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王」? 表演者的「登基」之路 访《战争之王》三位男主角:理查三世 汉斯.凯斯汀(Hans Kesting) |
扮演理查三世的汉斯.凯斯汀。
扮演理查三世的汉斯.凯斯汀。(Jan Versweyveld 摄 阿姆斯特丹剧团 提供)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王者,与他们的世界——《战争之王》

如何成为「王」? 表演者的「登基」之路 访《战争之王》三位男主角:理查三世 汉斯.凯斯汀(Hans Kesting)

阿姆斯特丹剧团三度访台,带来由莎翁三部历史剧组合而成的《战争之王》,剧中的三位主角——亨利五世、亨利六世与理查三世,分别由阿姆斯特丹剧团的三位台柱演员——主演《源泉》的瑞姆席.纳瑟、伊尔郭.史密斯与主演《奥塞罗》的汉斯.凯斯汀饰演;与导演凡.霍夫合作多年的他们,是如何与前者工作?对于扮演这些英国「王者」,他们又是如何理解角色与进入其世界?趁此机会,本刊特地专访这三位男主角,邀他们一谈其认识的凡.霍夫与三位国王。

文字|王世伟、Jan Versweyveld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阿姆斯特丹剧团三度访台,带来由莎翁三部历史剧组合而成的《战争之王》,剧中的三位主角——亨利五世、亨利六世与理查三世,分别由阿姆斯特丹剧团的三位台柱演员——主演《源泉》的瑞姆席.纳瑟、伊尔郭.史密斯与主演《奥塞罗》的汉斯.凯斯汀饰演;与导演凡.霍夫合作多年的他们,是如何与前者工作?对于扮演这些英国「王者」,他们又是如何理解角色与进入其世界?趁此机会,本刊特地专访这三位男主角,邀他们一谈其认识的凡.霍夫与三位国王。

Q:您是阿姆斯特丹剧团最资深的团员之一,可以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剧团的发展?它如何变成国际剧坛首屈一指的表演团体?

A阿姆斯特丹剧团由凡.霍夫和维斯维尔德所创立。截至目前为止,剧团发展仍仰赖这两位卓越艺术家的眼光。从二○○二年开始,他们就一起工作,领导整个剧团。阿姆斯特丹剧团迄今成就的关键,全都要归功于他们两位的耐心、精力及激励整体工作团队的能力。一个剧团可能拥有演技一流的表演者、技术熟稔的幕后工作者,但若没有领导者能够提出激励人心的愿景,那一切也行不通。当然,凡.韩斯贝克(Wouter van Ransbeek)(注3)的贡献也很大,他协助安排凡.霍夫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巡演,使我们能够在台湾国家戏剧院这样美丽的表演场地之中演出。也由于凡.霍夫在国际剧坛的成功,我们才有机会能够跟其他令人惊叹的外国导演合作,例如:凯蒂.米契尔(Katie Mitchell)、欧斯特麦耶、赛门.史东(Simon Stone)等。

Q:您几乎参与了剧团的所有制作,每次的表演都让观众印象深刻,例如曾来台湾演出的《奥赛罗》与《源泉》。您用哪些方法演绎不同的角色与文本?您如何在舞台上同时保有强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路?

A我永远都用同一种方法去演绎角色。排练之前,我不会做很多准备工作。角色的建构永远开始于排练的第一天。一切就像是一种持续进展的过程,由我、凡.霍夫、其他演员、乐手、舞台设计、服装设计共同创造角色。

若要同时在舞台上维持强烈的情感和清晰的思路,那就得非常清楚你在表演中会走哪一条路,身为演员扮演角色的目标是什么。凡.霍夫总是用一种开幕辞作为排练的开场,他公开地向所有人解释他为什么选择这个剧本、他想要透过这出制作表达什么。之后,舞台设计、音乐设计和服装设计会再跟演员们分享他们的想法。因此,排练的第一天,所有工作都准备就绪,每个人都清楚自己将会被带向哪个方向。

Q:您与凡.霍夫合作了近廿出制作。你们是如何认识彼此的?一般来说,他都怎么跟演员一起工作?对您而言,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导演?

A我们是在一九八九年认识的,当时我第一次参与他执导的演出:尤金.欧尼尔(Eugene O’ Neill)的《哀悼伊蕾克特拉》Mourning Becomes Electra。那时候我担纲的角色是欧林(Orin)。凡.霍夫的洞察力非常敏锐,永远都知道他想要呈现什么样的演出。同样地,他也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去诠释每一个场景。与此同时,他也会给予演员们极大的自由,让他们在舞台上自行创作,而且他也清楚、并且相信演员们可以带给他更丰富的想法,让他们的舞台演绎完全超出他先前的想像。之前我已经提过,凡.霍夫在排戏之前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但他不会坚持自己对于一场戏的看法。跟这样的导演工作是非常振奋人心的,因为他不仅怀有明确的动机,同时又能给予演员相当大的自由。作为一位导演,他把演员们推向极限。他不是那种追求「精湛演技」的导演。他想要的是一种真实的表演,所以才会鼓励演员们找到一种属于自己、无法模仿的演绎方式。因此,演员们才能在铺陈角色的过程中,有一些能够展现自己的关键时刻。

Q:《理查三世》通常被视为一出描述独裁者夺权的独立剧作,但它其实是莎士比亚(第一部)历史剧四部曲的最终章。您认为为何凡.霍夫为何在《战争之王》中要透过三位国王去表现权力斗争?这样的舞台诠释是否蕴含了一种历史脉络,或是说,它其实对当代政局的一种辩证?

A凡.霍夫想要透过这三个承续的王权形象,描绘三种截然不同的领袖风范。

亨利五世甫上王位的时候,他根本毫无任何经验。但他慢慢地了解该如何将自己的愿景与政治本能融合为一,成为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明君。在对抗法国的战争期间,他的统治威望攀升至最高点。对他来说,身为一国之君是一项使命。他表现出一种责任感,是领袖风范的最佳范例。

亨利六世根本就毫无政治头脑。他没有办法看清身边所有人的权谋算计,与彼此之间的利益冲突。他受到自己虔诚的基督教信仰所影响,希望以最高的道德标准去治理国家。然而,他伟大的理想并不但无法安稳时局,也不能确保自己公正不阿的领导能力。

理查三世则渴望权力。他是一个永远在寻求认可的人。他畸形丑陋的外表、出生时所承受的创痛、年轻时不被关爱的遭遇都是他萦绕在内心深处的伤口。理查想要让全世界为他所历经的一切付出代价。他不像亨利五世,把身为一国之君当作是一项使命,他也不像亨利六世拥有极高的道德标准。

Q:凡.霍夫曾说《战争之王》表演出君主最高贵与最堕落的一面。您认为理查三世在剧中同时具有这两种面向吗?

A不,我不认为理查三世有任何高贵的一面。他手下策划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全然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即使贵为一国之君,他不准备为自己的子民打造愿景、制定计划。他的所作所为全都只顾自己,不为他人。在诠释理查三世独白的时候,我和凡.霍夫选择不直接对著观众倾诉,反而让他对著镜中映照的另一个自己说。这一幕就像是角色在镜中的倒影之中确认了自己的存在感。

Q:不同于一般强调恐怖心理和畸形外在的舞台诠释,您扮演的理查三世显得完全不同。为何您会有这样的选择? 对您来说,理查三世是否反映了当今的某些政治人物?

A相较于其他舞台演绎,我的理查三世显得敏感而脆弱。的确,这是我的选择。然而,当我刻划角色的时候,我永远在寻找他的动机,和一种能让观众对他产生同感、理解他行为的表现手法。尤其是最邪恶的角色。

我扮演的理查三世是否反映出某些当代政治人物?这个问题可能只有观众才能回答。我只能说一件事:当我们在美国演出《战争之王》的时候,许多剧评都说这出戏让他们想起了现任的美国总统,就是那位用非常特殊的方式梳理自己头发的国家领导人。我不会说他的名字,但是我确定你们一定知道我指的是谁。

注:

1. 「祖国诗人」是荷兰报章媒体与诗歌国际基金会等单位选出的桂冠诗人。这个职位是4年制,负责在荷兰推广诗歌文化。

2. 阿姆斯特丹剧团(Toneelgroep Amsterdam)2018年1月起与阿姆斯特丹城市剧院(Amsterdam Stadsschouwburg)正式合并,改名为阿姆斯特丹国际剧场。

3. 凡.韩斯贝克目前是国际阿姆斯特丹剧场的副总监,主要负责剧团演出的国际行销,和人才发展规划。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60年生,自1987年即与阿姆斯特丹剧团合作,至今长达卅余年。他曾以《罗马悲剧》中的马克.安东尼一角,入选荷兰演员个人奖项「路易金奖」(Louis d’Or)提名,并以《美国天使》中的罗伊.康及《战争之王》的理查三世,在2008、2016年两度获得此年度大奖荣耀。

◎ 2015年起,凯斯汀成为荷兰剧场演员最重要殊荣之一「范.道森戒指」(Albert Van Dalsum ring)的现任拥有人。

◎ 他在阿姆斯特丹剧团的重要作品包括:《罗马悲剧》、《美国天使》、《奥塞罗》、《源泉》、《战争之王》、《海鸥》、《费德拉》、《马克白》、《玛丽一世》、《安东尼奥尼计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