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玫:将音乐语言转换为立体的戏剧语言 |
(赵维嘉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台式音乐剧再开场!(三) 音乐执导

张玉玫:将音乐语言转换为立体的戏剧语言

聊到「音乐执导」,曾在科普舞台实境秀《给我一个音乐执导》(注1) 以主角「音乐执导」身分出演的张玉玫,或许能讲三天三夜。

聊到「音乐执导」,曾在科普舞台实境秀《给我一个音乐执导》(注1) 以主角「音乐执导」身分出演的张玉玫,或许能讲三天三夜。

她进入剧场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岚创作体」音乐剧演唱会的驻团钢琴,北艺大音乐系毕业后,陆续加入逗点剧团、《木兰少女》剧组,一直到上海的《妈妈咪呀》,再到韩国授权上海制作的《危险游戏》、《变身怪医》等制作。「这样兜了7、8年过去,现在回想起来很疯狂,但也学到非常多东西。」

要和主创团队针对文本沟通,确认对各层面的设计共识与执行可能性,张玉玫有许多从各种制作中累积的经验。有时,过于理想的设计到了舞台上,有执行难度,她得确认每个音符和文字,并与创意端、执行端来回讨论是家常便饭。

张玉玫有条不紊地列出几个工作重点:「进排练场,我会先让演员从头到尾唱一次,同时开始分声部、给笔记,譬如确认每个进歌点的长度或间奏的反复次数,然后才会开始搭配导演往下排练。乐团进排练场当天,要进行Sitzprobe(注2),让每个演员熟悉编曲与配器的感觉,有了乐团就像是加入一个新角色一起对话一样。最后就是持续与乐团排练到上场。」

同样遵循国外的体系,张玉玫很多时候同时担任乐团主键盘乐手兼指挥,将排练场工作出的各个细节、演员与剧情的各种呼吸转换,直接带入演出现场,引领整个音乐的呈现。

不论首尔、东京、上海,音乐剧产业都因为授权作品的引进,连带影响了他们的分工系统,而国内团队多靠自己摸索打拼,也因此分工方法或职位称呼都会有些许不同,但基本核心概念和目标则一致:希望协助创作者与演员找到呈现的方式,把作品从纸上建构出立体成品。因此也需要共同吸收各式各样的音乐作品与表演形式,找到最贴合的风格与呈现手法。更精准地说,音乐执导的工作是与导演合作协力将音乐语言转换成为戏剧语言。

近年来在台湾开设歌队工作坊的张玉玫聊到音乐剧演员,也充满期待。对她来说,台湾合唱文化实力坚强,歌手的耳朵打得很开,有时候却也相对比较「乖」。「我同时想试著带动专业歌队的训练,让年轻演员知道,很多时候歌队的重要性和细节不输给主角。」

在国外看过很多友善、健康的讨论环境,张玉玫知道敢于发表想法在排练场十分重要,也是台湾可以学习的优点。开放性地鼓励不同的艺术选择,胜过坚持标准答案只有一个,也让更多创意火花得以迸发。「毕竟音乐剧是需要非常多不同才华汇聚,才能实现的剧种。我也期许自己能学到更多不同的知识,成为一个更有弹性空间的音乐执导。」

注:

  1. 2019年由疯戏乐工作室与天作之合剧场联合制作,于城市舞台演出。
  2. 台湾惯称「合乐」。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张玉玫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音乐系毕,主修钢琴。音乐执导作品包括疯戏乐工作室《台湾有个好莱坞》(复排版联合音乐执导)、上海聚橙《长腿叔叔》、上海兰境《变身怪医》中文版、北京龙马社《洗衣》中文版等作品。曾担任台北表演艺术中心音乐剧人才培训导师。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