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问宇宙起点 狂飙原始能量 |
《从无止境回首》由印尼舞者Danang Pamungkas、Luluk Ari Prasetyo担纲演出,图为2017年底OPEN STUDIO阶段呈现。
《从无止境回首》由印尼舞者Danang Pamungkas、Luluk Ari Prasetyo担纲演出,图为2017年底OPEN STUDIO阶段呈现。(国家两厅院 提供)
舞蹈 苏文琪《从无止境回首》

探问宇宙起点 狂飙原始能量

继去年在「舞蹈秋天」推出《全然的爱与真实》,苏文琪在在瑞士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驻村的激荡持续延烧,「彩虹三部曲」的第二部《从无止境回首》将在三月初现身。回归探索身体的起点,苏文琪邀请印尼Senyawa乐团与印尼宫廷舞者Danang Pamungkas、Luluk Ari Prasetyo担纲演出,企图探问:宇宙最原始的能量律动何在?

继去年在「舞蹈秋天」推出《全然的爱与真实》,苏文琪在在瑞士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驻村的激荡持续延烧,「彩虹三部曲」的第二部《从无止境回首》将在三月初现身。回归探索身体的起点,苏文琪邀请印尼Senyawa乐团与印尼宫廷舞者Danang Pamungkas、Luluk Ari Prasetyo担纲演出,企图探问:宇宙最原始的能量律动何在?

2018TIFA 一当代舞团 苏文琪《从无止境回首》

3/2~3  19:30   3/3~4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从无止境回首》,是苏文琪「彩虹三部曲」的第二部。「彩虹三部曲」源于苏文琪在瑞士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驻村的经验,在量子物理不可见闻的粒子之间,苏文琪利用「云室」(Cloud Chamber)看见粒子不断地重组、移动,让理论转为身体的感受,身体的时间性放置到宇宙的脉络中。

苏文琪把提问的起始点放到了宇宙,什么是时间的起点?从大爆炸(Big Bang)开始,苏文琪寻找著像大爆炸一样密度极高的状态,回归人的身体,探寻身体作为物质与心灵的变化。

从宇宙的脉络到「人」的比例尺

在科学的语言里,身体作为物质而存在,科学家寻求著自然规律,这是科学家的生命/身体之美。将这物质性作为思考的起点,苏文琪除了运用量子物理,也从数学的角度思考「无限性」;她参循数学家张海潮的说法,在时间的长流中,身体处在长流的一小个点,尽管身体的时间有限,却处在无限之中。

驻村经验中的科学启发,是此次团队合作的参照点。作品以雷射作为视觉转化的装置(装置设计邱招财、张晖明、廖祈羽),加上印尼Senyawa乐团的现场音乐,由印尼舞者Danang Pamungkas、Luluk Ari Prasetyo担纲演出。对苏文琪而言,从宇宙开始提问,仍须回归「人」这个「比例尺」;团队组成不同,比例尺的长相与量度也有所不同。在《全然的爱与真实》,舞者林怡芳像科学家,对许多事情持续存疑,而到了《从无止境回首》,Senyawa乐团讲求直觉与感受,与舞者同步存在,苏文琪反而需要跳出来维持理性。

回归原初,全然地相信

如何串连科学语言与身体经验?苏文琪提问身体如何回到最原初的能量状态,如何持续发展与壮大这能量?她形容此次演出像是个能量球,不停地滚动,愈滚愈大。在场的人互相牵动著彼此的能量,排练牵涉了大量的即兴与重复。舞者必须无惧重复,以持续堆叠与壮大能量,而其中这个能量球的带动者,除了舞者,更仰赖著Senyawa乐团的专注与即兴能力。

苏文琪形容自己第一次在演唱会听到Senyawa乐团,就知道「彩虹三部曲」必须有他们。宇宙爆炸的能量密度极高,正如她听到Senyawa乐团现场演出的感受:音量狂催、能量也持续不断。苏文琪形容Senyawa乐团的即兴「技巧精致」,看似信手拈来,细听却充满技巧、非常俐落。Senyawa乐团的俐落,并不依靠数拍,苏文琪则挑战乐团的习惯,将八拍切分成不平均的节奏,在重复的练习当中把不自然变成自然。

乐团不数拍的习惯,与印尼舞者的背景相映成趣。印尼宫廷舞演出虽以八拍为基准,舞者与乐师都不数拍,两者彼此配合,同步完成「仪式」;这种深植于文化之中的暗语,依靠的是彼此的默契。这时间感与西方当代完全不同,印尼舞者总是开玩笑说当代舞就是排练、演出要准时,不能晚结束。对印尼舞者而言,一套动作的快慢或整支舞的时间长短,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一起完成」。

印尼Senyawa乐团(左方两位)将在现场即兴演出音乐,图为2017年底OPEN STUDIO阶段呈现。(国家两厅院 提供)

如同宇宙爆炸一般持续滚动的能量

在《全然的爱与真实》中,团队的每个人都拥有理性的空间,然而在《从无止境回首》中,团队共同构成了巨大的能量球,毫无存疑空间,只能投身其中。苏文琪也更为果决,她必须是能量球中不可存疑的力量,如此才能趋近提问:宇宙最原始的能量律动何在?

重复性、连续性、出神(Trance),这是寻找原始能量的排练过程中持续讨论的关键字,「出神」本身无法表演,那么,观众何时感觉被隔离在演出之外?「出神」的表演性为何?苏文琪与舞者共同寻找身体的技巧,研究人如何摇头,此外,乐团即兴中的特定音阶,似乎也能带人深入某种精神状态。苏文琪强调,不能只是表演者进入这精神中,必须要带著观众,把观众的能量也一起「滚进来」。

苏文琪强调此次演出,是一旦开始,就必须要全然的信任。这对Senyawa乐团而言也很挑战,一开始演奏就狂飙至终,对体力与能量的维持都是挑战。除此之外,如何在全然地投入之余还能提供某种理性的时间架构?苏文琪笑称,她也烦恼著该怎么让整个作品收束在六十分钟。

以几何图形思考无限,在狂热之余保有人性

苏文琪不只希望把观众的能量滚进来,也期望在演出中让观众找到提问空间。这就又回归到了宇宙大爆炸与「无限」的命题,苏文琪寻求数学家张海潮先生的意见,讨论永恒必须要讨论数学,讨论数学必须要理解几何。舞者如何从不同部位的中心点出发?以几何学的概念切分身体部位,将创造出什么样的几何图形?

团队也借重雷射装置创造4D影像,利用雷射打在薄雾机上,苏文琪与装置艺术家研究如何呈现内外合一(inside and out)的4D意象,3D加入时间的维度而成为4D,该如何表达?届时观众将可以体验视觉化的4D意象,值得期待。

《从无止境回首》的排练过程,让苏文琪回想起当舞者时全然相信的心。然而身为编舞家,是否应该给予特定的讯息?如何避免观众成为了纯粹的旁观者?这是苏文琪时时思考的课题。这种理性,也来自苏文琪对当代社会的观察,她认为当代社会非常「狂热」,正如排练场上巨大的能量球,保持一点点距离,反而能保有基本人性,让个体仍有自由选择的空间。

如何在狂热之余保有人性?如何让团队果决前进,同时保持清醒?回归到宇宙的脉络,回归到人,能量的原始韵律究竟为何?《从无止境回首》的观众,将一同感受这能量的巨大脉动,一起滚进这无限膨胀的能量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