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契科夫领军造访 百年名团新任指挥 捷克爱乐亚洲首站献演 |
音乐总监暨首席指挥毕契科夫
音乐总监暨首席指挥毕契科夫(传大艺术 提供)
音乐

毕契科夫领军造访 百年名团新任指挥 捷克爱乐亚洲首站献演

创团至今一百廿三年的捷克爱乐管弦乐团可说是捷克音乐的代言人,曾与德弗札克、马勒、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等音乐大师同台演出,是现今少数能强调音乐的表现力与纯粹性、保有欧洲传统风味的乐团之一。这次访台,由新任音乐总监毕契科夫领军,台湾正是亚洲巡回的第一站,并邀请柏林爱乐现任首席㭴本大进同台演出,加上精选曲目,可说是难得的聆赏机会。

文字|李秋玫、Keita Osada╱Ossa Mondo A & D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创团至今一百廿三年的捷克爱乐管弦乐团可说是捷克音乐的代言人,曾与德弗札克、马勒、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等音乐大师同台演出,是现今少数能强调音乐的表现力与纯粹性、保有欧洲传统风味的乐团之一。这次访台,由新任音乐总监毕契科夫领军,台湾正是亚洲巡回的第一站,并邀请柏林爱乐现任首席㭴本大进同台演出,加上精选曲目,可说是难得的聆赏机会。

捷克爱乐管弦乐团

10/17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7715676

想像有个超过百年历史的名团,创团时是由作曲家德弗札克亲自指挥,演奏他自己的作品,马勒也在廿世纪初亲临指挥并且演奏第七号交响曲。不仅如此,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还有指挥传奇伯恩斯坦、大提琴巨擘卡萨尔斯和钢琴名家鲁宾斯坦都曾与乐团同台演出,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声音?

事先作功课  听懂捷克爱乐的门道

创团至今一百廿三年的捷克爱乐管弦乐团(Czech Philharmonic),俨然是捷克音乐的代言人,在现今的乐团已趋于全球化,声响的独特性已经逐渐减弱之下,他们仍然是少数能够强调音乐的表现力与纯粹性、保有欧洲传统风味的乐团之一。音乐学者刘岠渭说:「听音乐会只要两个动力,一个是硬体、一个是软体,这次捷克爱乐来台可说是两者兼备。」

今年来访演出的曲目十分精采。捷克音乐之父斯梅塔纳所谱写的交响诗《我的祖国》中,最著名的就是《莫尔道河》,这动人的旋律一响,就能感受到纯粹捷克之声。乐曲就像河川串连起一块块的土地,在流动的路途上听见婚礼、森林等等主题,如同一幅幅风景画一般美丽。刘岠渭提醒,听音乐若能够事先准备,那么收获便会出乎意料,例如《莫尔道河》的主题,就是以色列国歌的旋律。当时以色列建国不久,作曲者山姆.柯恩疑似为了凝聚民族意识而采用,有人问他创作时是否真是如此,他也没有否认。

柏林爱乐现任首席㭴本大进(© Keita Osada╱Ossa Mondo A & D 传大艺术 提供)

新任总监领军  造访亚洲第一站

柴科夫斯基第六号交响曲《悲怆》及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都是作曲家的杰作。后者乐曲色彩丰富、旋律优美,但难度技巧的要求却相当高。巡演的随团独奏家,是由指挥亲点的柏林爱乐现任首席㭴本大进(Daishin Kashimoto)。刘岠渭说:「协奏曲最值得关注的是它的装饰奏,这是独奏家要特别著墨的地方,因此欣赏独奏家的表现,就在于这个地方。」

此次是捷克爱乐第四次的来台演出,虽然应邀演出《交响情人梦》指挥大师「维也拉」的首席指挥马卡尔(Zdenek Macal)已卸任,但这回的重要卖点,便是新任音乐总监暨首席指挥毕契科夫(Semyon Bychkov)的亲自率团。去年十月走马上任的他,赴亚洲第一站就到台北。想聆听他跟乐团能有什么样的火花,还有聆听广受好评的《悲怆》交响曲是否真正如专辑中所录制的那样精采,绝对是不容错过的好机会。从乐团、指挥、独奏到曲目都是最佳的选择,还有什么好等待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