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悦甄:让剧本、词与曲一起在音乐里长大 |
(王悦甄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台式音乐剧再开场!(三) 编剧、词曲

王悦甄:让剧本、词与曲一起在音乐里长大

认识王悦甄的角度,或许有音乐剧演员,也或许有音乐剧编剧、词曲创作,她说:「我其实就是个剧场工作者。」也有演舞台剧的她不过是特别喜欢音乐剧这种形式,「演出跟创作,我其实没有特别一定要做什么,只要跟音乐剧相关。」特别的是,王悦甄是在台湾少数能够同时掌握剧本与词曲的创作者。

认识王悦甄的角度,或许有音乐剧演员,也或许有音乐剧编剧、词曲创作,她说:「我其实就是个剧场工作者。」也有演舞台剧的她不过是特别喜欢音乐剧这种形式,「演出跟创作,我其实没有特别一定要做什么,只要跟音乐剧相关。」特别的是,王悦甄是在台湾少数能够同时掌握剧本与词曲的创作者。

对于音乐剧的爱好,是王悦甄于研究所时碰触到大众传媒里许多艰深议题后,希望能用比较「软」的方式去诉说、去分享,「音乐剧」成为她实践初衷的方法。她说:「音乐剧的娱乐性是一种手段,而优点是可以用软性的方式去表现其中想要传达的想法。」

并非戏剧或音乐科班出身的她,有个音乐老师的母亲,后来也在大学辅修音乐系,「音乐」更像是从小养在她身体里的,如她所说:「音乐对我而言,是我的某种语言,而不是技能。」在开始创作音乐剧的过程里,王悦甄尝试很多方式,主要思考的是:西方音乐里如何放入可被聆听的中文语言。她慢慢地体悟到,音乐剧里的歌词能不能被当作台词聆听,是在编剧时就必须被考量的,因此「编剧是否有音乐的知识背景」成为很重要的事情。

对于音乐剧的创作,她认为一开始跟其他编剧是差不多的,会先写一个架构与大纲;不同的是,必须考量放歌的位置与方式。举例来说,音乐剧在开场时会运用歌曲表现每个人物的个性,而这些序曲将贯穿到这些人物发生不同事件时,作为主体的再现,并赋予新意义,而不是一直在写新的乐曲。

于是,王悦甄的创作多半会由自己担纲编剧与词曲,去掌握其中的音乐性。但她也是会尝试不同的组合方式,如其他创作者编剧,再由自己写词曲,于是需要在内容上进行更多沟通,因为台词的表达方式会相对琐碎,所以她必须去理解编剧需要累积的氛围与情节,转用音乐╱词曲表现。她也说:「有新的编剧进来会给出新的语汇。」王悦甄特别提到,曾与作曲康和祥合作,或许是因为两人在音乐的想法相近,也或许是自己在写词时思考过音乐,所以最后的词曲呈现离她所想的状态并不远。

王悦甄说:「词曲跟编剧比较像是把一个人(音乐剧)的基本样貌长好,而编曲则是化妆、换衣服,让个性更明显、样貌更精致。」对她而言,「音乐剧的创作,就是要让整个戏,以及词、曲都在一起,才会长得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王悦甄

淡江大众传播研究所毕,目前为剧场工作者、四喜坊剧集负责人。曾参与多出音乐剧演出与创作,近年作品有四喜坊剧集《没有脸的娃娃》、《安全降落》编剧与词曲、唱歌集音乐剧场《我家大姐0空窗》编剧与词曲、耀演《钏儿》演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