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舞《未解,悬》 从身分切入生命的未解 |
在田野与分享的过程中,《未解,悬》的创作者,靠著诉说召唤回已不存在的童年。图为阶段呈现剧照。
在田野与分享的过程中,《未解,悬》的创作者,靠著诉说召唤回已不存在的童年。图为阶段呈现剧照。(聚合舞 提供)
企画特辑 Special 国艺会「表演艺术国际发展专案」系列报导之一

聚合舞《未解,悬》 从身分切入生命的未解

在德国成立的跨国创作团体「聚合舞」,在国艺会「表演艺术国际发展专案」补助下,展开为期三年的「反向串连 德国台湾国际共制计划——身分」,首部曲《未解,悬》将在十月下旬上演。创作计划探讨身分与文化认同,首部曲《未解,悬》综合了联合创作者罗芳芸、陈成婷、钟志文的家族故事,以聚合体一贯的工作方法——坦承、交换、想像,在回忆中检视自己的身分,从他人眼光去理解自我如何被看待。

在德国成立的跨国创作团体「聚合舞」,在国艺会「表演艺术国际发展专案」补助下,展开为期三年的「反向串连 德国台湾国际共制计划——身分」,首部曲《未解,悬》将在十月下旬上演。创作计划探讨身分与文化认同,首部曲《未解,悬》综合了联合创作者罗芳芸、陈成婷、钟志文的家族故事,以聚合体一贯的工作方法——坦承、交换、想像,在回忆中检视自己的身分,从他人眼光去理解自我如何被看待。

聚合舞《未解,悬》

10/19~20  19:30   10/20~21  14: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东3馆乌梅剧院

INFO  www.polymerdmt.com/

「家」是什么呢?一个物理空间的居所,就等于「家」吗?

罗芳芸的舞蹈历程像大多舞蹈青年,五岁在台中丰原学舞,一路让舞蹈带著她离开家乡,大学北上就读台北体育学院舞蹈系,二○○四年赴德国福克旺艺术大学舞蹈系深造,取得福克旺艺术大学舞蹈家及编舞文凭。在德国生活十余年,如今也在异乡成家立业,二○一一年成立「聚合舞」(Polymer DMT)。像河流一样,不强求、不抵抗,自然而然地抵达应该抵达的地方,「对我来说,理想的家不需要完美,有家人互相扶持的地方,就是家。」她说,一个空间被赋予家的意义很奇妙,初抵德国,即便是独居的小窝,也是家,「家是主观认定,而不是地理决定。」

走回老家  寻索回忆

但地理依然是对「家」产生意识的关键,游子总是离开后,才开始找回家的路。二○一七年受国艺会「表演艺术国际发展专案」补助,罗芳芸与舞台设计陈成婷、舞者钟志文与视觉影像设计Hanna Linn Ernst等人,展开为期三年的「反向串连 德国台湾国际共制计划——身分」,《未解,悬》Unsolved、《复数身分》(预计于二○一九年首演)将探讨身分与文化认同,罗芳芸说:「开始做身分的主题是因为在德国生活,常被询问『从哪里来?』当我反复告知他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逼使我得去更仔细地爬梳国家、土地的历史,才显得自己不那么无知。」

从异地他乡回望小岛上曾经的居所,这群由台、德艺术家共组的制作团队在小岛上南来北往,在台北、桃园、台中、高雄等地展开实地取材与采访工作,创作者们问自己也问家人们: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你是何时决定离开?

「身分」系列从个人的回忆开始,首部曲《未解,悬》故事基底来自罗芳芸已无人居住的祖宅,众人推开门,走进时空冻结如博物馆的老房子,也踏入了过去、现在交织的错综家族历史中。对罗芳芸而言,这栋表面上无人理会的祖厝,就是家族的「未解悬」,「那是家族害怕去碰触的问题,害怕碰了,就打破了人际关系的平衡。这应该是很多台湾人同样的经历,我们希望从单一事件去反映出整体的社会状况,也广义地延伸出因为情感纠结无法被处理的事情,包括台湾的政治局势。」

家产是故事的起点,但关注的核心仍在个体身分的长成。《未解,悬》综合了罗芳芸、陈成婷、钟志文的家族故事,如聚合体一贯的工作方法——坦承、交换、想像,在回忆中检视自己的身分,从他人眼光去理解自我如何被看待。排练过程中,他们摊开大幅画纸,画出一个空间,但那空间不只属于某个个体,而是他们所有人,「我们将自己老家的布局呈现在同一个平面,用游戏般交错的方式,去想像自己如果是对方,将会在这样的空间发生什么样的事件。」罗芳芸说。

家产是《未解,悬》故事的起点,但关注的核心仍在个体身分的长成。图为阶段呈现剧照。(聚合舞 提供)

微观个体  巨观台湾

在田野与分享的过程中,他们靠著诉说召唤回已不存在的童年。钟志文分享,他的老家是已经不存在的眷村,他还清楚记得眷村薄薄的墙抵挡不住邻居的各种日常声响,「志文说,他到了我的老家很羡慕,因为他小时候的住所已经不存在了。他梦中出现的家,都是那个童年的眷村,不是现在的住所。他很希望回去那个空间,但已经不可能了。」罗芳芸顿了顿,「这是个有趣的回馈,我胶著于这个未被解决的事情,但对有些人来说,这些都不存在了,那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罗芳芸说,「身分」系列从疑问开始,过程中她看见众人对「未解」的态度,更近似对未知的恐惧。创作者从微观个体,进一步巨观台湾,「我们对这块土地有不同的爱,爱的方式也不同,在过程中不断碰撞、理解,彼此承担不同的历史包袱,我希望放大去看每个人的立场,去省思无法前进的原因。这是献给每个家族成员的作品,只是以我的世代角度出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国艺会表演艺术国际发展专案  跨国展开的创作旅程

国艺会于二○一五年推出的「表演艺术国际发展专案」是由二○○三年开办的「表演艺术追求卓越专案」转型而来,鼓励团队提出国际合作或发展连结计划,以相对长时间的研究、田调,制作作品,并强化国际网络连结、交流与长期合作,整体性、系统性的思考与规划国际交流事务。该项专案的推动并获得建弘文教基金会、信源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许远东先生暨夫人纪念文教基金会等企业的赞助支持。

目前除了聚合舞的「反向串连 德国台湾国际共制计划——身分」之外,获得该专案补助的计划包括安娜琪舞蹈剧场「改变『生态』的未来式—国际作品经营计划 CAM as The Key of Creative and Sustainable Future」、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莎妹剧团x第七剧场—交换手札,杜斯妥也夫斯基计划」、演摩莎剧团「阳光剧团核心演员 Shaghayegh Beheshti《追寻岛屿的记忆 In Search of the Island Memories》集体即兴创作计划」、尼可乐表演艺术有限公司「台湾国际即兴音乐节及国际连结平台三年计划」、阮剧团「东京直送,嘉义制造:亚洲剧场实验基地第一阶段实作计划」、丞舞制作团队「B.plan 知名国际编舞家与《浮花》巡演推广」、骉舞剧场「打开罗摩衍那的身体史诗三年计划」、FOCA 福尔摩沙马戏团「FOCA 福尔摩沙马戏团—下一个翻滚计划」等。

今年国艺会将再度征求具潜力的国际发展三年计划,以让民间的国际动能持续累积滚动,新一届专案收件日期为二○一八年十一月一至廿日。(张慧慧)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