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馆的温度 |
平心而论

场馆的温度

我有幸在一个被支持的环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实践这种「看喜不管忧」的行事作风,缺点人人可挑,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够看到正面的点,才是可以持续走下去的动力。

感谢父亲多年来教会我最重要的工作态度,也谢谢他一路相挺,即使到此刻依旧受用。

 

我有幸在一个被支持的环境下起步工作,我也努力实践这种「看喜不管忧」的行事作风,缺点人人可挑,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够看到正面的点,才是可以持续走下去的动力。

感谢父亲多年来教会我最重要的工作态度,也谢谢他一路相挺,即使到此刻依旧受用。

 

最近听好多人陆续提起,谁谁谁的第一次演出是在皇冠小剧场发表的,其中有不少节目我仍记忆犹新,但也有不少已经淡忘。当年只要有人想发表,我就提供剧埸、开门迎接观众,这一回想才发现,这种相挺原来是需要十足的「勇气」,而勇气也许就是来自内心的笃定。

处变不惊的笃定来自父亲的支持

我父亲将他的皇冠大楼,因画廊、剧场及舞蹈工作室的进驻,而以艺文中心之名重建。八层楼的空间,我们舞蹈就占了两层楼。位于市区的黄金地段,曾有人想出超高价收购开办私人俱乐部,但父亲只是呵呵一笑地拒绝了,他不仅从未过问我的回收情形,反而常为人来人往的热闹情况而开心。所以我心中「处变不惊」的笃定,应该也就是从这种被信任与欣赏中被培养出来。

父亲一向默默支持我所有的做法,甚至还在一九八五年帮我设计了第一届「皇冠迷你艺术节」的封面及版型,而我也以「坚强而丰富」的阵容回报这些支持。一九九四年在《皇冠》杂志四十周年时,一举将艺术节(注)规模扩大,在一九九八年开启与亚洲主要城市互换节目的「小亚细亚戏剧/舞蹈交流网络」,一步步走向国际。

父亲也经常造访演出现场,欣喜看到演出的多元形式。最记得他和一堆粉丝挤在一起听纽约前卫音乐创作者John Zorn音乐会之后,第二天还忍不住和我联络,说他可没有被高分贝的音量吓到,反而大赞是「开眼界」了。

一路走来,我也总希望一个场馆能提供温暖的支持,毕竟没有好的软体,只有硬体也是枉然。我们剧场的工作人员不多,但个个都是包打听和好好小姐。团队应急「借电脑?」立即起身,「请!」对于有没有笔、订书机、电池、延长线、转接头、要影印、录影等等的要求,都是欣然去准备。如果因为我们的协助而让演出更圆满顺利,不就是双赢?

走过国内各个场馆,有时不免会私下「评比」,有的场馆要资料很急催,今天要,明天就得给;有的则会早早给出时间表,方便让大家照表操课;有的场馆热心安排推广活动,有的只会提醒你票房不好,你们要帮忙动一动噢!

前台的服务志工,也各有冷热不同。有的聚集在一起是为了说话聊天,有的不但完全投入演出,事后还可以分享交流。有的看到观众留下来踊跃填写意见表,会觉得很开心;有的是只想快快打烊熄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