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后 舞出历史外的新选择 |
《风云》以「霸王别姬」为主题,赋予新的故事想像与结局。
《风云》以「霸王别姬」为主题,赋予新的故事想像与结局。(许斌、颜涵正 摄 舞蹈空间舞团 提供)
舞蹈 舞蹈空间《风云》 杨铭隆又展「东风」

霸王别姬后 舞出历史外的新选择

睽违六年后,编舞家杨铭隆与舞蹈空间舞团的「东风系列」再度出手,与台北市立国乐团合作,演出以「霸王别姬」故事为主题的新作《风云》。除了有北市国乐师与舞者的即兴互动,还在原有的故事结局外,另外发展出楚霸王和虞姬的不同结局。

 

文字|邹欣宁、许斌、颜涵正
第224期 / 2011年08月号

睽违六年后,编舞家杨铭隆与舞蹈空间舞团的「东风系列」再度出手,与台北市立国乐团合作,演出以「霸王别姬」故事为主题的新作《风云》。除了有北市国乐师与舞者的即兴互动,还在原有的故事结局外,另外发展出楚霸王和虞姬的不同结局。

 

台北艺术节《风云》

9/2~3  19:30 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厅

INFO  02-252895805转196

军营帐内,楚霸王项羽叹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一旁的虞姬哀伤难抑,为爱人举杯劝酒,起身引剑为舞:「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为了不让项羽牵挂,虞姬挥刀自刎殉情,遂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荡气回肠的爱情悲剧。一九二○年代,京剧大师梅兰芳与杨小楼将戏码《楚汉争》重新诠释,梅兰芳温 婉中带刚毅之色的虞姬,令《霸王别姬》从此成为梅派经典剧目;而九○年代电影导演陈凯歌改编李碧华小说的同名电影,更让张国荣楚楚动人的虞姬扮相与这段历 史悲恋,一举跃为全球焦点。

这个机缘,造就了编舞家杨铭隆以「霸王别姬」当作东风系列新作《风云》的主题。除了首度将「故事」带入舞蹈中,与台北 市立国乐团乐手合作的现场演奏、即兴和舞者互动,以及在原有的故事结局外,另外发展出楚霸王和虞姬的不同结局,这些崭新诠释,令杨铭隆睽违六年的「东风系 列」备受瞩目,演出前便获荷兰阿姆斯特丹热带剧院邀请,八月份于台北艺术节首演后,旋赴荷兰演出。

从虞姬出发  给予故事新选择

二○○九 年,舞蹈空间赴荷兰演出「东风系列」,演出结束后,对舞空身体美学大为赞赏的经纪人,与艺术总监平珩和编舞家杨铭隆就新作品的方向和邀演进行讨论,对方建 议舞空以欧陆观众较为熟悉的「霸王别姬」故事为题材创作,拍板定案后,杨铭隆认为,过去史书或改编多从霸王角度切入,何不从虞姬的观点著手,诠释出女性的 刚强与果敢?此外,历史虽给予这段爱情凄婉的结局,但能否有其他想像?倘若两人决定出逃、抑或安然避祸、过著平安相守的日子,又会为爱情和各自命运带来何 种变化?

从男性编舞家的角度窥看虞姬心事,加上现代人后设赋予的奇想,使舞空的《风云》增添更多观赏趣味,然而舞蹈终非注重叙事结构的戏剧,如何将著名故事翻转为纯粹的舞蹈,对已在舞台上「三探」过东方动作美学的杨铭隆来说,也是一项新鲜的挑战。

平珩表示,虽然有故事为本,但杨铭隆与国光剧团合作《东风再现》时,已曾援用京剧的《思凡》、《击鼓骂曹》、《昭君出塞》等剧目,「不过不是表现故事,而是 取三个故事中人与自己欲望的冲突、人与人的冲突、人与环境的冲突等情境加以发挥」,也因此,将京剧叙事、身段揉合现代舞,化为风格独具的「东方肢体」,对 编舞家并不陌生,而睽违六年后,「东风系列」再出手,自当有编舞家沉潜许久的新体会。

「舞空成立十年后才敢尝试『东风』,关键在于铭隆在美国受过 的崔莎.布朗训练。」平珩分析,以往看到所谓的东方风格,比较是东方加西方,京剧、武功等身体应用还是很明显,但东风系列一路探索至今,追求的并非把这些 东方身体放进现代舞中,而是借由两者的相融,表现出新的身体质地。

「崔莎.布朗的动作讲究有机的动力,强调自然,舞者受多少力就回馈多少,而不是 硬去做出反应,不是假装。在动的时候,关节要松、把不需要的力量化掉,这个恰好就是京剧师傅说的,要有力道,也要有劲道;力道是外在,劲道是内在的。」在 这样的动作系统下,东方与西方的身体找到一致的调频,也让舞者的肢体语汇大为进步,进而表现出「东风系列」细腻的身体美学。

此次《风云》中,除了展现舞者融会东西的肢体风格外,杨铭隆也设计了许多意象丰沛的舞段,例如男性面对征战时强劲的身形舞动,便大量从京剧程式汲取转译,而虞姬自由与勇敢兼具的坚强,杨铭隆也以一段「不落地」的舞蹈展现。

北市国古曲助阵  乐师与舞者互动

此次为了加强演出气氛,舞空也特别与北市国的乐师携手合作,现场将演奏《广陵散》、《十面埋伏》等古曲,亦有曾毓忠、陈怡、王建民等人配制新乐,同时也罕见地让乐师与舞者在台上即兴互动,为霸王和虞姬的另一种命运面貌,创造出处处机遇的变奏。

谈及与北市国的合作,平珩语气充满兴奋,「他们很棒!」在团长钟耀光的领军下,近年屡次越界与优人神鼓、云门2等团队合作的北市国,对跨领域演出抱持高度热忱,古琴乐师黄永明更特别为此次演出延后退休时限,期将多年累积的功力尽数展现。

《风云》中主要用到的乐器为古琴、琵琶、二胡,其中多首曲目为独奏,因此三位乐师黄永明、郑闻欣、张舒然也须著装扮演,在台上不能看谱,加上《广陵散》等古曲 为一般大众耳熟能详,挑战不可说不大。选用名曲入舞,平珩认为主要还是依据曲子的氛围与舞蹈的搭配性,「例如《广陵散》虽是古乐,但它非常有现代感,旋律 间的留白,给人很多想像空间。」

东风迷醉西方  老传统新创意走上国际

《风云》尚未演出便获国际邀演,以国内制作来说堪称少见,也反映了主办单位对于舞空的作品深具信心。

平珩表示,其实在外国人眼中,台湾「将传统创新」的能力远超过其他华文地区,以此次邀演的热带剧院来说,除了舞空之外,也邀请国光剧团、台原偶戏团、 1/2Q剧团等长于融合传统与创新的表演团体于「今日台北」(Taipei Today)演出,此外还有杨德昌专题影展,整个特展从九月演至十二月,规模不小。透过这个由荷兰主动策划的台湾特展,恰恰印证台湾「出口」表演艺术的潜 力无穷,《风云》的例子,或许会是美丽的开始,让台湾大胆鲜活、铸旧为新的创意,从此大步向外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