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园区沉浸式展演 重历台湾的过往年月 |
《夜长梦多》透过沉浸式剧场形式,让观众重历昔日台湾历史。
《夜长梦多》透过沉浸式剧场形式,让观众重历昔日台湾历史。(黑眼睛跨剧团 提供)
戏剧 《夜长梦多:异境重返之求生计划》

人权园区沉浸式展演 重历台湾的过往年月

黑眼睛跨剧团创团十年推出的年度新作《夜长梦多:异境重返之求生计划》发想自义大利作家巴索里尼的诗剧《夜长梦多》,鸿鸿以沉浸式剧场为主轴,邀请三位新生代导演创作三段横跨日治、白色恐怖及原民题材的异境故事,并邀VR团队参与制作,每场不到廿位观众将被分组体验不同的感官情境。

黑眼睛跨剧团创团十年推出的年度新作《夜长梦多:异境重返之求生计划》发想自义大利作家巴索里尼的诗剧《夜长梦多》,鸿鸿以沉浸式剧场为主轴,邀请三位新生代导演创作三段横跨日治、白色恐怖及原民题材的异境故事,并邀VR团队参与制作,每场不到廿位观众将被分组体验不同的感官情境。

沉浸式剧场 x VR x 装置《夜长梦多:异境重返之求生计划》

11/29~12/2  17:20、19:20、21:20

12/6~9  17:20、19:20、21:20

台北 白色恐怖景美纪念园区仁爱楼

INFO  0916-956-829

面对体制,加害者与被害者之间的斜杠该怎么划分?被害者某天会不会变成加害者,而加害者背后又面对怎样的压迫以至无力还手、甘愿成为任体制捶打的一颗小铁钉?

黑眼睛跨剧团创团十年推出的年度新作《夜长梦多:异境重返之求生计划》发想自剧团总监鸿鸿翻译、唐山出版社出版的义大利作家巴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诗剧《夜长梦多》。原著故事讲述一少女每次醒来都处于不同时空的不同身分,唯一不变是无论梦境如何变迁,她永远是故事的受难者。鸿鸿以沉浸式剧场为主轴,邀请新生代导演周翊诚、谭钰樵、陈彦斌Fangas Nayaw共同创作三段横跨日治、白色恐怖及原民题材的异境故事,并由艺术家杨乃甄率领VR团队制作,企图在解严卅周年后推出面对台湾历史的里程碑作品。

虚实旅程中  回顾时代中的不同族群家庭

此次展演题材与「压迫/被压迫者」相关,场地也相当切题地选在景美人权园区办理。剧团当初拟定数个演出场地作备案,演出时间恰逢景美人权园区每年十二月固定举办的「世界人权日」活动,双方一拍即合,展演内容也因场馆特色有了大幅度调整与修改,每场不到廿位观众将被分组体验不同的感官情境,有全靠听觉呈现的作品,也有表演者/观者身体紧密接触的桥段。

「在台湾谈转型正义当然不能跳过这几个时代——日治时期、戒严时期和政党轮替后的现在。经历了这些,台湾的现况有改善吗?」鸿鸿以策展角度邀约艺术家合作,以日治时期台湾的本省家庭、国民党来后的外省家庭、当代的原民部落为主体,以白色恐怖时期作为参照点,并找来三位各有擅长的年轻剧场导演,以及曾改编《无法送达的遗书:记那些在恐怖时代失落的人》作为毕业制作题目的VR艺术家杨乃甄合作。「创作过程中我比较是担任陪伴者的角色,给建议和想法,也开了田调书单请创作者阅读,一同重返异境。」鸿鸿说。

打造创作平台  让大家众志成城

除本身的创作之外,鸿鸿长期担任各类展演策展人,从《卫生纸诗刊》到黑眼睛出版,他秉持打造创作平台集众人之力的理念,积极尝试各类合作的可能。「跟过往策画的艺术节比如『胖节』相比,这次策展是我涉入最深的一次;原创概念和议题是我设定的,创作人选也是我寻找与安放的。对我来说,策画就是创作,只要议题能被呈现出来,是不是由我排练出来的并不那么重要。」

多年来,鸿鸿与黑眼睛创作范畴广泛,触及议题深且繁杂,无法单凭一个人完成所有想做的创作,「就像编辑《卫生纸诗刊》,我原本也希望刊物里每首诗都是鸿鸿的作品,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希望创造一个平台让大家众志成城合作,这也是我认为剧场真正重要的精神所在——集结众人之力,实现个人无法完成的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