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身体的植被:《极相林》作为一种生成—舞蹈 |
各种关于身体的可能皆在《极相林》四十分钟的展演内,从始源的模糊中一一生成、实现。
各种关于身体的可能皆在《极相林》四十分钟的展演内,从始源的模糊中一一生成、实现。(宫嘉延 摄 Meimage Dance提供)
新锐艺评 Review

众身体的植被:《极相林》作为一种生成—舞蹈

评《极相林—创作实验计划》

这是一出关于生成的舞蹈,但却不由雀跃的手足所庆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搁浅于舞台上那不良于行的拍击声响歌颂著。或者,如时而闪现于舞台上的绿色光束,既是与肢体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时也是刺穿身体、使之无法动弹的标本针。何晓玫作品的问题正于此展现──舞蹈如何作为拒绝与摆脱意志加诸于身体的表达?

文字|许钧宜
摄影|宫嘉延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这是一出关于生成的舞蹈,但却不由雀跃的手足所庆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搁浅于舞台上那不良于行的拍击声响歌颂著。或者,如时而闪现于舞台上的绿色光束,既是与肢体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时也是刺穿身体、使之无法动弹的标本针。何晓玫作品的问题正于此展现──舞蹈如何作为拒绝与摆脱意志加诸于身体的表达?

《极相林—创作实验计划》

2018/10/27~28 台北艺术大学展演中心戏剧厅

从《极相林》的开始至结束,观众仿佛历经了舞蹈的显生宙(编按)。各种关于身体的可能皆在四十分钟的展演内,从始源的模糊中一一生成、实现。起先,渐强的光源像是切开了某个原先并不存在的空间,露出其中由裸裎的背所排列成的横断面。背向观众的舞者向内折起自身的头与四肢、毫无生机地彼此紧靠,但一切舞蹈正从这片苍白的土壤内启动。霎时,仿佛共同受到极度幽微的地震所惊扰,眼前纯粹的躯干开始抽搐、蠕动,从静置的矿物变为欲破出地表的幼虫。如同大卫.林区(David Lynch)电影《蓝丝绒》Blue Velvet的开场,摄影机从满布花草的植被里逐渐下滑,最终推进至土壤内窜动的蚁群活动。但是在此,同样的滑动却是透过一个极细小、甚至不可被称为动作的「动」所表达。在众多背部所交织的震颤中,一位舞者从中蹒跚爬出、缓慢地倒立而起,如同在岩缝中试图求生的嫩苗;然而,纯粹肢体动作所造成的意义之不确定,同时又让此段落成为由肌理与骨骼的颤弓技法所演奏的、一首关于雏鸟诞生的序曲。

一出关于生成的舞蹈

这是一出关于生成的舞蹈,但却不由雀跃的手足所庆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搁浅于舞台上那不良于行的拍击声响歌颂著。或者,如时而闪现于舞台上的绿色光束,既是与肢体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时也是刺穿身体、使之无法动弹的标本针。何晓玫作品的问题正于此展现──舞蹈如何作为拒绝与摆脱意志加诸于身体的表达?而生命的脉动又为何必须由舞者所竭力创造的挣扎来展现?在《极相林》里,四处充满著生成与覆灭对峙的双重性格:每个进行舞蹈的个体一时像残缺的部件散落于漆黑的空间;而在另一方面,舞者又以对倒、交缠的方式组装而起,一人将身体装载于另一人腰上,或将双腿勾卷于胸前,并以手来行走、以脚作为拍动的双翅。这些由众舞者们所形成的怪异布置,遂成为一具因饱含动能而痛苦,或因痛苦而饱含动能的不明有机体。似乎,身体正是在此种模棱两可、不确定的状态下标示其根本意义。


在此每一身体皆是一片植被,有些身体倒立,于空中伸长双腿如防风林般摆荡;有的则蹲踞、贴伏于舞台边缘如一群灌木。在另一些时刻,我们又可看见舞者两两成对,如一道镜像般地使身体倍增绽开;或是彼此寄生于对方之上的繁生样貌。对何晓玫的舞蹈来说,其实并不强化什么,而是穷尽各式的可能去表达舞蹈中存有的施力、支撑、摩擦、碰撞等身体的必然遭遇。在此,舞者的身体即作为植被而忍受著物种生成所具有的内爆张力。表演末段,所有舞者攀附于彼此身上,每一副手脚都被另一副所束缚,每具躯干也因对方承重而歪斜,成堆的肉身团块活像是一座雄伟却失败的建筑,至此,舞蹈似乎不再可能。但实际上,舞蹈仍未完结,如同在极相林之状态中,生成并没有停止,而是在最细微之处重新演出。舞台上仅剩下舞者承受对方的踩踏、堆叠的喘息声;所有肢体的动作也回到最为纯粹的反应上,即肉体的触与碰之间。

极限后的崭新舞蹈

这似乎是极限上、或者极限后的崭新舞蹈,我们先前见到的各种姿态之操演,都仅是生成无尽过渡。真正逼近身体的舞,是在尝试过各种舞而不能再跳舞的时机下才开始。站在这片终极的植被上,我们必须提出一个综合式的崭新问题──我们还能期待身体有什么样的可能?因为生成从未止息。

编按:或称显生元、显生代,是距今5.41亿年以来有大量生物化石出现的时期,这个时期地球上有显著的生物出现。(参考维基百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本单元征稿启事】

为培育发掘华文地区表演艺术类评论人才,本刊以公开方式征求表演艺术类评论,入选者即可于本单元刊出。征求评论之条件如下:所评论的作品须在台湾演出,并于首演起两个月内投稿有效,投稿作品必须为首次发表文章,包含不曾公开于平面媒体或电子(包括网路网站、部落格、BBS站、Facebook等)发表,每篇字数1,200字。入选刊登作品可获奖金NT$2,400元。投稿评论文章请e-mail至mag13@mail.npac-ntch.org信箱,主旨标示「新锐艺评」投稿,并注明真实姓名、地址、电话。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