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巨人肩膀上 迈向下一个「新」时代 国艺会「表演艺术新人新视野创作专案」十年有成 |
2017年新人新视野记者会现场,(左起)戏剧导演孙唯真、编舞家黄于芬、编舞家高咏婕。
2017年新人新视野记者会现场,(左起)戏剧导演孙唯真、编舞家黄于芬、编舞家高咏婕。(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企画特辑 Special

站在巨人肩膀上 迈向下一个「新」时代 国艺会「表演艺术新人新视野创作专案」十年有成

二○○八年正式启动的「表演艺术新人新视野创作专案」,迄今已踏入第十一个年头,多位今日在表演艺术界熠熠发光的创作者,都曾在此专案的扶持下,从摇摇晃晃的新人之姿走上稳健之路。十年更迭,对「新」的定义也不断辩证思考,迈入下一个十年的第十一届专案申请条件上,将征选对象改为「未满卅五岁(含)的创作者」,不再限制于毕业五年内,借此机会更加开放地面对年轻世代,燃起不一样的思辨与影响力。

文字|卢琳、陈长志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二○○八年正式启动的「表演艺术新人新视野创作专案」,迄今已踏入第十一个年头,多位今日在表演艺术界熠熠发光的创作者,都曾在此专案的扶持下,从摇摇晃晃的新人之姿走上稳健之路。十年更迭,对「新」的定义也不断辩证思考,迈入下一个十年的第十一届专案申请条件上,将征选对象改为「未满卅五岁(含)的创作者」,不再限制于毕业五年内,借此机会更加开放地面对年轻世代,燃起不一样的思辨与影响力。

财团法人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主办的「表演艺术新人新视野创作专案」于二○○八年正式启动,以发掘创作新星,并鼓励跨域创作者勇于尝试,提出新世代不同的「新视野」为期许,十年来共补助了四十八位青年创作者,发表六十四件作品。当今活跃于表演艺术各分野的周东彦、李铭宸、杨乃璇、董怡芬、洪于雯等跨域艺术家、剧场导演、编舞家、音乐人,在这个专案里都能找到他们初试啼声的青涩身影。

作为推助新秀踏上创作生涯第一哩路的专案计划,国艺会除了给予基本的经费补助,更提供行政与技术上的支援,以及创作层面的咨询,手把手地陪伴新人在充足的资源条件下,无所畏惧地完成符合创作初衷的作品。

影响生涯的重要专案  迈向更多元的演出挑战

相信对于许多年轻、揣著创意与热情的创作者,在面对关于生计和职涯规划的人生十字路口上,都曾遇过相同的抉择:要留下,或是乾脆离开?若非与「新人新视野」专案的相遇,曾三度入选的导演姜睿明或许不会做剧场,甚至根本不会待在台湾:「那是一个我必须决定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的时间点。因为通过了甄选,所以我决定要做我想做的事。」

「新人新视野」专案中,经费与舞台双管齐下的补助机制,是对创作者而言最实质也最有力的帮助。专案自开办以来,补助金额从每位十二万、补助十五位,直到二○一四年起改为补助三位,金额则提高至每个作品至多五十万,且演出票房归创作者所有。十年来几经调整,虽然补助人数减少,却提高了金额,创作者得以运用更充分的经费进行创作。

而在演出场馆档期方面,专案最初五年与两厅院合作时,演出场地就在实验剧场,无论在硬体条件或场馆规模上,都是个相当适合新锐实验作品发表的平台。自二○一三年起场地的选择迈向多元,无论是与台北艺穗节合作洽谈的各种特色场馆,或是充满可塑性的松烟Lab实验室,皆确保了创作者在向观众呈现作品时所需的完整空间。翌年更进一步创建台北、员林、高雄三地巡回方案,使作品在移动过程中,既提高作品与观众见面的机会,同时也让创作者与团队在因应每个场馆环境与设备状况、观众反应的差异之中磨练和学习。

2011年「新人新视野」董怡芬作品《我没有说》(陈长志 摄)

团队伙伴、创作顾问相伴  步上成熟创作者之道

历经学院训练后尚未与社会接轨的新人们,满腔热血投注在表演和创作,却可能不曾实际操作一出新制作必经的程序与环节。为了协助他们在制作过程中必须面对的种种疑难杂症,包含行销宣传、售票系统、舞台技术等,「新人新视野」专案为每一年的计划都安排了一位制作人和技术统筹,前者作为国艺会与团队行政的窗口和制作各组之间的联络桥梁,后者则负责协调灯光、舞台、器材等演出技术问题。对第二届获得补助的叶名桦来说,虽然刚开始大家都很菜,「可是基本上你得到的信任、资源或尊重,好像已经被当作是一个完整的大人、或是一个成熟的创作者。」

一样是曾三度入选、如今已是「小事制作」艺术总监的杨乃璇更感慨地说:「当时的我缺少很多智慧,无论是在全心投入创作也好,或是跟设计群沟通也好,我是一个很糟糕的伙伴。如果当初没有通过专案去学习制作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问题,今天不会有这群人陪伴在我身边。」通过专案的推助,不少曾获补助的创作者们现已成立了自己的团队,或拥有一群彼此信任、描绘未来蓝图的伙伴,从一个单打独斗的创作者,走向与团队分享共同生命经验与责任的「大人」。

更可贵的是,在行政与技术层面的支援之外,专案更涵括了创作层面的实质咨询。除了安排评审或专业领域人士出席排练,提供阶段性建议,国艺会同时安排了「创作顾问」一角,目的不在审查和监督,而是在作品发展过程中,给予获补助者创作上的建议,与具开放度的踏实陪伴。此外,在同一世代的各领域创作者、设计与行政等人力人情的流动之间,因为专案而熟识并产生的横向串连,其后续的发酵与可能性都令人期待。

2012年「新人新视野」姜睿明作品《约瑟夫.维特杰》(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与时俱进、持续改变  在艺术的路上不孤单

优秀的创作人才需要时间乘载,同时也需要稳定的制度、开放的实验空间,激荡出具潜力的作品演出,绵延创作动能。随著艺术生态的内外环境不停变化,「新人新视野」专案十年来也不断因应并做出调整,尤其几番讨论都与「新」的定义有关。所谓新人,所谓新视野,是否未必在于形式有多突破,或对于艺术有多少新见解?可能年轻创作者的想法反而很僵化,也可能经验多的艺术家仍持续摸索著如何保有原初作品的狠劲,孰新孰旧,如何定义?

对新/旧的反复琢磨,结果反映在「新人新视野」堂堂迈入下一个十年的第十一届专案申请条件上,将征选对象改为「未满卅五岁(含)的创作者」皆可提出申请,不再限制于毕业五年内,借此机会更加开放地面对年轻世代,燃起不一样的思辨与影响力。

当愈来愈多私人机构的评选奖励机制出现,愈来愈多新人透过不同管道崭露头角,从「获补助者」角色转换成专案评审和学校老师的董怡芬,却特别点出「新人新视野」作为表演艺术界补助形式的创举,有其无可替代的价值:「专案提供的帮助不仅是当年的肯定,从入选之后,不管是日常看表演或是后续申请其他常态补助,总会碰到国艺会的承办人员。那就好像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你知道在创作这条孤单的路上,一直有人陪伴。」今后「新人新视野」专案补助机制,想必还会持续呼应著当下每一刻的表演艺术生态而时刻变换样貌,但在培育新人与新视野的这份核心价值上却不曾改变。它就像一双巨人的手将创作者们放在肩膀上,让他们看看世界,也被世界看看,而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一个站得稳的力量。

2013年「新人新视野」杨乃璇作品《小提包》(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