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荣音乐营 乐团梦想的实现地 |
在期末音乐会前,长荣音乐营的学员认真排练。
在期末音乐会前,长荣音乐营的学员认真排练。(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企画特辑 Special

长荣音乐营 乐团梦想的实现地

在《梁祝》的旋律背景下,走进长荣交响乐团排练室,小提琴家苏显达在台上拉著感人肺腑的乐段。在指挥庄文贞的带领下,走走停停跟一般乐团排练没什么不同,但放眼望去,就能发现这支乐团年龄层颇有差距。也许不像职业乐团那样锐利精准,但那种热切渴望学习和参与的态度,大概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从二○一六年夏天起,长荣交响乐团首度开办音乐营活动,接受非音乐科系的爱乐人士报名甄选,以大型交响乐团的方式排练集训,并且邀请独奏家于正式音乐厅演奏成果。此举无非是业余爱乐人士的福音,谁知道会有那么一天,能够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练习、并且身著正式服装在镁光灯下亮相?

难舍心中的最爱

团员参加年纪只规定最小十六岁,但最受瞩目的,大概就是卅九年次出生的陈博仁先生了。本身学机械工程的他,一九八○年代搭上半导体的波动,在任内让公司上柜、上市,并且做到总经理的职位。在事业上叱咤风云,却不能忘情心中的两样最爱——一是开飞机,另一个就是在高中乐队时期学的小号。虽然工作忙碌,但他在国外出差的空档,找了小机场学会了驾驶飞机,也买了乐器回家吹。真正专注练习已在退休之后,藉著参加许多社团活动、找老师练习,他终于也进了乐团。「只要我牙齿不崩坏,就会一直吹下去。」陈先生笑著说:「这两者,是在我年长后追的梦。」

带著大提琴从马来西亚跨海来台的胡恩恩,与拉小提琴的刘芝瑄,都是琴艺相当的年轻女孩。在马来西亚政府国家艺术学院就读的恩恩,小时候接受钢琴老师的妈妈启蒙,初一加入国乐团拉大提琴。但大一读了艺术管理,反而想念在舞台上演奏的感觉。半工半读的她存钱来台参加音乐营之后,更确认大二转音乐系的信念,未来有机会,也想来台湾留学。而毕业才两年的芝瑄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参加,本身已在大医院担任药剂师的她,从小就参加表演、比赛,现在也是「医声室内乐团」的一员。她说:「小提琴是我的好朋友,拉琴更是我每天都要完成的仪式。」

燃烧年轻时的热情

和蔡元博、蔡明湫与何宜伦三位好友一聊之下,才知道乐团成员竟如此「卧虎藏龙」。蔡元博从小参加指挥廖年赋所带领的「世纪交响乐团」,国高中时虽然因为课业暂停拉小提琴,但大学时加入管弦乐团,同时由学生自己发起办了「假期青年管弦乐团」,集合各校团练,后来陆续还有许多跨校巡回。想起当年做行政找赞助、北中南巡回找场地,集训从早上醒来练到晚上睡觉,前后十年办了十七届……他大笑说:「我根本是音乐系,副修电机系啊!」同样雀跃著经过廿年还能重温旧梦的何宜伦,恰好穿著当时「假期青年管弦乐团」团服来排练。他感性地说:「我大学时期才开始学大提琴,第一次乐团经验就是那个时候,自此,我就决定这辈子要做这件事!」最有趣的是蔡明湫,中断拉琴廿五年后,因为女儿小提琴老师的提议,反而重拾回忆,为了参加长荣音乐营,只得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追回程度,有时还在三更半夜偷偷练习。

这几年的曲目如何?「X!有够难的!」会不会因为音乐营耽误工作?「工作,我已经忘了两个礼拜了!」既然如此下一次会不会再参加?没想到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表示肯定。为什么?也许正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在一致的意念下奏出音响的那份满足与悸动吧!圆一个梦,在长荣。为了这份情感,他们定下了一年一度的约定……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