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然不再的美好 在舞动中重生 香港舞蹈团杨云涛谈《倩女.幽魂》 |
《倩女.幽魂》中的聂小倩与宁采臣。
《倩女.幽魂》中的聂小倩与宁采臣。(© Keith Chiu 摄 香港舞蹈团 提供)
企画特辑 Special 香港周2018@台北系列报导

已然不再的美好 在舞动中重生 香港舞蹈团杨云涛谈《倩女.幽魂》

将华语电影经典《倩女幽魂》搬上舞台,改编为舞剧《倩女.幽魂》,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杨云涛表示:「我想传达的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有消失的一天。」藉著古典的肢体语言,舞者在取材自电影配乐、重新编曲的〈黎明不要来〉、〈倩女幽魂〉和〈人间道〉等音乐中起舞,电影中曾经的美好在舞台重生……

文字|魏君颖、Keith Chiu、S2 Production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将华语电影经典《倩女幽魂》搬上舞台,改编为舞剧《倩女.幽魂》,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杨云涛表示:「我想传达的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有消失的一天。」藉著古典的肢体语言,舞者在取材自电影配乐、重新编曲的〈黎明不要来〉、〈倩女幽魂〉和〈人间道〉等音乐中起舞,电影中曾经的美好在舞台重生……

香港周2018@台北—香港舞蹈团《倩女.幽魂》

12/14~15  19: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INFO  www.facebook.com/LAmourImmortel.HKDC/

「我想传达的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有消失的一天。」将经典电影《倩女幽魂》的故事化为舞蹈作品,搬上舞台的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杨云涛这么说。

无论是故事中的聂小倩,或是曾经看来如此腼腆的张国荣,其人已杳为芳魂。出自《聊斋》,《倩女幽魂》(原名〈聂小倩〉)是原著中改编版本最多的故事,甚至出现了电玩游戏版本,从另一个角度看来,随著改编与演化,故事早已有其不朽的生命。而拜徐克的电影所赐,华人世界最著名的女鬼非聂小倩莫属,王祖贤在当中的翩翩扮相、脍炙人口的电影歌曲,亦为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留下注记。

怀念那些曾经的美好

当舞剧《倩女.幽魂》在二○一五年首演,许多访问不约而同地提到,究竟用另一个艺术形式,将故事再说一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特别是电影出品的卅年后,爱情观早已大幅改变,如此纯爱是否还能受到欣赏?重新诠释经典,在这个世道的意义何在?

杨云涛表示,创作有时是种沟通,创作者与表演者投入其中,看见自己的真面目。看舞作的观众也是,能在过程中受到感动,反映当下自身的情感。随著阅历增长,他对徐克这部电影的喜爱更加丰富。有别于年轻时较为表层的著迷,可以发现更多新的元素。以爱情的角度来借喻,电影包装了「对美好东西的怀念」,预示著所有的东西都会消失。

经过挑选,十一、二岁时开始受民族舞训练的杨云涛,有著「祖师爷赏饭吃」的幸运。从民族舞、而后加入广东现代舞团,也使他的肢体开发混合了不同的风格。不同元素的融合,也从《倩女.幽魂》中可见一斑。就他的编舞风格和表现手法而言,看重的是主题,而非形式。杨云涛笑称自己走的是鲁迅派的「拿来主义」——不过,这并非不别就里、照单全收,而是透过实用主义的观点选择之后,「拿来」使用。

在杨云涛看来,有别于电影能利用的技术愈来愈厉害,舞蹈作为最古老的艺术,跟科技的关系相对较小。借由舞蹈,想传达的是《倩女幽魂》故事中的意境和情怀。比起芭蕾舞、台词或对白,舞者用古典的肢体语言传达,更能准确传达当中的情绪。特别是舞作中的音乐,不仅取材自电影中黄霑创作的作品〈黎明不要来〉、〈倩女幽魂〉和〈人间道〉,由音乐家伍卓贤重新编曲,尽可能保留当中主要旋律,结合新作来符合舞作需求,能让音乐与舞蹈更加融合。

舞剧中的燕赤霞与其他舞者。(© S2 Production 香港舞蹈团 提供)

让女性成为舞蹈叙事的主体

除了《倩女.幽魂》,杨云涛的其他作品还包括《白蛇传》、《花木兰》。这几位女主角,要不是鬼怪、妖精,要不就是代父从军、不让须眉的巾帼女杰,皆与刻板印象中的中国传统女性大异其趣。难道传统的爱情故事中,非得要这些女子都不是「正常」人,才能让男人合理化自己陷入情网、神魂颠倒的行为吗?编舞家是否特别钟意这几位突出的女子?

对这样的提问,杨云涛点出:也许正是这几位故事中的女主角,常比男性更加坚韧、勇敢。当必须做出选择时,女性又往往奋不顾身,相较之下,男性就显得有些躲藏了。由此看来,在作品中给予女性更多描写、更多主导权,亦是杨云涛采取更多女性叙事角度的手法。

出身云南白族、杨云涛在五年前以年仅卅八岁之姿,出任香港舞蹈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艺术总监。既曾是香港舞蹈团舞者,现又担任艺术总监,他一直思考的问题便是:「香港这座城市,为什么需要一个舞蹈团的存在?」

无论是金融、货物及人才的流通,香港站在中西文化的汇集之地,有著融合与交流的特色,他期许舞团未来的发展能与城市的气质吻合,进行融会与转换。有别于现代舞团、芭蕾舞团,香港舞蹈团在艺术风格上,带有传统文化的元素;同时在策略上,也注重推广舞蹈文化,接触更多初次看舞蹈、进剧场的观众。

以当下角度重诠经典

问起其他可能的创作题材,杨云涛笑称他个人比较喜欢历史,更关心曾经发生的故事。然而他的创作重点永远是在当下——即使是传统故事,也要找到一个个人当下的切入点。比起回应外在世界,他对自我内心得探问更多:「这个世界没有变,变的是你自己。重点是你自己要变,自己不变的话世界也不会变。」体认到自身的转变,以不同的新视角看待既有故事,除了是创作者对内在的觉察,另一方面,也解释了经典为什么值得一再重温,值得一再探索其中层层叠叠、交织而成的意义。

其实《聊斋》原著中,宁采臣与聂小倩有个「苦尽甘来在一起」的结局,与电影大为不同。杨云涛是否曾思索过要翻转结局?

「想都没想过。」杨云涛笃定地说,他认为:「所有美好的东西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它会消失,所以我们才会学会珍惜,因此更能珍惜缘分。」在他看来,这并非悲观,反而是坦然。如此看来,以舞蹈这样的古老形式、以「当下的艺术」来诠释一则有著遗憾的故事,也正是相得益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