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化融炉里 展现新美学 |
2017年艺术节的舞蹈演出Puppets by Haptic Hide。
2017年艺术节的舞蹈演出Puppets by Haptic Hide。(白沙罗艺术中心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多元多彩的活力艺景—马来西亚/艺术节庆

从文化融炉里 展现新美学

白沙罗艺术中心(DPAC)艺术节

由位于吉隆坡的白沙罗艺术中心所举办的白沙罗艺术中心艺术节,从二○一四年迄今举办了三届,旨在让本地与国外艺术家接轨,共同协力创作新作品,同时也展现本土性,让在地团体借由此平台呈现他们的匠心制作。从首届活动从本地娘惹文化启航,到第二届在表演场馆呈现环境演出,到去年的第三届邀请更多国际艺术家到访演出并举办工作坊,艺术节借此一步一脚印地,发掘并开拓马来西亚新美学。

由位于吉隆坡的白沙罗艺术中心所举办的白沙罗艺术中心艺术节,从二○一四年迄今举办了三届,旨在让本地与国外艺术家接轨,共同协力创作新作品,同时也展现本土性,让在地团体借由此平台呈现他们的匠心制作。从首届活动从本地娘惹文化启航,到第二届在表演场馆呈现环境演出,到去年的第三届邀请更多国际艺术家到访演出并举办工作坊,艺术节借此一步一脚印地,发掘并开拓马来西亚新美学。

「汇集」二字是白沙罗艺术中心艺术节(DPAC Arts Festival)的核心概念,也是一个让国内外艺术家们集结在一起的动力。这是一个为艺术家设立,展现表演艺术的平台。艺术节旨在让本地与国外艺术家接轨,共同协力创作新作品。观众也能借此平台观赏优秀的演出,另外,来自东南亚区域的观众,也能一览演出的风采。「本土性」也是艺术节节目策划主轴,本土演出团体能借由此平台将他们的匠心制作呈现给观众。而这一切都是艺术节策展团队在三次策展经验里,学习所得的结晶。

从本地娘惹文化启航  逐步开展国际合作

「学习、实践、欣赏」是DPAC艺术节的三大原则;极力学习如何将好节目带给观众,并学以致用,实践新概念,给观众一个新的艺术鉴赏体验。通过带动区域民众参与艺术活动,艺术节也开始培养马来西亚的文化人口,这是针对马来西亚演出观众日趋萎缩的现象所作的对应策略。每年艺术节期间,策展团队也极力观察新观众的到来,了解他们如何得知演出消息,并策划下一个开发新观众的方案。

至今,艺术节一共办了三届。二○一四年,首届艺术节从本地娘惹文化启航,制作了一系列有浓郁本地色彩的节目,除了呈现马来西亚资深导演甄山水执导,由本地知名独角戏演员蔡宝珠演出的《娘惹爱美丽》外,也在场馆外设立了文创小园区,推广马来西亚的本土文化。

二○一六年,艺术节突破了之前的演出形式,用艺术中心独特的环境来进行创作与演出。演出结合了影像、锣鼓及装置艺术,展现了许多艺术家的创意,呈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表演。著名本地击乐团体「手集团」就跨领域与法国十一位艺术家合作,突破其原本表演形式,创作了新颖的环境剧场作品《罂粟花》。

二○一七年,演出团队阵容开始扩大,邀请了西班牙、台湾与德国的团体来马来西亚演出。其中有来自台湾,获廿八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专辑、最佳原住民歌手、最佳演唱录音专辑三大奖项的桑布伊.桠干。另外,在发展舞蹈的部分,艺术节也极力推广本地与国外演出团体的交流,例如举办日本传统舞蹈家日置あつし(Atsushi Heki)与本地当代舞蹈的工作坊。

今年,DPAC艺术节则计划步入国际委托与共制,将邀请国外知名团队与艺术家到马来西亚创作与排练,并在艺术节里首演作品。本地观众将不但受惠,马国的中小型艺术团体也能借此观摩演出,从中学习。

2017年艺术节邀请台湾歌手桑布伊演出。(白沙罗艺术中心 提供)

一步一脚印  开拓马来西亚新美学

纵观之,DPAC艺术节的走向渐渐从「个人」(Personal)迈向国际(International),一步一脚印地发掘并开拓马来西亚新美学。娘惹文化的切入,让马来西亚独特的马来族与华族文化之结合,设定了马来西亚文化与其他华人区域之不同,也展现了马来西亚多元文化的特点,而这个多元社会是能让各个不同文化互相交融的。身为一个处在多元文化城市吉隆坡的艺术节,是否能将这些多元文化元素转化成独特美学,是艺术节的挑战,也是艺术节学习的必经之路。

另外,在拓展观众的层面上,一个艺术中心的努力固然重要,但在艺术教育的层面,也要积极推广,这也是DPAC艺术节的活动项目之一,如:二○一四年导演甄山水和蔡宝珠的娘惹文化工作坊;二○一六年本地音乐人吴利光透过体验式与实验性创作,与来自不同背景的艺术工作者共同进行工作坊创作,呈现音乐节目Music in Fusion;马来西亚舞蹈协会MyDance Alliance也把环境舞蹈带入城市空间;二○一七年德国舞蹈家Paula Rosolen的免费舞蹈工作坊,及日本舞蹈家日置あつし给本地舞者的工作坊,都是重要的艺术工作。而在今年(2018),艺术节也将继续举办艺术市集、亲子工作坊、画展、户外演出等等。

马来西亚的艺术节景观虽然有限,但这不是个问题,而是一个让不同艺术节展现自己独特美学的机会,毕竟马来西亚和邻近国家如新加坡艺术节的状况不同,在不同的层面上,问题也有很大差异。DPAC艺术节是一个正在茁壮成长的艺术节,前途可观,也充满许多可能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