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关记忆,特赦吧! |
滔滔不绝话语的音乐性,仪式动作的舞蹈性,让《成忘老太太》更贴近如美国非裔女作家香革于七○年代开创的「韵舞诗」剧场。
滔滔不绝话语的音乐性,仪式动作的舞蹈性,让《成忘老太太》更贴近如美国非裔女作家香革于七○年代开创的「韵舞诗」剧场。(吴政融 摄 北师美术馆 提供)
ARTalks

非关记忆,特赦吧!

《成忘老太太—汤皇珍2019行动计划》

汤皇珍的行动计划著好多尝试:从去年就开始,从家乡高雄北上到淡水,最近的北市,一路尝试贴近长辈正在历经,却苦无表达的失忆试炼;身为子女的汤皇珍更尝试学习如何接受与成全母亲的失忆与失智。不断地尝试,代表不断地接纳,也就是《成忘》的成全部分。除了成全忘记老太太,「成忘」亦可以是自己也有望成了忘记老太太:生命状态不断更迭的「变成」,成全接纳而今已成的残酷事实,同步学习如何成全未来可能变成的自己。

文字|王宝祥
摄影|吴政融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汤皇珍的行动计划著好多尝试:从去年就开始,从家乡高雄北上到淡水,最近的北市,一路尝试贴近长辈正在历经,却苦无表达的失忆试炼;身为子女的汤皇珍更尝试学习如何接受与成全母亲的失忆与失智。不断地尝试,代表不断地接纳,也就是《成忘》的成全部分。除了成全忘记老太太,「成忘」亦可以是自己也有望成了忘记老太太:生命状态不断更迭的「变成」,成全接纳而今已成的残酷事实,同步学习如何成全未来可能变成的自己。

成忘老太太—汤皇珍2019行动计划

美术6/3~24  台北 北师美术馆

因为要记忆,所以要记录?没有了记录,记忆不算数?数位时代的今日,记忆辅助工具大量制造,垂手可得,从硬碟泛滥到云端,在在显示人们希冀用人工的方式,保存稍纵即逝的记忆,亦突显对于记忆流失的极度焦虑。

焦虑熟悉的互动僵化了,频繁的互动单边了,亲人突然失忆,如彗星撞地球般,猛烈冲击家庭这社会基本单位,扭曲人类社群日复一日,借由重复嘘寒问暖,晨昏定省,来强化与认定彼此在家庭的定位;行礼如仪的日常仪式,被一员的失忆一举撞出个大窟窿。定位陡然错位,老母亲明明在家,却嚷著要回家。

家,自以为最熟悉,却经常最秘密之所;朝夕闭著眼也找得到回家的门,却可能一夕之间不得其门而入:是以佛洛伊德所谓不思议之诡(das Unheimliche),在家又不在家同时并存之吊诡。最熟悉的亲人变成陌生人,很像又不像,存在又不在/再,恐怖焦虑竟成了居家日常。

双重辩证的「影文」

汤皇珍《成忘老太太》(以下简称《成忘》)回应此种自家出发的焦虑,却对这压缩著浓烈戏剧性的妈妈在家喊回家,并未优惠处理,显示戏剧行动(dramatic action)绝非引导《2019行动计划》的行动纲领。母亲在家喊回家,并非由母亲的角色呈现;母亲根本没有特定角色,亦非由女儿汤皇珍也参一咖的本尊所独占,而是经由众声喧哗来发声。其实说「角色」也算误导,虽然十一位表演者有专业与业余,有男(仅一)有女,有老有少,却无传统戏剧的特定角色扮演(role playing)。

刻意抹平失忆可能对于家庭带来各式负面的尖锐言语:愤怒的冲突,怨怼的悲情,屏除通俗肥皂剧(melodrama)中,戏剧(drama)的部分,保留乐音(melos)的片段。比戏剧的再现更贴近此剧的是意识的呈现:或由独白,或由集颂,或聚或散,或分或合;有若史特林堡《梦幻剧》前言所形容,一切皆由艺术家的意识统合。用影像来阅读,用声音来勾勒影像,双重辩证的「影文」(cine-essay),也许更接近汤皇珍的行动艺术表演;而essay之重点不在作文章,而在尝试(法文的essai)。

汤皇珍的行动计划著好多尝试:从去年就开始,从家乡高雄北上到淡水,最近的北市,一路尝试贴近长辈正在历经,却苦无表达的失忆试炼;身为子女的汤皇珍更尝试学习如何接受与成全母亲的失忆与失智。不断地尝试,代表不断地接纳,也就是《成忘》的成全部分。除了成全忘记老太太,「成忘」亦可以是自己也有望成了忘记老太太:生命状态不断更迭的「变成」,成全接纳而今已成的残酷事实,同步学习如何成全未来可能变成的自己。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由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举办的台新艺术奖,邀请九位不同领域的提名观察人,搜集、发掘,深入研究各种面向的当代艺术展演,并于网站发表评论,本刊精选单篇刊登。如欲读更多评论,请至ARTalks专网talks.taishinart.org.tw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