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场上的表演,巫庄。(高俊宏 提供)
ARTalks

一场静默且奋力的道别:「中坜地埤聚场」

在面对每一个看起来无法抵挡的开发案时,我们每一次直接的面对,都是让自己成为更具经验,思略更成熟的「行动者」。当代文化行动的问题往往不缺行动者的热情与文化创意,而在于行动者与行动者之间的连结,不管是外围的所谓「专业者」、「关注者」,或者是所谓的在地的人,我们都处在一个自我质变的契机:变成「行动者」。从这里来说,我们是在失败的城市发展经验中,汲取更多的养分,累积下一次面对不当开发案的公民力量,我们必须学会「团结」。

在面对每一个看起来无法抵挡的开发案时,我们每一次直接的面对,都是让自己成为更具经验,思略更成熟的「行动者」。当代文化行动的问题往往不缺行动者的热情与文化创意,而在于行动者与行动者之间的连结,不管是外围的所谓「专业者」、「关注者」,或者是所谓的在地的人,我们都处在一个自我质变的契机:变成「行动者」。从这里来说,我们是在失败的城市发展经验中,汲取更多的养分,累积下一次面对不当开发案的公民力量,我们必须学会「团结」。

中坜地埤聚场 

8/1  桃园中坜区环中东路等区域

这是一趟相当特殊的旅程,一场特别的聚会与告别式,由建筑相关背景的王正祥所发起,由许多景观与建筑学系的年轻成员共同完成。我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样由非当代艺术领域者所发起的文化行动,在这个过程中,目的是清晰却又开放的,手段是感性却又能引起政策辩论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这之间,明确地感受到一股往未来开展的力量。

起因于「中坜运动公园区段征收开发案」,位于中坜市东南方不远的环中东路、中山东路等,所围绕的七十多公顷的区域,预计将兴建一座奥运等级的体育馆,周边辅以住、商、学、公园等设施。开发案历经多年的土地征收后,如今已经围上铁皮围篱,开始动工。官方的说法相当合理,开发案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邻近的中坜车站核心区都市成长的压力、增加捷运延伸的公共空间、完成龙冈国小的迁校,并且部分用来兴建社会住宅,实现居住正义等等(注)。而被征收的地方居民,似乎也未见极大的冲突与反抗,在土地开发、利益分享的红利下,甚至可以猜想地方的同意户不在少数。于是,一切发展的过程就在静默之中进行著。 

带著参加告别式的心情启动的旅程

「没来得及认识,就准备道别」,是正祥筹划这次活动带给我们的主要讯息,我们(一、二十位参与者)以一种准备参加告别式的心情,从铁围篱的缺口来到了后寮的巫家聚落,一位年轻的表演者像幽灵一般,带领我们走进废弃的空房里,地上有经过摆置的废弃衣物、天花板木片以及砖头等,表演者嘴里喃喃说著房子与故人的故事。

然后,在正祥化身为说书人的引领之下,我们搭乘著预先准备好的小巴士,绕著「中坜运动公园区段征收开发案」的几个地点进行最后的巡礼。其中,包含了即将被未来的大马路切割的庄宅,以及一栋看起来颇新的仿巴洛克式赭红色透天别墅,别墅已经废弃了,里面的电梯被不明人士拆除,可能是拿去当废铁卖了,而其中一个楼层,更散布著几件早期商业广告设计的完稿作品,根据正祥的转述,那是曾经居住在这栋别墅的一位已逝年轻女子的作品,被人遗留在轰炸过后一般的现场,好像家人要把伤心的记忆,一起掩埋在此。正祥与团队成员也在这栋弃置房屋里,悄悄地留下了几幅影像输出,进一步勾勒出了房子里的变化。我想,凡是到过这栋留有已逝女子作品的别墅的人,在知道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以后,都会感到相当地震撼。

最后,我们回到了巫庄已经废弃的土地公庙(宏福宫),以及区段征收里少数能够保留下来的巫家家祠:平阳堂,并且在平阳堂的广场进行了一场征收拍卖的行动剧,然后是参与成员的轮流自我介绍与问题的发问,这时候天也黑了,「中坜地埤聚场」的行动就在众人热络的讨论中,慢慢散会。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由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举办的台新艺术奖,邀请九位不同领域的提名观察人,搜集、发掘,深入研究各种面向的当代艺术展演,并于网站发表评论,本刊精选单篇刊登。如欲读更多评论,请至ARTalks专网talks.taishinart.org.tw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