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重聚时刻 思索人生选择权 这一顿《年夜饭》 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座标 |
在《年夜饭》的设计里,三个角色就是在「察觉」的不同程度上进行人物塑造与发展。
在《年夜饭》的设计里,三个角色就是在「察觉」的不同程度上进行人物塑造与发展。(台南人剧团 提供)
戏剧

趁著重聚时刻 思索人生选择权 这一顿《年夜饭》 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座标

家人的重聚时刻,往往是重新审视个人与家庭之间的各种爱恨情仇的关键场景,如西方作品中常以圣诞节重聚来铺陈,在东方就是春节的「年夜饭」了。编导蔡志擎将自已获得第十八届台大文学奖佳作的剧本《年夜饭》在过年前搬上舞台,藉著几样固定的年菜,点出个体与群体的关系、描绘传承打造的固定框架,也希望让观众看到,在旧有的价值观下,人还是可以有不一样的选择,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座标。

家人的重聚时刻,往往是重新审视个人与家庭之间的各种爱恨情仇的关键场景,如西方作品中常以圣诞节重聚来铺陈,在东方就是春节的「年夜饭」了。编导蔡志擎将自已获得第十八届台大文学奖佳作的剧本《年夜饭》在过年前搬上舞台,藉著几样固定的年菜,点出个体与群体的关系、描绘传承打造的固定框架,也希望让观众看到,在旧有的价值观下,人还是可以有不一样的选择,在群体中找到自己的座标。

台南人剧团《年夜饭》

2020/1/911 1930 2020/1/12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2-28924861

选在农历年前上演的《年夜饭》,是蔡志擎在第十八届台大文学奖获得佳作的剧本。在决审会议上,评审汪俊彦曾说:「(这个剧本的)每个角色都背负了一些历史包袱和对家庭的情爱,而作者仅透过一餐饭的时间,很精准地用一个场景呈现——一群人和一顿年夜饭。每个角色非得回来,即使他们都带著不满,但他们又同时充满充分的感情,一份爱护与爱惜彼此的情感:有没有可能,年夜饭可以成为救赎,而在这里找到一个行动的机会,重新开始我们的人生,即使心里明知道不可能。」(注)点出这个剧本以「年夜饭」为场景,挖掘我们所无法回避的种种。

同时,这也是他担任台南人剧团驻团导演的第一个作品。年夜饭是华人重要的文化,这一天家庭里的人都得回来,带著对彼此的爱或不满,试图在一顿饭的时间内,找回自己跟家庭的关系。

每道菜 是让个体融合进集体的样貌

谈到「年夜饭」,难道要在剧场里开火/伙吗?

「这些其实都不是太过困难的菜啦,虽然有些隐喻在,但最主要还是因为在剧场里可行性高。」《年夜饭》的编导蔡志擎笑著说,「但是剧场里没有抽油烟机,是不是要跟衣物芳香剂合作一下啊!」听起来是真的会在剧场里煮饭呢!好奇地问了三位演员的厨艺如何,不约而同地都表示自己很会煮饭。「虽然我很会煮、也很爱煮,但在戏里我就是个废物不用动手啊。」饰演儿子的张博翔笑著说。

不管时代怎样变化,年夜饭总有几道固定菜色:一条取谐音期望「年年有余」的鱼,或是一只象征「起家」(台语中,「家」和「鸡」同音)的全鸡。「跟西方的饮食习惯不同,华人吃鸡是连内脏都吃的,整只鸡被消耗殆尽,没有剩下东西可以给自己。」蔡志擎说。鸡是一种象征,代表在华人传统社会中的个体,我们都要被这个群体「拆吃落腹」,一点不剩,才能成为被接纳的人。

又或者,戏里的那道「卤肉」是妈妈要传承给女儿的料理。「这道菜,就像是个人与集体间的互动与融合。」蔡志擎解释。身为嫁进来的外人,妈妈必须去改良自己母亲所传下来的卤肉,只为了让夫家的人都可以接受这个外来的味道,让她成为这个群体的一部分。

传承是种复制 让每个人变成相同的样子

传统社会中,不同的性别有自己固定的样子,例如女性就应该要会烧菜、照顾家人、生小孩成为另一个人的母亲。而这些标准就透过家庭的传承,不断延续下去。在戏里已经经历过一次变形的妈妈,借由煮菜的教学,同时也将这一套标准传承给自己的女儿,希望她也能成为同一个标准的女人。残忍的是,我们都以为自己在传承母亲的样貌,但这也是社会中所期待的女性样板。

可是,当家族里「父亲」的角色消失,儿子又该从哪里学习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戏里的儿子即面临到这样的困境,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傚仿,即使他的母亲告诉他:「男人不会煮菜也没关系,但是男人要负责拜拜。」虽然父亲的角色没有亲口告诉他,但千百年来「父」的形象已经深入每个人的脑袋中,就像是内建的软体一样,即便是女性也会知道男性的样子。

集体社会中 自己到底站在哪里?

「但与其说是在对抗社会的集体样貌,不如说比较像是在寻找『自己是谁』的过程。」同剧演员王世纬这么说。

在《年夜饭》的设计里,三个角色就是在「察觉」的不同程度上进行人物塑造与发展:儿子已经自觉能够变成其他样子;女儿正卡在一半,她想做个自由的人,却还是接受自己就应该要替老公生小孩;母亲则是完全不自觉的人,不断地怀念过去,埋怨著现在的样子,却也没意识到自己有机会能够变成不一样的人。

在现实生活中都已有小孩的王世纬和蔡亘晏,其实和戏里那个不自觉的母亲角色很不一样。「我们不过节日,除了女儿自己的生日以外。这是她要做的事情,选择自己要过的节日跟这个节日的关系。」王世纬说。「我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可以知道自己有不同的选择。」

新观念+旧传统=现代人的生活方式

不过在看似已经非常开放的社会,没有察觉的人还是很多。「尤其像女性,她们可能会希望自己成为新时代的女人,但还是接受旧有的习惯,这样很累。」听起来,蔡志擎好像补了社会上许多职业妇女一枪。「但也不能说选择生小孩的女性就是世俗、就是被框架住,应该是她自己要知道,除了生小孩,她还可以有其他的选项。」他又接著补充。

因此,蔡志擎希望借由《年夜饭》,可以让社会上还没察觉的人看见。「他们不是看不到,而是旧有的价值观已经换了一个新的样貌继续存在于生活当中。」剧场除了同理,也希望可以让观众看到:生活也是一种扮演,进而发现自己也拥有选择权。

出自〈第18届台大文学奖 剧本组决审会议记录〉(literatureawardntu.blogspot.com/2016/03/18.html)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