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平 从女儿学习了解未来的剧场观众 |
(Yi Ching Juan 摄)
专题 艺术行政 这样过日子 独立剧场制作人

孙平 从女儿学习了解未来的剧场观众

从制作人、翻译、国际巡演经理……孙平为各阶段的自己规划不同工作角色和内容,尽可能触及剧场制作的不同面向,理性有条理地建构自己的制作人视野;但她同时是个拥有四岁女儿的妈妈,陪伴家人也是她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在紧密工作十一年后,她决定暂缓脚步,让自己有时间充电,也从孩子身上放眼望去,这新的一代人未来将成为怎样的剧场观众?他们对剧场会有哪些我们不曾想像过的期待和需求?

从制作人、翻译、国际巡演经理……孙平为各阶段的自己规划不同工作角色和内容,尽可能触及剧场制作的不同面向,理性有条理地建构自己的制作人视野;但她同时是个拥有四岁女儿的妈妈,陪伴家人也是她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在紧密工作十一年后,她决定暂缓脚步,让自己有时间充电,也从孩子身上放眼望去,这新的一代人未来将成为怎样的剧场观众?他们对剧场会有哪些我们不曾想像过的期待和需求?

才刚在孙平面前坐下准备访谈,「我接下来要休假至少三个月」,她扔出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这是手上同时有四个制作跑、甚至曾同一周两档节目演出的制作人会做的决定吗?

「我工作了十一年,期间历经结婚生子,觉得最近到了盘点人生的时刻。」端起杯子缓缓啜饮一口咖啡,问她是否因感觉过劳而想停下脚步,她摇头,「我不会觉得过度耗损。这段时间的忙碌也是自己设定的,耗损面是有,但不是精神上,而是意识到身体必须重新调整。」「迈向四十岁,有很多觉醒,如果要继续跟未来观众合作,我要把身体健康调整好」。

会有这些觉醒或调整,孙平的四岁女儿扮演至为关键的角色。身为这时代并不少见的高龄产子者,孙平对自己能否维持良好的体能状态陪伴孩子一路成长颇富自觉,但更自觉的,是从孩子身上放眼望去,这新的一代人未来将成为怎样的剧场观众?他们对剧场会有哪些我们不曾想像过的期待和需求?

「这是我的职业病。」她自嘲一笑,接著正色分析,「我一直在观察他们的成长模式,因为和我们有太巨大的不同,也就是说,未来的观众和现在会非常不同。」「所以我必须全面思考未来工具如何使用。」这股由复杂因素交织而成的动力,推著她暂停工作排程,进行名为休假、实则从事大量自学研究的input时光。

从程式设计、运用科学工具分析儿童感知,孙平对未来世代的旺盛求知欲,是连女儿在幼稚园演出《青鸟》,她都可以从中发现一套值得参考的专案管理方式。隔一阵子,我们又约了碰面拍摄,她同样安排满满的充电行程:到台北当代艺术馆看摄影展,到敦煌书店买书……

能够说停工就停工,归因于她坚持保有独立工作者身分,不进入任何机构组织上班。虽然,这同时意味著自己要更积极主动地创造、争取机会,却也保障了挑选工作、挑战自我的自由空间。「之前没进组织,是因为想尝试不同风格、不同领域的创作,也希望透过实作绕一圈。」从制作人、翻译、国际巡演经理……孙平为各阶段的自己规划不同工作角色和内容,尽可能触及剧场制作的不同面向,最后拼组出一幅剧场生态的完整样貌,也让她更清楚身为制作人,该在何处著力,该怎样照看细节、纵观全局。

如今,她还是抗拒进入机构,原因兜回了家庭,「在机构上班工时太长。在孩子和机构之间,我选择孩子。」她轻叹了口气,「这是跟生育晚有关的社会学问题,但与其说我们要做选择,不如说是环境缺乏更多弹性让我们能够兼顾。」

话虽这么说,身为一路干练工作了十一年的剧场制作人,对于如何把工作的管理技术与工具挪用于家庭生活,她可自有一套。艺术行政最不可或缺的能力就是利用表格分类管理庞杂业务,她如法炮制,把和艺术家先生的家庭分工、开销、亲子时间……通通制成excel档,老公一目了然之余,也请照表尽自己该尽的责任。

这情节怎么听来有些熟悉?孙平放声大笑,「我都说我早就是『月薪娇妻』了!」孙平哪孙平,不如趁著这次假期对剧场的双工╱薪家庭开个课,传授一下如何用Excel搞定家事分工吧!

与旅德编舞家孙尚绮开会。(Yi Ching Juan 摄)

Q:最近正在处理的工作/演出内容?其中有哪些困难和享受之处?

A一个是跟国艺会合作的「日本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Performing Arts Meeting in Yokohama,简称TPAM)专案,我负责专案协调,另外就是苏文琪新作《从无止尽中回首》的制作人。

这次和国艺会合作,让我重新思考很多环境面的问题,关键在于公部门有了资源也要有策略,现在常发生的状况是有资源但用不好。另外,建立对话机制很好,但需要把创作者纳入对话。台湾目前没有创作者联盟,遇到问题也无法团结发声或行动,当单一创作者丢出了球,谁来接?

至于文琪的作品,过去我们长期合作,但这次共同经历了一个全新的状态。二○一二年后曾有剧院提议文琪上大舞台做作品,这提醒了我从更多层面思考艺术家的创作阶段,后来我建议文琪是否先编舞给其他人跳,她也很快接受。同时,她自己找到合作的舞者和乐团,是我完全不认识的,但我必须全然信任她,就像她之前全然信任我。这个制作的珍贵在于我们一起摸索出创作者和不同艺术家的工作方式。

Q:在不同的阶段如何看待、定义自己的工作角色?

A我对自己每个阶段要扮演的角色很有意识。在法国念视觉艺术时,我安排了表演和电影领域的实习工作,表演一开始是当舞监助理,比较技术面,但后来我发现更吸引我的是沟通协调,接著又觉得整合性高的制作角色更适合我。回台湾后,我也在不同的时期担任制作经理、翻译、国际巡演经理等,对我来说,这些不同职务能碰触到我想认识、学习的不同剧场面向,五、六年下来,我也透过实作完整绕了一圈。这也是独立工作者可以保有的弹性和自由空间。

Q:对目前剧场环境和表演艺术现况的观察?

A以市场来说,我还是认为数字会影响消费习惯。国外观众选择看展览、电影、剧场的价位是差不多的,但国内的票价非常悬殊,背后有成本管理和制作层面的问题,我认为需要好好检视。我关切的还是:未来的观众会是什么模样?他们希望在剧场里经历的心理动线?如何在剧场中度过时时刻刻?

回到创作端,就像前面提到的,我认为现在的廿、卅岁世代明明有很多可以跨越时空限制的讨论工具去沟通、对话、串连,例如剧场的过劳好了,过劳是自觉问题,但普遍性的过劳会让集体麻痺,如果今天我们有一个创作者联盟,我们有没有可能团结起来,让一个礼拜没有任何演出发生?这会是最好的行为艺术。

Q:工作以外会做什么?工作与生活之间如何取得平衡?对时间分配满意吗?

A在时间控管上,我觉得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另外当然也想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这是身为母亲的罪恶感。决定休假至少三个月后,我会安排一些学习和充电的课程,像是Coding(程式设计)、强调手作的蒙特梭利学习,也想了解如何透过科学方法分析儿童成长过程中的感官学习经验。确实当中有很多是孩子给我的刺激。我女儿现在满四岁了,我们计划两年后搬回鹿港,除了让女儿有和祖父母一同生活的回忆外,我也很想知道鹿港会对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孙平的一周行事历

和孙平的访谈尽管早早完成了,行事历却是最晚到手的。然而打开这份「(长假中的)剧场制作人暨人妻与人母」的行事历,教人不由自主发出赞叹:果然是用EXCEL档缜密管理公私领域的工作者!从同一周末有两档制作上演的疯狂制作人,到目前腾出更多时间空间陪伴女儿、学习充电,工作行程看似静寂的行事历,其实潜藏著等待蓄积饱满的能量,女儿就是孙平最大的行动电源。在那些亲子陪伴看似百无聊赖的时光,她一面付出满满母爱,一面接受孩子成长给她的刺激反馈:未来下一代观众是怎么成长的?他们会需要怎样的剧场?身为剧场工作者,她该怎么和未来观众合作?这一切的答案,或许就隐藏在母亲和孩子一同购买的甘甜水果、或蹦跳前往公园玩耍的路途中……(邹欣宁)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