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当代舞蹈团推出线上节目「隔篱影院」让观众可以上线回顾过去多个委约作品。(截自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隔篱影院」专页)
香港

线上制作阻碍多使得产量大减

经历了数月第5波疫情的影响,香港的表演艺术界从业人员即便有防疫基金的补助,但演出和活动停摆,加上学校暂停实体授课,后来疫情更加剧、感染人数每日达数万人,让众人都面对比两年前更复杂的处境。

经历了数月第5波疫情的影响,香港的表演艺术界从业人员即便有防疫基金的补助,但演出和活动停摆,加上学校暂停实体授课,后来疫情更加剧、感染人数每日达数万人,让众人都面对比两年前更复杂的处境。

线上演出在2020年时曾让创作人和观众好奇,演出形式的多元可能与观赏的自由灵活令人雀跃,艺术发展局等也推出相应资源以推动发展。然而,今年即使有了前两年的创作经验,但表演艺术制作的高成本和实际收入不成比例,当能免费观赏许多娱乐节目时,线上演出必须要有更强大的诱因才能让观众付费上线。此外,这一波疫情甚至不容许场地开放进行拍摄,更让线上制作量大减。

香港小交响乐团无疑相当努力,持续在网上推出音乐节目,如「Tiny Galaxy Concerts @ Wontonmeen」系列。至于香港艺术节迎来疫情下的50周年,不少大型海外节目已经移师线上,如闭幕演出上海歌剧院《乡村骑士》与《丑角》音乐会版歌剧;至于具活动性质的作品如《TM》和《机械超人》则非本地制作,对参与线上互动演出经验已不少的观众来说,这两个作品也未能以突破的形式满足他们。

随著疫情放缓,政府4月下旬陆续重启场地,团队一边预备,但一边仍有很多变数。城市当代舞蹈团策划「跳格:香港国际舞蹈影像节」近20年,线上节目「隔篱影院」让观众在等剧场重开时,可以上线回顾过去多个委约作品。4月本应是香港大型艺术团体宣传每年节目的时期,然而种种不确定也团队只能按兵不动。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