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筵 让梦想傍著现实而走 |
胡锦筵
胡锦筵(林韶安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剧

胡锦筵 让梦想傍著现实而走

很早就意识到自己「会」编剧的胡锦筵,不只是把编剧作为人生梦想,而是以务实步骤让编剧成为自己的全职工作。从剧场到影视,他磨砺著自己的编创功夫,在日常对话中编织出戏剧性,如看似平静的水流不时激起涟漪、或涌动,他所追求的是,「剧本无论在哪发生,都想找到情感上的共鸣,以及那个普世价值。」

很早就意识到自己「会」编剧的胡锦筵,不只是把编剧作为人生梦想,而是以务实步骤让编剧成为自己的全职工作。从剧场到影视,他磨砺著自己的编创功夫,在日常对话中编织出戏剧性,如看似平静的水流不时激起涟漪、或涌动,他所追求的是,「剧本无论在哪发生,都想找到情感上的共鸣,以及那个普世价值。」

北车写作计划

即日起~12/22

LINE TV

 

三缺一剧团 土地计划贰部曲《国姓爷之梦》

2021/12/34  1930   12/45  1430

2021/12/1011  1930   12/1112  1430

台北 牯岭街小剧场

如果说,有人在30岁左右决定辞掉教职,成为全职编剧;正面地想,会认为他为了实践编剧梦想,而放弃相对稳定的工作;也可以负面批评他不切实际,编剧工作真的能养活自己吗?

他,是胡锦筵。

30岁出头的他,是剧场与影视编剧。从大学毕业前夕开始书写剧本,在超过8年的时间里有稳定的剧本产出。27岁那年从研究所休学,至高职任教,3年后离职,然后完成研究所学业,开始担任全职编剧,并于2018年跨足影视产业。但,胡锦筵其实很实际。拨了一下额上长发,他开怀笑说,知道自己想做编剧这件事情,所以必须获得足够资本。而那3年的教学生涯,正让胡锦筵存到一笔钱,现在才能更专心踏向从事编剧。

我是「会」编剧的

胡锦筵书写剧本的起点,是于中国文化大学就读时的毕业公演,改写莎剧《仲夏夜之梦》为《Libidomin》,将欲望与生命的本能置入现代生活与语言之中。当时的他,很单纯地感受到「写剧本是有趣的」,并且也开心地获得指导老师王友辉的称赞——王友辉说:「你一定要去北艺大继续念剧本创作。」这一刻,才开启胡锦筵的编剧生命。

他说:「(那时的他)好像就知道自己『会』编剧。」听著胡锦筵说出这句话,带点自信与执著,却没有半点傲气;我想,这个「会」应该有两层含义,一是他有这个能力可以写剧本,另一则是,他想让「编剧」这件事情成为自己要做的事情——梦想也好,工作也好。

不过,胡锦筵也苦笑说,自己与文学奖并无太大缘分(虽然还是得过几座)。由于无法像其他编剧能够成为「奖金猎人」,他似乎将自称的「失败」转了个念,而「为了演出而写」。因此胡锦筵近乎所有剧本都有演出纪录,如《台风走在预报前》(2016)、《还阳记》(2017)、《奠》(2018)、《大亨小赚》(2018)等,反而成为台湾剧场圈独树一帜的存在。

他更认为:「剧本要在演出后才完成。」既强调了「为演出而书写剧本」的目标,也是他通过每次演出重新调整、修改剧本的某种固执。以2018年就已首演的《奠》来说,这个剧本直至演出前,经历8、9个大幅度调动的版本。这段时期,是胡锦筵对于剧本语言书写的瓶颈期,终于在参与日本编导平田织佐的工作坊后,开始找寻「日常语言」的写作,借由随时录音,搜集与拿捏台湾人的说话习惯。首演后,他仍不放弃修改,直至2020年再发表读剧版本后,说出:「这个作品经历过数次的修改,对我来说,它现在已经是个完整的作品,不会再更动。」(注)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Profile

胡锦筵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剧本创作研究所毕业,并以剧作家身分与阮剧团、莎妹剧团、盗火剧团及进港浪制作等合作。

2018年开始,与朴实映画有限公司签约,投身影视编剧⼯作。影视编剧合作对象包含李芸婵、施立与林亚佑。

近年剧场编剧作品有《消失台北》、《新!王冠度假村》、《夏天好美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