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资:讲故事让更多人听到 |
(大资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台式音乐剧再开场!(三) 编剧

大资:讲故事让更多人听到

近期刚以自己担任剧本统筹、与YouTuber合作的《SC惊酿小酒馆》创下秒杀售票纪录的大资说:「音乐剧是很好的媒介。音乐本身就是个艺术性很高的娱乐形式,就算是听不懂音乐好坏,也不懂门道,还是可以在歌声里获得愉快的感受。」他希望能在顾好品质与艺术水准的同时,去扩展剧场观众的基数,找到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平衡。

近期刚以自己担任剧本统筹、与YouTuber合作的《SC惊酿小酒馆》创下秒杀售票纪录的大资说:「音乐剧是很好的媒介。音乐本身就是个艺术性很高的娱乐形式,就算是听不懂音乐好坏,也不懂门道,还是可以在歌声里获得愉快的感受。」他希望能在顾好品质与艺术水准的同时,去扩展剧场观众的基数,找到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平衡。

「音乐剧就是另一种说故事的方式。」大资认为,若把音乐剧、舞台剧、影视等剧本当成不同文类,每种文类都有属于它的文法,就像绘画可以用不同媒材来作画,但每种媒材都有它的特性,要掌握特性才能展现独特的美感——音乐剧的特性是「音乐」。

「音乐剧是音乐要走在最前面,音乐是它极为重要的说故事媒介,也因为这个独特媒介,就必须对音乐有一定的喜好跟掌握。」大资提到,撰写不同类型剧本,牵涉其情感传递方式,脑袋会建构不同画面,写音乐剧时的脑中会有歌在哼,他笑说:「虽然最后曲子做出来是不大一样的,但我脑子里会知道哪里该进入旋律与歌词。」

与大资合作《热带天使》的作曲家雷升说明,作曲是从编剧书写大纲开始,一同讨论人物的想像。音乐剧的音乐,像是在创造一个世界。大资认为:「音乐剧的编剧理想上必须是跟作曲一起完成的。」但这是比较理想的创作方式,多数台湾的音乐剧创作往往是在短时间内挤压,而不一定能追求戏剧与音乐的契合度。

不过,音乐剧创作并没有最标准的流程。以雷升来说,到美国学音乐剧创作,是源于自己想在音乐里找到说故事的方式,「就我所知,音乐剧没有学院派的方式,主因可能是被归类于大众文化,比较不好被学院定义,甚至出现一个定义就会很快被新的作品推翻。」而音乐剧本身与大众贴近的商业性格,也是大资选择音乐剧创作的原因。

「想投入这个领域的创作者,某种程度上还是有很高的理想性。做商业剧场,成功的话会有很多观众,但要获得艺术上的认可是辛苦的。」大资的创作转向,来自于与阮剧团合作的《嫁妆一牛车》(2018),过去不一定看得懂剧场的亲人跟他分享心得,让他感受到「如果自己是对于『剧场能够影响众人』是有憧憬的,就应该做更大众。」

成立「宅故事创作有限公司」或许也在这脉络下,除了想让创作本身不再只关注自身,而与产业连结,同时也让创作者尝试团体作战,大资认为:「剧场编剧没有产业化,就会太依靠个人才华在支撑,不一定能长久。再加上愈来愈多的作品是需要横跨不同项目的能力,我就是把那些人组合在一起的人。」从影视产业习来的经验,转化到舞台剧、音乐剧创作,既符合客户的需求,更强调编剧的专业性,著重于内容的开发与维持品质。他也笑说:「这是个实验,哪天也可能失败。」初衷不过是想讲故事让更多人听到,更希望能够成为这个世代、或下个世代想像编剧的模样。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大资(林孟寰)

国立台湾大学戏剧学系硕士。2019-2020台中国家歌剧院驻馆艺术家。现为「宅故事创作Story Nerd Works」故事总监。剧本创作曾获台北文学奖剧本首奖、台北儿艺节剧本首奖等。代表作有《野良犬之家》、《嫁妆一牛车》。影视编剧作品《通灵少女》曾入围电视金钟奖迷你剧集最佳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