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先驱唐大雾 持续发表行为艺术创作 |
《一个大排练,第几幕》彩排现场。
《一个大排练,第几幕》彩排现场。(Teck Lim 摄 La Tristesse Opera 提供)
新加坡

前卫先驱唐大雾 持续发表行为艺术创作

5月间,唐大雾率领了11位表演者、2位演奏家与1位歌唱家,在即将关闭的艺术空间电力站呈现行为艺术展演《一个大排练,第几幕》。

文字|蔡两俊、Teck Lim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5月间,唐大雾率领了11位表演者、2位演奏家与1位歌唱家,在即将关闭的艺术空间电力站呈现行为艺术展演《一个大排练,第几幕》。

新加坡国宝级当代艺术家唐大雾,处事低调为人谦虚,曾创办新加坡第1个当代艺术团体The Artists Village,创作无数批判性极强的艺术作品,国外获奖无数,但吊诡的是迄今尚未获得在地最高艺术荣誉的「新加坡文化奖」。近年他以毕卡索名画《格尔尼卡》、新加坡园林的林木,及对已故新加坡艺术界同仁庄心珍的怀念为创作元素╱出发点,进行了许多行为艺术演出,可说是本地艺术前辈中最前卫的跨界艺术家。

5月间,唐大雾率领了11位表演者、2位演奏家与1位歌唱家,在即将关闭的艺术空间电力站呈现行为艺术展演《一个大排练,第几幕》。他们将这个团队命名为La Tristesse Opera,源于梵谷死前的一席话:悲伤会永远留存。据演出成员陈茵茵所述,舞台上的方块装置意指创意空间,门隐喻生命闸门,球代表隐月,轮子则象征轮之旅途,演出也运用了苏东坡《水调歌头》及白居易《花非花》。表演者徐徐出场,各自以身体展现空间与意象的结合,勾画了极富意境的演出。观众多是唐大雾的友人,遗憾的是演后未有任何评论,原因在目前新加坡并无可跨域书写行为艺术及表演艺术的艺评人。

在新加坡艺术的语境里,「多元实践创作」(Interdisciplinary,意指艺术形式间交互探寻并创作)仍停留在并置和跨界的行动,并未真正探讨创作如何激荡出新元素,而本地政府对艺术实践的认知也只停留将不同的艺术形式并列(Multidisciplinary)的层面。因此唐大雾的作品缺乏在不同设定背景下,根据不同语境来评论、并与观众对话的机会。

即便难得知音,唐大雾仍持续自己的艺术道路,他为英年早逝的艺术革命伙伴而作的新作,7月将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呈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