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ff-site在场。(欧阳永锋 摄 梳打埠实验工场 提供)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在地策展:关于几个 思想行动与实践场景 场景2:移动缝隙

在中心之外,寻找城市的负像

谈「表演艺术策展」,在澳门有哪么困难吗?可是看看,被视为「三大艺术节庆」的国际音乐节、澳门艺术节、澳门城市艺穗节,均没有(或没公布)「策展人」这个岗位。虽然「策展」一词,在澳门还不算普及,却不代表没有干著类似的事。

谈「表演艺术策展」,在澳门有哪么困难吗?可是看看,被视为「三大艺术节庆」的国际音乐节、澳门艺术节、澳门城市艺穗节,均没有(或没公布)「策展人」这个岗位。虽然「策展」一词,在澳门还不算普及,却不代表没有干著类似的事。

1996年2月底,在名为「青少年活动中心」的文物建筑里,有一个连续举办两天的「横睇掂睇踎低企高展演体」。这个纯粹由几个剧场人士自发筹办的「展演体」,也许是我第一个在澳门参与,有策展意识的跨媒体艺术展。当中一些主要参与者如许国权、李锐俊、崔国颖等,几年后出现在第一届澳门艺穗节(即后来的澳门城市艺穗节)里,许国权和崔国颖成为统筹、节目经理,李锐俊与友人成立石头公社,在艺穗节中发表多部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环境剧场。

「城市艺穗节」是澳门表演艺术策展的重要实验场域,前年开始,增设「穗内有粹」单元,「为本地制作人及策展人提供实践机会」。MW舞蹈剧场连办三年的「在地」On Site Festival备受注目;滚动傀儡另类剧场以离岛路环为座标、偶为媒介的「路环戏偶及物件剧场节」和石头公社以身心障碍人士和长者为对象的《Todos Fest!》也各有特色。「穗内有粹」将城市艺穗原有的策展空间更开宗明义,过去10多年来早就出现了点像艺术协会善于连结跨域艺术家、突显澳门小城悠闲情怀的「流动厨房」、「玩.风景」系列;足迹探讨海洋生态、城市发展和社区文化的「海洋也是社区艺术计划」、「士多里故事市集」、「送海︰海洋文化交流计划」;吴子辉的「福隆计划」有如今天官方的文化深度游;而陆竹╱埋栏文化「做一日村中人」则是第一个直指路环荔枝碗村船厂存留的艺术策展。它们今天或合流于「文旅结合」、「文商联乘」,或在议题在社会中淡化后被淡忘,也有一些在官方以外,自觉地于边缘守候。

梳打埠实验工场的「off-site.在场」计划和零距离合作社的「植言物语:一人一故事剧场社区凝聚计划2021」则在近年官方节庆以外,自启一片天地。这两个计划,虽然形式上基本沿用社区导赏加表演的主流模式,可是前者领著观众行走在观光路线以外,甚至是在城市高速发展下的「失落空间」,演绎方式从舞蹈、行为艺术到纯音乐演奏皆有,不拘一格。后者则结合动保及环保团体,以剧团擅长的「一人一故事剧场」,于今年3月至11月期间分春、夏、秋、冬4场不同路线,在山林、岸边进行互动剧场和自然导览,展开城市中心以外的视野。

回到一开始那个话题︰「谁在策展」?

穿越在被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街道、建筑,即使疫情下旅客入境人数创新低,政府依旧提出很多吸引外地观光客的计划,又开发出给本地人的在地旅游路线,文化局大力配合征集团队在观光景点中进行长演长有的环境表演。2019年政府社会文化司策办「艺文荟澳:澳门国际艺术双年展」,官网前言开首这样写:「艺文荟澳,一座城市的体验。」不管你愿不愿参与,我们本身已活在一场城市的策展中,况且在不得不依靠政府资助的环境下,就算没有艺术节,演出团队与受众,也是这场大型公共策展下的一员,有人安守或大力协助这个大策展人的论述,按下「世界因创造而美好,因创造而进步」的滤镜模式。另一些人行走在主流的城市形象以外,逃离城市中心的策展座标,甚至尝试在人类中心的视角以外,寻找城市的负像。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profile

莫兆忠,澳门剧评人、剧场编导及策展人,《剧场.阅读》、《评地》主编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