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轩 放飞自我后的独立飞行 |
(林韶安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剧

周玉轩 放飞自我后的独立飞行

10年左右完成18个剧本,并且陆续获奖、或展演,一部分可能来自对书写剧本的热爱,一部分更必须是天赋;但编剧周玉轩除在镜头前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多带几套衣服做替换,用充足准备来掩饰著无法掩饰的不自信,更有那些曾经对写作的尚未确定。如她说起去年(2021)入围传艺金曲奖最佳编剧奖,坐在颁奖典礼的座位上,「入围的人都很可怕,在那个当下是健星得奖,比我自己得奖还开心很多倍。如果狗屎运让我获奖,我想我会再也写不出任何东西。」不过,周玉轩的写作或许来自某个偶然,未有太多纯粹的幸运,更寄托著她不得不的成长。

10年左右完成18个剧本,并且陆续获奖、或展演,一部分可能来自对书写剧本的热爱,一部分更必须是天赋;但编剧周玉轩除在镜头前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多带几套衣服做替换,用充足准备来掩饰著无法掩饰的不自信,更有那些曾经对写作的尚未确定。如她说起去年(2021)入围传艺金曲奖最佳编剧奖,坐在颁奖典礼的座位上,「入围的人都很可怕,在那个当下是健星得奖,比我自己得奖还开心很多倍。如果狗屎运让我获奖,我想我会再也写不出任何东西。」不过,周玉轩的写作或许来自某个偶然,未有太多纯粹的幸运,更寄托著她不得不的成长。

大稻埕戏苑第九届青年戏曲艺术节

【实验京剧】国立台湾戏曲学院京剧团《形色抄》

2022/4/9~10  14:30

台北 大稻埕戏苑

 

2022台湾戏曲艺术节:台北木偶剧团《水鬼请戏》

2022/4/29  19:30

2022/4/30~5/1  14:30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那滴眼泪的治愈与回馈

周玉轩开始写剧本,其实是觉察「好像有点失去对文字的掌控力」的2011年,而那时的她正卡关于硕士论文。她说:「自己开始有阅读障碍,比如说『我要喝一杯啤酒』,会变成『我要/喝一/杯啤酒』,我就会去思考什么是『杯啤酒』。对于一个从小到大都是在写文字、看书的人,是很可怕的。」于是,周玉轩想测试自己到底是真的身体出问题,还是论文压力导致「暂时性」、「心因性」的阅读障碍。所以,她打开一个全新的文件档开始写。

当时的她未有任何编剧的学习经验,之所以写剧本,笑说是为了「钱」,因为剧本在文学奖投稿里有相对高的奖金;又为什么是戏曲剧本,只是她对戏曲相对熟悉与热爱,曾在大学参加过昆曲社。于是,就在中央大学的戏曲研究室里写下了人生第一个剧本《顾曲郎》——原型是昆剧传字辈弃伶从商的小生顾传玠,与闺秀张元和的故事。

还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写剧本的她,战战兢兢地将《顾曲郎》递给学妹洪逸柔阅读。周玉轩说:「她看完之后就哭了。原来有人会因为自己写的故事而感动,这件事情在当时有很强大的回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滴眼泪,是治愈也是启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周玉轩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毕业,国立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硕士,现为编剧,与国立台湾戏曲学院国文科教师。

曾用剧本创作多次获得教育部文艺创作奖,并以《忘川引》取得第一届觔斗云两岸剧本创投平台征件奖项。2021年以《杜子春》入围传艺金曲奖最佳编剧奖,同年首演的《香缠》则获台新艺术奖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