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尔在此》(当代传奇剧场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在此,吴兴国

《李尔在此》有多老?

从戏曲╱剧史探看《李尔在此》的创作意义

当看见吴兴国一人在舞台上须臾间自由进出诸行当与多角色之间时,种种复象重叠似乎浓缩与暗喻了百年来京剧表演的巨变:从众班到独角;自民间盛极一时,到今日几乎由国家全面主导,无论从民初中国或是从日殖台湾的角度来看当代,诉说京剧现代的身世与遭遇,似乎本身就是当代戏曲的母题。

《李尔在此》的李尔不只老,而且还同时揭露了他身上其实肩负了众人与时代的身分与眼光。

当看见吴兴国一人在舞台上须臾间自由进出诸行当与多角色之间时,种种复象重叠似乎浓缩与暗喻了百年来京剧表演的巨变:从众班到独角;自民间盛极一时,到今日几乎由国家全面主导,无论从民初中国或是从日殖台湾的角度来看当代,诉说京剧现代的身世与遭遇,似乎本身就是当代戏曲的母题。

《李尔在此》的李尔不只老,而且还同时揭露了他身上其实肩负了众人与时代的身分与眼光。

问《李尔在此》的李尔有多老?如果我们不仅仅在问剧情中的李尔,而且历史地、理论地、甚至借位或比喻地来想,这个问题多种可能的回答,或许可以帮助我们从不同角度认识吴兴国与当代传奇剧场在二○○○至二○○一年创作此剧的重要性。

一九九八年在团队资源、财务匮乏及经营困难下,吴兴国宣布「当代传奇剧场」暂停营运;随后他受法国阳光剧团艺术总监莫虚金(Ariane Mnouchkine)的邀请,前往法国为阳光剧团开办工作坊。二○○○年,吴兴国在巴黎奥德翁剧院(Théâtre de l'Odéon)呈现了廿五分钟的独角戏,大受好评,也下定决心回台复团,「那年,回台湾后,我决心重建剧团,发誓即使只剩我一人,也要在街头演。」

从一般最容易下手的剧情出发,李尔在莎剧原著中应年事已高,而思考退位将自己的国土分给三个女儿统治;但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却透露出李尔的年纪并非决定其退位的唯一理由,更多的原因来自他的性格、不安的情绪与判断。《李尔王》King Lear的戏剧性与李尔的悲剧性由此而生,而成为莎士比亚自十七世纪初期创作以来,舞台上下不胜唏嘘的核心。在当代传奇剧场的《李尔在此》第一幕〈戏〉中,吴兴国以老生行当诠释了李尔这个角色。老生主要饰演中年以上的男性角色,诠释传统京剧中经历人世是非后的成功失败,唱和念白都用本嗓。在民初京剧由「老生挂头牌」转为「旦行挂头牌」,旦角流派艺术抬头,以梅兰芳为首的「四大名旦」为代表取代了老生之前,老生一直是京剧表演中主要的叙事重心。《李尔在此》选择以老生当行,重新延续当代传奇剧场的生命,无论放在「京剧现代化」、京剧在台或其整体历史,或有其更深远的历史与美学意涵。

但《李尔在此》也不只是一出老生戏。第二幕〈弄〉,吴兴国以丑、武生、闺门旦、青衣、花旦、小生、老生等行当一一搬演。京剧演员,或说演员,本来就被期待具有扮演与诠释各种角色的能力;但当看见吴兴国一人在舞台上须臾间自由进出诸行当与多角色之间时,种种复象重叠似乎浓缩与暗喻了百年来京剧表演的巨变:从众班到独角;自民间盛极一时,到今日几乎由国家全面主导,无论从民初中国或是从日殖台湾的角度来看当代,诉说京剧现代的身世与遭遇,似乎本身就是当代戏曲的母题。

《李尔在此》的李尔不只老,而且还同时揭露了他身上其实肩负了众人与时代的身分与眼光。

剧本书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