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伴奏人声音乐剧 一探喜鹊们的理想人生 |
《阿飞正转》说的是一群积极进取、奋力不懈地向上再向上的「社会新鲜鸟」的故事。图为该剧主视觉。
《阿飞正转》说的是一群积极进取、奋力不懈地向上再向上的「社会新鲜鸟」的故事。图为该剧主视觉。(人力飞行剧团 提供)
戏剧 人力飞行剧团 x 一舖清唱《阿飞正转》

无伴奏人声音乐剧 一探喜鹊们的理想人生

由香港一舖清唱与台湾人力飞行剧团共同制作的演出《阿飞正转》,名称虽与王家卫经典电影《阿飞正传》雷同,故事说的却不是梳猫王发型、穿飞行夹克的香港阿飞,而是从为牛郎织女搭桥的喜鹊延伸,说的是一群积极进取、奋力不懈地向上再向上的「社会新鲜鸟」的故事。

由香港一舖清唱与台湾人力飞行剧团共同制作的演出《阿飞正转》,名称虽与王家卫经典电影《阿飞正传》雷同,故事说的却不是梳猫王发型、穿飞行夹克的香港阿飞,而是从为牛郎织女搭桥的喜鹊延伸,说的是一群积极进取、奋力不懈地向上再向上的「社会新鲜鸟」的故事。

人力飞行剧团 × 一舖清唱《阿飞正转》

11/24  19:30   11/25  14:30

桃园展演中心展演厅

12/1~2  14:30   12/1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

12/15~6  14:30   12/15  19: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INFO  02-27372717

王家卫于一九九○年执导的经典作品《阿飞正传》修复版,前月重返大萤幕,不管是哪个年代的影迷,对于张国荣所饰演的旭仔,那令人又憎又爱的忧郁与不羁,那段「一分钟朋友」或是「没有脚的鸟」独白,凡看过必难忘怀。旭仔,即是「阿飞」,这个名称来自五、六○年代的香港社会,当时人们称那些顶著「骑楼装」(类似猫王般的发型)、身著「飞机恤」(也就是飞行夹克)与牛仔裤的青年为飞哥、阿飞、飞仔,其实便是指那些游手好闲,甚至好勇斗狠的不良少年(如一九六七年的知名电影《飞哥跌落坑渠》)。于是,阿飞两字,听在香港人耳中,自然多了另一层意义。

献给今日阿飞的一种寓言

此次香港一舖清唱与台湾人力飞行剧团共同制作的演出《阿飞正转》,题名恰似王家卫电影,却在最后「转」了个弯,「我们在寻找大家熟悉的电影和记忆,有一点点呼应或是开个小玩笑的感觉。」人力飞行剧团艺术总监黎焕雄如是说,台湾人对于阿飞「跟香港的认知有点不太一样,但是我们找到这个有趣的谐音和连结之后,关键就在最后这个『转』字———它代表的是世代交替、一种风格的重新转换。」在试图探问阿飞「转」向何方之时,也令人好奇「阿飞」是谁?

「这个故事倒不是讲一群放荡或浪荡的青年的故事,刚好相反。」黎焕雄解释,他在拿到剧本时,发现主角是牛郎织女,然而,「我其实对于被他们踩在脚下的鸟,或是说喜鹊,更有兴趣。」被王母娘娘的头簪所变成的银河相隔的两人,其情感动天地,便责喜鹊「们」担负重任,每年七夕搭起鹊桥、使之相会。至此,故事的本体其实关于「一群想要追寻一个规矩,或是一个位置,或以为需要经过那个位置、进入某个体制,或是怎样的大机构,才能够实现梦想的年轻人的故事。」他们跟过去的阿飞不同,一个个都是积极进取、奋力不懈地向上再向上的「社会新鲜鸟」,为了获得录用、指派,过得门槛,成为那搭盖鹊桥的一分子,「他们代表的是真实社会结构里,在打拼、付出心力的那群人。」

为音乐剧添加抒情的诗意

作为香港第一个专业无伴奏合唱剧团的「一舖清唱」,去年便以《大殉情》获得香港舞台剧奖「年度优秀制作」和「最佳原创曲词」殊荣。担任《阿飞正转》导演的编舞家伍宇烈表示,若说音乐剧,大家既有的期待或许是它丰富的娱乐性,但在一铺清唱的音乐剧中,他企图加入多一点「抒情的诗意」在里面。「虽然它有一个故事,但我把它看成一种舞蹈,」伍宇烈说,「只是这个舞作(所搭配)的音乐,都是由演员、舞者自己来『做』,他们一边唱著听起来有点像演唱会或流行乐的曲风,但我希望画面会比直接讲故事的音乐剧,多一点『抽象』、多一点可能性,让你可以以不同的角度,去理解那些台词。」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