售票上推出年票,一年五个作品只要四百块台币。零岁宝宝与成人支付一样票价,票票等值。葛利夫偶戏院成立至今已有八十七个作品,卅万的观赏人次,除了艺术总监的创作,也有不少合作作品。偶戏院锁定的观众群是四到十岁的儿童,宝宝剧场是另一个观众层,呈现方式与途径也与儿童观赏的剧场有所区别。

剧场里每件事都是真的  为宝宝建立安全而稳定的世界

什么是宝宝剧场?什么是好的宝宝剧场?这是研习营的重点。零到三岁的宝宝,尚未拥有对真实与虚构的判别力,总监强调,对宝宝而言,在剧场发生的每件事都是真的,对于欠缺丰富「经验」、身心正发展中的宝宝,故事不是重点,游戏、感官刺激、互动才是;另一个重点,则是家长与孩子的关系。如何创造有意义的互动,不只是演员的责任,也是家长的,这是在研习营中,持续强调的议题。这当然也牵涉剧场作为文化生活与政策,国家如何治理并调配家庭、文化、教育。

虽然宝宝剧场需要对幼儿发展的理解,剧场的目标却不是教育。艺术总监强调,宝宝剧场不是要教小孩怎么擤鼻涕或成为艺术家,而是创造艺术的世界,总监认为艺术家的职责是让人类更快乐,回归宝宝剧场,是创造平衡、友善的环境,刺激宝宝的感官。宝宝剧场不追求道德教训或特定价值观,没有复杂的故事,对宝宝剧场而言:「故事就是世界自身」。

如何创造这样的世界?安全而稳定的环境是必要条件,柔软的坐垫,稳定的灯光,演员不戴面具也不画花脸,让宝宝利用触摸、视觉好好感受。在此次演出时,主办单位提供给宝宝的籐坐垫,确实非常柔软;表演时也没有看到灯光转换、亦不特意暗场;演员必须有良好的现场直觉,让演出自然开始。安全而稳定不只表现在技术上,也在于实际的交流,例如某次开演前,我看到一位演员用日语和前来参与的日本母子对话;演出结束时,演员也会对小朋友用中文说「来」,鼓励他们上场游戏(注2)。或如笔者观摩的《点点.点》第三场演出,在演员暖身到一半、观众差不多可以进场时,他们便提醒工作人员应该要先行切换为表演时的灯光,音乐家也马上确认是否该开始演奏,如此,宝宝们进入剧场,即能听见音乐相伴,也不会经历过于突然的灯光转换。

观演是与家人共处的时光  一同体验、无须受限

创建宝宝剧场的世界,需要与宝宝的世界相近,太多的陌生元素会让小小孩恐惧,但同时也必须有新鲜感,否则艺术的刺激阙如:熟悉与新鲜并存,才是好的宝宝剧场。零到三岁的小小孩很享受「重复」,这需要成人的换位思考,对大人而言无聊的,对小孩而言可能有趣。不管是《红色的冒险》或者《点点.点》,确实大量利用重复作为游戏,例如演员跟道具在不同的空间突然出现,这种惊奇,让现场小朋友笑得乐呵呵。

宝宝的主观感受与体验是宝宝剧场的核心,葛利夫偶戏院的宝宝剧场除了廿分钟的演出本体,还有演后上场互动与游戏的时间,总长约一小时。设计上使用单纯的颜色与装置。例如《点点.点》的舞台与演出服装都是全白,彩色的圆球、圆形纸板则相对鲜艳,重点一目了然。宝宝经验不多,容易被吸引,也容易失去兴趣,演出廿分钟约莫是上限,观众进场时间也刻意压缩为五分钟。

从这些基本原则对照此次两个演出,在两天、两档、共六场的表演中,一开始观众的进场时间是十五分钟,再缩短为十分钟,最后定为五分钟,超过五分钟,孩子就坐不住。为此台湾戏曲中心在场外设置不少游戏桌,与马偕医护管理专科学校合作,由学生陪伴小小孩玩耍。承办人许嘉芬强调,在她的匈牙利经验中,会有工作人员在场,但并不是陪著玩,家长会负担照顾责任。宝宝剧场营造宝宝与家人共处的时光,而非父母把宝宝交给演员或场外工作人员照顾的喘息时间。

宝宝剧场演出的整体关系与气氛,仰赖著成人(家长)共同创造。照顾者负责宝宝上台互动的安全议题,一起进入体验,而非把孩子丢给演员,只用摄影机拍摄孩子。在没有明确的说明时,台湾家长倾向站在旁边看,也有宝宝不小心就爬到了后台。在演出中途或者演出刚结束时,因为经验的稀缺与对秩序的想像,台湾家长在没有明确的讯息时,会明确禁制自己的孩子跑上场。总监也分享她心中暗暗希望家长不要限制孩子,学员对舞台安全提出提问时,总监强调他们不限制宝宝上场,如有桥段不适合却有类似情况,就会开始修整结构。

著重基本概念与介绍推广  其中落差还待后续深化

这些原则,虽有孩童发展的科学基础,实践上不免有浓浓的文化性。在整个概念营中,都持续面临文化差异带来的理解落差。一方面,口译的节奏与翻译并不完整;另方面,彼此对文化生活、亲子关系、剧场的理解也不同。在第二、三天的实作中,由于实作与观赏演出并行,每个议题只能短短触及。第二天,两位演员与导演示范了如何用简单的元素,例如一个不要的旗帜,两个卷成圆锥的海报纸进行即兴,并且要求学员从简单的概念进行发想,绘图、制作模型。我的概念是天空,就先画下天空可能有的元素,进而制作模型。这实作其实不以宝宝之名,以表演构成为主题,也还是成立。第三日则著重在音乐与节奏,尤其是匈牙利的传统乐舞分享,以及学员之间分组后由物件进行即兴的迷你演出。当成是匈牙利传统乐舞分享,或音乐节奏构成,也没有问题。概念营中,有几个剧场演出者想要带宝宝来,但或许因为托育的问题与课程结构的关系,而无法成功,这也让宝宝剧场概念研习营,尽管包含观察与实作,还是偏向蜻蜓点水的概念分享。

因为学员多元,对幼儿、剧场、表演的认知,差异极高,有人没带过小孩,也有人没进过剧场,讨论的议题交错于幼儿发展、剧场经营、创意发想与表演之间,剧场工作者关注的议题,可能对幼教界的人是很无聊的,反之亦然。这可能也可以从学员问问题的方式跟途径去思考,幼教业者与家长的问题,比较多偏向教育与风险,其中对安全与秩序的考量尤其多,例如葛利夫偶戏院在课程中分享的过往演出 Under A Different Light 里面有火的元素,便有人举手问自己的小孩看了会不会回家因此也去玩火;也有学员在意宝宝上场玩乐器的安全性,才知道过于危险的乐器在宝宝上场时就已经收掉了。风险、教养与道德是家长隐藏的疑惑,表达的自由、对黑暗的情绪与题材的发展,甚至是乐器使用的复杂程度等等演出构成,比较多由剧场工作者发出。有剧场背景的母亲,比较不担心风险;而有教育背景的人,则对剧场有较多关于秩序的想像。

有学员提出演出与场外游戏没有关联,马偕护专的老师说明她特别选择了「Q版」国剧脸谱,以符合戏曲中心该有的文化元素,但小孩似乎依旧感到惧怕。一时间承办人也跳出来澄清,彼此小有误解。当老师说不使用原住民元素,是因为原住民文化只是中华民族的一小部分时,我的内心难免不以为然。这个研习营,虽不容易与传艺中心产生直接关联,或许可视为一种期许,在未来能尝试将葛列夫偶剧院对音乐与传统乐器的应用作为借镜,其他牵涉了文化与政治的关系与想像,与宝宝剧场的关系,尚待更深的探讨。

最后一天结业,有些证书找不到主人,离去时桌上摆满了学员做好没带走的模型。见微知著,这个研习营因为时间与组成,在概念与推广上确有效益,如想深入人心,尚待继续发展。

1.     在此的「业余」,或许思考为「非直接受薪或直接受政府补助」比较好。

2.     但因为宝宝剧场在台湾还新,原本没有演前说明广播的宝宝剧场,这次有播放两个演前说明,包括戏曲中心自己的录音,以及由演员陈雪甄及她的小朋友蓝宝的宝宝说明。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