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剧场搬演寺山修司经典作 《毛皮玛丽》 异色中显现歧视与残酷 |
《毛皮玛丽》排练现场。
《毛皮玛丽》排练现场。(晓剧场 提供)
戏剧

晓剧场搬演寺山修司经典作 《毛皮玛丽》 异色中显现歧视与残酷

一九六七年首演的寺山修司剧作《毛皮玛丽》,以LGBT族群为主角,透过大胆的裸露与魔幻的场面、淫乱又颓靡的剧情,反映日式母子关系的人物,颠覆关于性别的类型化与想像,直指世人对于「LGBT异者」的歧视与残酷。在卅五年后,晓剧场将首次在台湾正式演出中文版本的《毛皮玛丽》,导演钟伯渊表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寺山修司借由本作向世人提出的问题,至今依然是大哉问……

一九六七年首演的寺山修司剧作《毛皮玛丽》,以LGBT族群为主角,透过大胆的裸露与魔幻的场面、淫乱又颓靡的剧情,反映日式母子关系的人物,颠覆关于性别的类型化与想像,直指世人对于「LGBT异者」的歧视与残酷。在卅五年后,晓剧场将首次在台湾正式演出中文版本的《毛皮玛丽》,导演钟伯渊表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寺山修司借由本作向世人提出的问题,至今依然是大哉问……

晓剧场《毛皮玛丽》

11/29~30  19:30   11/30~12/1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INFO  0953-186507

寺山修司于一九六七年成立「天井栈敷」剧团后,不断地以各种形式的作品颠覆世人的认知,譬如美与丑、胖与瘦、正常与怪异的对立与界线,呈现暴力、性、乱伦、反道德、反体制等议题,其中以LGBT族群为主角,号称「全东京同志酒吧的妈妈桑都出动」的惊世名作,便是至今仍上演不辍,有各种演出版本的舞台剧传说——《毛皮玛丽》。

直指世人对LGBT族群的歧视与残酷

男扮女装的男娼玛丽天天寻欢作乐,与男人交欢,过著荒糜的生活,却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关闭在家,深怕他染上一丝不洁,儿子唯一的娱乐就是在客厅捕捉蝴蝶做成标本。某日突然出现的美少女开始诱惑儿子,让他的内心开始动摇。玛丽对一夜情对象水手揭露儿子的身世与自己的过往,真相大白之后,母子关系也面临最终的结局。

《毛皮玛丽》在一九六七年上演后即引起轰动,同年十月加演,累积观众数高达四千六百人,剧中大胆的裸露与魔幻的场面、淫乱又颓靡的剧情,反映日式母子关系的人物,颠覆关于性别的类型化与想像,直指世人对于「LGBT异者」的歧视与残酷,寺山修司犀利的观点与手法深深吸引了观众。引用自《白雪公主》的名台词「魔镜啊,魔镜啊,谁是世界上最最美丽的人?」将观众带入有如成人异色童话般的世界,却在下一秒透过剃除体毛的私密场面打破童话的糖衣,让人思考「何谓美?何谓丑?」,自己是否也带了充满偏见的眼镜?

本剧被称为「传说」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缔造了美轮明宏这位大明星,寺山修司编写《毛皮玛丽》时便是以美轮明宏为本,美轮明宏超越性别的美丽,妖气与艳丽兼具,魅惑了观众的心,被称为「神武天皇以来的美少年」,其中也包括了三岛由纪夫,甚至为他改编小说《黑蜥蜴》由他主演。身为日本早期的LGBT艺人,美轮明宏因其美貌、杰出的戏剧表现力与出众的歌声,受到大众与媒体的欢迎,却也因为出柜、男扮女装而受到谴责与批判,世人对他充满赞叹,却又厌恶地骂他「变态」,八十四岁的美轮明宏用其一生来向世人演示LGBT的处境。

政治影射仍能与当代对话

晓剧场即将首次在台湾正式演出中文版本的《毛皮玛丽》,导演钟伯渊表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寺山修司借由本作向世人提出的问题,至今依然是大哉问,对于性别的看法,对于LGBT族群的歧视,即使在通过同婚法的台湾,许多争议还是悬而未决,剧中对于政治的隐射与当今局势有强烈的关联,寺山修司的作品依然持续地与当代对话,这也许就是《毛皮玛丽》历久不衰的魅力所在。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