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卓燕编舞的《最后一夜》也宣布取消。(截自香港舞蹈团脸书专页)
香港

第5波疫情杀得表演艺术团队措手不及

香港表演艺术工作者在2020年经历了超过200天剧场关闭的日子,也尝试在不同空间发挥剧场的可能性,利用线上资源和平台创造永续空间,亦让海外交流在段时间维持著一定的发展。2021年香港的疫情受控,团队和观众从演出取消和退票的阴霾下逐步走出,剧场又开始热闹起来,即使海外演出因为艺术家必须隔离而大量减少,但本地作品继续上演,包括因疫情而延期的制作。

香港表演艺术工作者在2020年经历了超过200天剧场关闭的日子,也尝试在不同空间发挥剧场的可能性,利用线上资源和平台创造永续空间,亦让海外交流在段时间维持著一定的发展。2021年香港的疫情受控,团队和观众从演出取消和退票的阴霾下逐步走出,剧场又开始热闹起来,即使海外演出因为艺术家必须隔离而大量减少,但本地作品继续上演,包括因疫情而延期的制作。

但年初第5波疫情在新年后来袭,政府在1月5日起宣布关闭表演场地,由于宣布至执行的日子接得很紧,表演艺术界被杀得措手不及。其实在2020年末,部分香港的儿童剧团负责人聚集举行了一次讨论,主要是探讨当时政府希望推动疫苗泡泡,进剧院的观众都要先接种疫苗,由于不少家长对儿童接种疫苗持保留态度,儿童剧团的观众量自然受影响,而接种率不高的长者观众也同受牵连。岂料讨论过后才几天,就连剧场也关闭了。

这次闭馆让多个大型团队的作品即时停演,包括香港话剧团和中英剧团各自的大型音乐剧《锦绣良缘》和《唐吉诃德》;而观众很早就开始抢票的庄梅岩新作《最后礼物》,由黄子华与潘灿良大斗演技,40场在演艺学院歌剧院的场次最后全数取消。桃花园粤剧工作舍的《帝女花》及《拜将台》在戏曲中心的演出,只完成了《帝女花》的首演便停演,至于已经两度延期的香港舞蹈团演出白先勇原著、梅卓燕编舞的《最后一夜》(改编《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仍然无法上演。疫情持续延烧,香港艺术节开节在即,也难逃现场演出取消的危机。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