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广港澳 四大乐团不约而同 主打无敌贝多芬 |
香港管弦乐团音乐总监梵志登
香港管弦乐团音乐总监梵志登(香港管弦乐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2019-2020新乐季抢先报/国际篇

中国深广港澳 四大乐团不约而同 主打无敌贝多芬

二○二○年是贝多芬两百五十周年诞辰纪念年,大湾区(编按)四个重要城市的旗舰交响乐团,不约而同地都以贝多芬作为乐季节目的主题,这当然是因为乐圣的管弦乐作品在音乐史上具有难以匹敌的地位,在技巧上和内容精神上都至高无尚,但更重要的是因为贝多芬的音乐,直到今日非仅在大湾区、在世界各地仍拥有庞大的「铁粉」,是票房的保证,这才是各大小乐团都争相演奏贝多芬的真正原因。将贝多芬打造成为「无敌巨匠」的现象,亦可见出乐团要设计叫好叫座的节目的不容易和急切性。在这种情况下,且看看这四个乐团的贝多芬专题的具体设计,亦可见出各个乐团的心思所在。

文字|周凡夫、Ka Lam、Marco Borggreve、Cheung Wai-lok、Gabriel Leung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二○二○年是贝多芬两百五十周年诞辰纪念年,大湾区(编按)四个重要城市的旗舰交响乐团,不约而同地都以贝多芬作为乐季节目的主题,这当然是因为乐圣的管弦乐作品在音乐史上具有难以匹敌的地位,在技巧上和内容精神上都至高无尚,但更重要的是因为贝多芬的音乐,直到今日非仅在大湾区、在世界各地仍拥有庞大的「铁粉」,是票房的保证,这才是各大小乐团都争相演奏贝多芬的真正原因。将贝多芬打造成为「无敌巨匠」的现象,亦可见出乐团要设计叫好叫座的节目的不容易和急切性。在这种情况下,且看看这四个乐团的贝多芬专题的具体设计,亦可见出各个乐团的心思所在。

「港乐」双季突出总监魄力

香港管弦乐团推出「贝多芬250」系列,音乐总监梵志登由新乐季踏入二○二○年开始,横跨两个乐季,带领「港乐」演奏乐圣交响曲和协奏曲全集;二○二○年率先送上五套节目,由郎朗演奏第二钢琴协奏曲拉开序幕,开场曲是《艾格蒙》序曲,压轴是第一交响曲。半个月后则会邀来当年以神童形象登上国际乐坛的钢琴大师布赫宾德(Rudolf Buchbinder,港译毕比达)演奏第一钢琴协奏曲,同场乐团并会演奏第二交响曲和《雅典的废墟》序曲。第三套节目包括《蕾奥诺拉》第二序曲,和最为人喜爱的第五交响曲。同时邀来两位香港音乐家合作,钢琴家张纬晴和乐团演奏回旋曲,女高音邝励龄则在《啊,不忠的人》中担任独唱。

第四套节目以《费黛里奥》序曲开场,再加上第三《英雄》交响曲,和第三钢琴协奏,担任独奏的是冰岛钢琴家奥拉臣(Víkingur Ólafsson)。月前到访香港的日本失明钢琴家辻井伸行(Nobuyuki Tsujii))会在第五套节目登台,和乐团演奏第五《皇帝》钢琴协奏曲,乐团则演奏第四交响曲。如此设计,明显地要突出梵志登的过人魄力,至于下一乐季是否仍会全是他执棒,尚待公布下一乐季时才会知道了。

「澳乐」套票促销「爱贝多芬」

澳门乐团举行以「爱.贝多芬」作为纪念乐圣的系列音乐会,在这个乐季中演奏贝多芬全套交响曲第一至第九号,同样邀来布赫宾德和乐团于两场音乐会中演奏乐圣全套五首钢琴协奏曲,于明年七月廿四及廿五日作为乐团乐季的压轴闭幕盛事。首晚演奏第二至第四号,次晚演奏第一和第五号,布赫宾德并采用当年贝多芬常用的身兼指挥独奏方式演出。乐团特别推出「爱.贝多芬」套票,在今年十二月卅一日前,可用优惠价$880(澳门币)选购五场贝多芬专场音乐会,并可优先登记免费领取额外三场音乐会门票,此一「卖大包」促销设计,显然是面对澳门市场较小的行销手法。

广州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暨香港管弦乐团首席客座指挥余隆(Ka Lam 摄)

「深交」十名曲「致敬贝多芬」

深圳交响乐团的「致敬贝多芬」专题,是新乐季四个系列中的一个(另三个是「一带经典」、「特别制作」,和「节庆祝福」),共有四场全贝多芬曲目的音乐会安排在深圳音乐厅举行,全由音乐总监林大叶执棒,亦有突显掌舵人强势之意。首场以「芳华」为标题,三首乐圣作品为《费黛里奥》序曲、第四交响曲,和第二钢琴协奏曲,担任独奏的是齐伯斯坦(Lilya Zilber-stein);第二场「浪漫情怀」,选奏第七交响曲和第四钢琴协奏曲,担任独奏的是汉弗里格(Andreas Haefliger);第三场「生命的意义」,选奏《蕾奥诺拉》第三序曲,第二交响曲,和小提琴协奏曲,由杨天娲担任独奏;最后一场「欢乐颂」,除了联同台北爱乐合唱团演出第九交响曲,上半场则演出《合唱幻想曲》,亦是乐团的乐季闭幕音乐会。

 「深交」的「致敬贝多芬」专题,共选奏乐圣十首乐曲,当然包括贝多芬主要的乐队作品,但都全属名曲,且每套节目都有重点曲目和足够号召力的独奏家(或独唱家),在市场角度来说,作了周详考虑。

「广交」委创向贝多芬致敬

广州交响乐团和「深交」一样,亦以四场「致敬贝多芬」特辑音乐会来纪念乐圣,不同的是并非全贝多芬作品的音乐会,首场由音乐总监余隆指挥的有第六《田园》交响曲;「广交」老朋友、波兰指挥大师卡斯普契克(Kaspszyk)执棒的第二场有第三《英雄》交响曲;至于爱沙尼亚指挥家耶茨(Mihhail Gerts,台译格列兹)执棒的第四场,则有英国钢琴大师霍夫(Stephen Hough)担任独奏的第五《帝皇》钢琴协奏曲,与「深交」的设计相较,贝多芬的作品比例亦少得多。

但最突出的,和最与别不同的是,在第三场音乐会中安排演出华裔作曲家于京君特别创作的《贝多芬主题变奏与赋格——向贝多芬致敬》。这是于京君今年五月在北京首演、以乐圣作品素材来创作的新作品,是「广交」四场「致敬贝多芬」特辑音乐会的「点题」乐曲,亦将整个贝多芬专题增添另一种意义。

深圳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林大叶(深圳交响乐团 提供)

为作曲家创作点火添油

其实,「广交」新乐季的节目设计较「致敬贝多芬」更重要的是对中国音乐创作传承的强调。推动音乐创作,是音乐承传的重要使命,但新作品往往会被视为是票房「毒药」,要平衡显然不能多做;「广交」一直以来都将打造中国音乐文化作为重中之重的责任。为此,乐团每个乐季都必然会安排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包括委约新的创作,为中国作曲家点火添油。

今年「广交」乐季开幕音乐会便排出一套全中国作曲家作品的节目,包括吕其明(1930-)写于一九六五年已成经典的《红旗颂》,新一代作曲家周天(1981-)在去年面世的大提琴协奏曲《水袖》(王健担任独奏)。这场开幕式音乐会连同其后乐季音乐会中安排有中国作品的演出最少有五场,其余四场包括旅法华裔作曲家陈其钢为小提琴与乐队创作的《悲喜同源》、叶小纲为小提琴、打击乐与交响乐队而作的《峨嵋》、周天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何占豪与陈钢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小提琴协奏曲,和上述于京君的《贝多芬主题变奏与赋格》。这五场音乐会的七首中国作品,既有脍炙人口的经典,更多的是近年的优秀新作,同时还有特别委约的新曲,展示了老、中、青三代作曲家的创作成果。

「深交」亦有「中国作品」的安排,现时已知的有乐季开幕音乐会的《黄河》钢琴协奏曲,请来当年首演的殷承宗担任独奏;列于「特别制作系列」的「国乐韶华」演奏叶小纲的作品,「份量」明显便轻得多。

至于澳门乐团,也有安排中国作品的演出,主要是在今年澳门国际音乐节,音乐总监吕嘉携手北京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和合唱团,演出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纪念该作品首演八十周年,上半场则选唱多首中国经典艺术歌曲,如〈教我如何不想他〉、〈玫瑰三愿〉、〈在太行山上〉,和有「澳门回归之歌」之称的〈七子之歌〉。另一场是明年复活节到来之际,吕嘉将和乐团在玫瑰堂演出意大利作曲家裴高雷西的名作《圣母悼歌》外,同场并将首演乐团二○一六年委约澳门国际著名作曲家林品晶创作的《老澳门的回响》第一乐章,从旋律中追忆其亡母,怀缅老澳门的昔日情怀,亦应是一首动人的哀歌。

「港乐」新乐季则有三首香港作曲家作品世界首演,其中一首更是上一乐季通过「何鸿毅家族基金作曲家计划」选出来的香港作曲家谭乐希的新曲。另外两首「港乐」委约的香港作曲家新作都会在今年十一月面世,包括将在「声动香港」节目中首演一首香港作曲家创作的主题与变奏曲,和由陈启扬创作的新曲。此外,身兼「港乐」首席客座指挥的余隆亦会选奏陈其钢的《悲喜同源》,于「国庆音乐会」中亦会联同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合唱团演出多首中国民歌及香港经典金曲。

编按:指粤港澳大湾区,是由围绕中国珠江三角洲地区伶仃洋组成的城市群,包括广东省九个相邻城市:广州、深圳两个副省级市、珠海、佛山、东莞、中山、江门、惠州和肇庆七个地级市,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参考维基百科)

奥地利钢琴大师布赫宾德(Marco Borggreve 摄)
香港作曲家谭乐希(Ka Lam 摄)
香港作曲家陈启扬(Cheung Wai-lok 摄)
小提琴家杨天娲(深圳交响乐团 提供)
指挥家廖国敏(Gabriel Leung 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趋势观察

四大乐团各有「难念的经」

除了忽视本地作曲家作品的批评,欠缺提拔扶助本地音乐家,过往亦曾一度是「港乐」面对大量批评压力的课题。毕竟名家名曲仍是票房的保证,为此,四个乐团在新乐季中都邀来好些名家演出好些经典名曲。不过,「港乐」仍安排了好些「港产」乐手合作,至于深圳和广州两个乐团,亦邀请了好些中国乐手(但却不一定是深圳、广州培养的人才)合作。以此而观,澳门乐团亦安排了好些中国音乐家,但澳门培养成才的却绝无仅有(只有近年获邀合作的廖国敏、国玮昆仲是来自澳门的人才),这亦不会感到奇怪了。其实,像王羽佳、王健、郎朗等,早已从「中国大陆」舞台走上国际乐坛,成为国际视线中的名家大师了。

话说回来,新乐季面对的主要压力,已非来自推动本土创作和扶助本地音乐家的批评,四大乐团在演艺市场竞争激烈下,争取更多资源已成为主要压力来源。表面看来,「港乐」的资源应较充裕,但「广交」显然更能调动各方面的资源,除了乐季音乐会,还会举办马友友「当家」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乐团论坛、直辖训练培养的广州青年交乐团、少年乐团,还有特别制作、节庆音乐会、周日音乐下午茶、乐聚星期三、草坪音乐会,还有中学教师指挥培训班等。

作为「广交」大掌柜的团长陈挚便坦言,「广交」现时最欠缺的是资源不够。其实,任何乐团都会有这种感觉,但陈擎特别加以强调的原因,作为旁人亦会感觉得到,这是因为这些年来,「广交」的多元发展速度有如高铁,要推动的计划更是一浪接一浪,这种资源不够的感觉便自然强烈了。

对于被戏谑为「穷得只剩下钱」的澳门,直辖于澳门文化局的澳门乐团,或许不会有这种经费上的压力,更多的却会是澳门的市场太小,人口只有那五、六十万人(连同流动人口),在观众有限的情况下,如何留住优秀乐手的压力可能更大。相对地人口较香港还多的深圳,如何提升观众水平外,怎样在官方乐团的框架中争取更多空间,和争取更多资源发展便同样重要。

最后回到作为「龙头」的香港管弦乐团,现时面对的却应是近年来最大的「丑闻」和最困难的时期。乐团五月间在全无任何迹象中逼使艺术策划总监林丰自己辞职不果,宁愿赔上六位数字的补偿金,即时将之解雇,此一「疑案」,至今只有林丰单方面接受媒体访问,透露其遭遇的不公义对待,乐团当局尽管面对强大压力,事发至执笔时已两个多月,仍没有作出任何公开交代;这对刚于四月间才新上任的行政总裁霍品达(Benedikt Fohr)和林丰本人来说都极不公平。现时各方矛头更指向乐团董事会主席刘元生,更有人指「若不全面私有化港乐,便应向纳税人交代」。  

其实林丰事件只是冰冻三尺的结果,事件更清晰地暴露了「港乐」存在多时的董事局管理层问题,在现时的情况下,策略节目的舵手,节目制作组织者突然被炒,新乐季节目的推行会遇上甚么困难,当会是「港乐」最让人悬念和担忧的事(附记:林丰是本人的表外甥)。(周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