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演艺界教父的疯狂冒险 《人生、妈的太长。》 人要多可怜才有价值? |
《人生、妈的太长。》是一场两人四角的悲喜闹剧。
《人生、妈的太长。》是一场两人四角的悲喜闹剧。(Nobuhiko Hikiji 摄 莎妹工作室 提供)
戏剧

日本演艺界教父的疯狂冒险 《人生、妈的太长。》 人要多可怜才有价值?

日本演艺界教父等级的松尾スズキ首次来台,于新作《人生、妈的太长。》里大秀编导演三位一体的实力,以裹著喜剧外衣的荒谬日常重现悲剧的本质,让人凝视凄惨光景的同时不自觉笑出声来。与影视剧场双栖的安藤玉恵搭档——这两位均是熟悉日剧的观众绝无可能错过的「By Player」,於戏中分别扛起四个角色,一方面喂养你钟爱日本文化的饿,二方面解你对表演的渴。

文字|郝妮尔、Nobuhiko Hikiji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日本演艺界教父等级的松尾スズキ首次来台,于新作《人生、妈的太长。》里大秀编导演三位一体的实力,以裹著喜剧外衣的荒谬日常重现悲剧的本质,让人凝视凄惨光景的同时不自觉笑出声来。与影视剧场双栖的安藤玉恵搭档——这两位均是熟悉日剧的观众绝无可能错过的「By Player」,於戏中分别扛起四个角色,一方面喂养你钟爱日本文化的饿,二方面解你对表演的渴。

东京成人演剧部《人生、妈的太长。》

8/16  20:00   8/17  14:30、18: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东3馆乌梅剧院

INFO  02-33939888

作为一个新创剧团,「东京成人演剧部」的一号作品《人生、妈的太长。》,从东京出发一路巡演至札幌,六个城市的演出票券在演前三个月全数扫光。意外吗?那可不,若知道创团者松尾スズキ(Suzuki)即是「大人计划剧团」的创办者,一切就合理了——剧团里出来的成员如宫藤官九郎、阿部贞夫、星野源、荒川良良等人,全是现今引领日剧潮流的A咖,于此便可知松尾スズキ于日本演艺界的影响力。

演剧部的青春行旅

这位年近花甲、编导演三栖的欧吉桑压不住疯狂,新创团队以「演剧部」为名,本意在与严肃兮兮的「剧团」做出区隔,想做些像大学社团那般青春无惧的冒险之事,例如首次于日本展开巡回演出,再如安排一场前所未有的跨国巡演,第一站就是台湾。

「我一直以来都是很幸运的人啊,」松尾如是说:「在日本影视圈这种充满妖魔鬼怪的地方,竟然可以持续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么久!」如果什么牛鬼蛇神都看过了,那么更大胆的事情也亦无不可吧?才这么想,就拉著同样影视剧场双栖的安藤玉恵,投身一场两人四角的悲喜闹剧。

演出灵感得从一则Youtube影片说起。欲制作出小而精简、亦于巡回的剧本,最开始让松尾伤透脑筋,直到他滑到一则影片:一位茧居族(日本文化中,足不出户者之通称)儿子三天两头拿著摄影机追著母亲拍。整个影片的重点除了儿子百无聊赖的人生几乎全无重点,这件事情反而引起他的兴趣:「像这样的人,如果连他们索然无味的人生都被剥夺了,那还剩下什么呢?」

《人生、妈的太长。》是一场两人四角的悲喜闹剧。(Nobuhiko Hikiji 摄 莎妹工作室 提供)

依赖「可怜」而生的人

角色与大纲于焉形成:茧居族儿子与他失智的母亲相依为命,一位欲拍摄纪录片的女大生偶然造访,替他俩的人生激起涟漪。为了使纪录片拥有被纪录的价值,儿子与母亲的日常必须活得更加刻苦艰辛才行。然而面对这一切,却让女大生感到疑惑:「妳们到底是不是在『演戏』啊?」儿子听了不满地回答:当然不是啊!难道看不出来我们真的这么可怜吗?「我可是连爸爸都死掉了欸。」女大生闻之反驳:「可是——我接下来要去找更悲惨的家庭,他们全都有问题喔。」

需要活得多悲惨才会有价值?剧中的母子俩依赖著他们生存最后的功用,努力在镜头面前展现出凄凄惨惨的生活,毕竟倘若连这一点点价值都失去了,那未免太不幸了吧?在这反反复复关于「可怜」的辩论中,将看见松尾的日式幽默的功力,以及他独树一帜的人道关怀。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