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旦行演员的「5点不露」 |
不露手
不露手(饶予安 绘)
剧场ㄟ冷知识

京剧旦行演员的「5点不露」

清代禁止女性登台演戏,无论是「生旦净丑」都由男子串演。到了20世纪初,京剧旦行演员挑班,独领剧坛风骚,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4位男人成了美的化身,被观众票选为「四大名旦」。有趣的是,当时受国外思潮冲击,这些男演女的大师们也备受质疑。1930年,梅兰芳于报上声明最后一次演出,此后将不再「暴露色相」。话虽如此,大师们的舞台地位不曾动摇。

时至现在,旦行几乎改由女性扮演,大师树立的流派风格、规范与技巧,依然保有正统性——今日的京剧传承,是群女人学著男人如何演女人。从突破生理限制到提升表演美感的脉络来看,旦行演员试著遮遮掩掩,在各种「不露」的限制下寻求突破,塑造风格化的女性形象,乍看保守,其实大胆;看似神秘,更觉性感。

文字|饶予安、兆欣
第345期 / 2022年03月号

清代禁止女性登台演戏,无论是「生旦净丑」都由男子串演。到了20世纪初,京剧旦行演员挑班,独领剧坛风骚,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4位男人成了美的化身,被观众票选为「四大名旦」。有趣的是,当时受国外思潮冲击,这些男演女的大师们也备受质疑。1930年,梅兰芳于报上声明最后一次演出,此后将不再「暴露色相」。话虽如此,大师们的舞台地位不曾动摇。

时至现在,旦行几乎改由女性扮演,大师树立的流派风格、规范与技巧,依然保有正统性——今日的京剧传承,是群女人学著男人如何演女人。从突破生理限制到提升表演美感的脉络来看,旦行演员试著遮遮掩掩,在各种「不露」的限制下寻求突破,塑造风格化的女性形象,乍看保守,其实大胆;看似神秘,更觉性感。

不露手

旦行演员务求全身包裹,连手也不能露出来。同治光绪年间,时小福演《汾河湾》、《桑园会》时卷起衣袖做活计,被说是「卷袖青衣」;而后王瑶卿更是将水袖扬起,掸起,被人讽其为「荡瑶卿」。但时代氛围改变后,梅兰芳既露手,更是做出各种手势,赋予美称,有含苞、垂露,指勾掌旋尽是醉人春光;程砚秋早年以露手的裙袄戏卖座;荀慧生新制戏服的袖子总是短一节;尚小云抖袖动作大,双手一扬,水袖滑落,白皙的玉臂成了时尚看点。说到底,旦行演员有双纤纤玉手,成为入门必要。

不露脚

梨园行有句老话:「好角无大脚。」所以旦行装束以裙盖脚,台步要求并腿、勾脚,并腿的目的是避免晃胯及步伐过大,摇起屁股走路给人一种过于放荡的感觉。勾脚则是在迈步时,用鞋尖将裙摆挑开,既不会踩到裙子,侧面裙摆飘动也如花瓣开阖,所谓「步步莲花」正是如此。

此外,男人的一双脚还有其他的掩藏方式,譬如「𫏋」,是由魏长生发明的,将足尖和削得小小一块的鞋跟包在一起,脚掌、足跟都裹成小腿的一部分,只用脚拇趾这一小截儿著地走路,男人缠足亚赛三寸金莲。如此训练还讲求三直:脚直(脚踝要有力撑起,只有足尖趾尖著地)、腿直(不能屈膝)、腰直(北京话说骨立,脊椎不能垮,更不能晃屁股)。绑著𫏋走路,腰上摇曳,顾盼生姿,行家们称之为「风摆柳」。无论是𫏋或是一般的彩鞋亦有别致之处,鞋尖需缝上丝线扎成的小球,称之鞋穗儿。视觉上,能让脚更小,偶尔不经意露出脚来,也成为亮点,颜色搭配和样式都要精心设计,我甚至有在后台看过鞋面缝的是蝴蝶,那真是当日全场第一美。

不露脚(饶予安 绘)

不露脖子

男人脖子粗、有喉结,所以必穿立领的戏服,常见的旦角褶子就是立领的。梅兰芳早期的时装新戏,也都设计了高高的领子;与此同时,梅兰芳编演歌舞古装新戏,借鉴古画中的仙女、仕女的服饰造型所设计的古装,就没有穿立领的衣服,而是内搭护领,为此他设计了特别的项链,有如菩萨宝珠璎珞,于脖子和胸前流露一身仙气。

不露耳朵

也许是因男子没有耳洞,也或许是因梅兰芳有一双大招风耳,京剧旦行包头(勒头、戴假发、头饰,一层层地包了又包)必须遮耳朵。遮住耳朵能让脸型、头型看起来比较玲珑,不会胖头大耳。因此,在包头的过程中,以水纱将耳朵包起来,附带功能是耳环可以直接勾在水纱上,解决没有耳洞的问题。贴片子的时候,鬓边除了贴上大绺挡腮,还得再贴水折子(大绺往上反折盖住耳朵)。头饰中的耳挖子也有挡腮遮耳朵的效果,而那两排流苏串珠,配合著旦角身段,更加闪闪动人!

不露脖子(饶予安 绘)

不露肩膀

「溜肩膀」、「宝瓶身」是对旦行演员体型的基本要求,若是旦行演员生得粗壮的大平肩,或总是端肩膀演戏就会被笑话。程砚秋有云:「头顶虚空,两肩轻松」,在老剧照中尤其明显,肩、臂都仿佛在打太极拳一样松沉。

至于如何把肩膀往下压?据说歌舞伎女形训练有一派,会穿一种特制的架子去压演员的肩膀。身体内在的劲头练好了,还得有外在修饰才行:旦行自后脑勺至小腿,以粗丝线为假发,称之为「线尾(念ㄧˇ不念ㄨㄟˇ)子」或线帘子。线尾子又长又宽,正好挡住男人雄壮的后背,胸前另分两股,黑线将身体纵向划分,产生变瘦的错觉,也就更柔美婀娜了。还可用来表演,比如梅兰芳演《凤还巢》偷觑心上人时,以指尖勾动线尾子,含蓄中寄寓无限情思。

另还有「后浏海」,一排短短的假发整个盖住后颈,垂至肩膀,如此也能制造视觉上的「美肩」。此外,大师的戏服,中年后肩膀上都有绣花,也是修饰的效果,王瑶卿便曾在徒弟程玉菁临出台前,要他赶紧换上双肩有绣饰的戏服,由此可见旦行演员对身体要求有多么严格,里里外外都是美的学问。

不露耳朵(饶予安 绘)
不露肩膀(饶予安 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解说人

兆欣,京剧旦行演员、戏曲导演,数度赴北京求艺,溯源旦行传承。国立中央大学中国文学博士,著有《京剧旦行表演传承与对话——以陈德霖、王瑶卿与梅兰芳、程砚秋为例》。近年创作有《形色抄》(2022)、《香缠》(2021)、《地狱变》(2019)等,并赴义大利参演艾未未执导罗马歌剧院《图兰朵》(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