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屿上的歌仔戏风景 |
《岛屿歌戏──王金樱世代》
《岛屿歌戏──王金樱世代》(国立台北艺术大学 提供)
艺@书

岛屿上的歌仔戏风景

同在二○一九年七月出版的《岛屿歌戏──王金樱世代》与《人生的身段:坚毅慈心唐美云》,既是人物传记,亦能略窥台湾近半世纪的歌仔戏景况。除不同世代展现的相异歌仔戏表演方法、演出形式与诉求,更浓厚的是王金樱与唐美云两人用保存歌仔戏文化、传承与培育歌仔戏创作者等方式,面对自己毕生志业的真诚与情感。

文字|廖纾均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同在二○一九年七月出版的《岛屿歌戏──王金樱世代》与《人生的身段:坚毅慈心唐美云》,既是人物传记,亦能略窥台湾近半世纪的歌仔戏景况。除不同世代展现的相异歌仔戏表演方法、演出形式与诉求,更浓厚的是王金樱与唐美云两人用保存歌仔戏文化、传承与培育歌仔戏创作者等方式,面对自己毕生志业的真诚与情感。

唐美云歌仔戏团《月夜情愁》

10/24~26  19:30   10/27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11/9  19:30   11/10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12/21~22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2-33939888、07-2626666、04-22511777

如果想了解某种事物的发展,除了阅读专门著述,从该领域的人物传记入手也是不错的选择,同在二○一九年七月出版的《岛屿歌戏──王金樱世代》与《人生的身段:坚毅慈心唐美云》便提供了这样的管道。年龄相距近廿岁的两人,在歌仔戏的世界里走出了承上启下的道路。沿著王金樱与唐美云的人生轨迹,便能略窥台湾近半世纪的歌仔戏景况。

歌仔戏的样貌

歌仔戏的演出,在外台、内台的舞台上,在电视、电影的大小银幕里;有依附于卖药团作为行销手法的一种,有排场歌仔戏此等介于正式与非正式之间的演出形式;甚至借由广播,不露脸,以纯粹的声音演绎一出戏。王金樱的世代,歌仔戏以各种形式渗透生活的每个角落,成为大众的日常风景。

唐美云的这个世代则面临了不同的情境。时至今日,各种娱乐百花齐放,且唐美云身为剧团负责人,有著更现实的考量。在此情况下,如何让歌仔戏更广泛地被接受、被喜爱?唐美云以自己试验出歌仔戏的更多面向,将电视剧、舞台剧、东西方戏剧的演出经验,连结并丰富了歌仔戏的表演方式;乃至在音乐、演员、故事题材上也尝试跨界,寻求歌仔戏更宽广的发展空间。

《人生的身段:坚毅慈心唐美云》(圆神出版 提供)

对歌仔戏的承诺

唐美云创立剧团的初衷,是为了完成父亲推广歌仔戏的心愿,但到剧校教书之后才更坚定了创团的决心。台湾第一个歌仔戏科系,在一九九四年于复兴剧校(今国立台湾戏曲学院)开办,唐美云和王金樱皆为科系初创期的师资,他们寄望学校体制或能弥补歌仔戏的人才断层,但同时也忧虑这些学生毕业后该何去何从。「剧团若真的成立,那么学生毕业后就可以有容身的地方,有一个可以展现演技的舞台。」一九九八年,唐美云歌仔戏团成立。起初,剧团只是学生放学后实习和假日打工的地方,但唐美云仍担心学生的生活,于是进一步让学生到剧团里实习。不知不觉间,剧团成为另一个练功场,不少学生因此在毕业后成为常驻团员,或演出,或走幕后。多年积累之下,二○一六年,唐美云歌仔戏团闪耀青年团正式成军,「闪耀」隐含著唐美云对团员的期许和信心,「青年团」则是剧团从「推广」走向「传承」的号志。

关于歌仔戏的保存和推广,王金樱则是走了另一条不同的路——在二○一五年成立闽南屿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以文本、演出、出版的方式保存歌仔戏文化。首先修编传统文本,使符合现代审美需求;演出方面,则复原了广播歌仔戏、排场歌仔戏、卖药团歌仔戏等早期歌仔戏演出形式;最后透过影音和文字的出版,期许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在演员与教师之外、之后,王金樱面对「歌仔戏艺术保存者」的身分和责任,立基于自己的经验,在力所能及处,「做一些别人不能或不太愿意做的事」,回馈给成就其一生的歌仔戏。

在歌仔戏之外

戏剧是贯串演员传记的重要线索,我们借此观看戏剧和演员的互动关系。但戏剧只是一部分,两本传记里还有许多无关乎歌仔戏,或与歌仔戏不那么直接相关的故事。透过这些故事,我们可以观察歌仔戏如何参与,如何影响他们的人生;或者,我们也能看得更广阔、更细微,恰如王金樱在传记开篇所期许的那样:「或许,读者在这本书里,可以认识一位歌仔戏艺人,一个剧种,一种态度,一个时代,甚至是自己。如果可以的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