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艺术寻找一条不用再苦撑的道路 |
思想不短路

如何为艺术寻找一条不用再苦撑的道路

无论是古典音乐演出或当代画廊市场,在产品都有高度专业水准的前提下,有的活动再怎样宣传,票房或买气仍难有起色;有的却只要将招牌亮出,就有一定的票房或行情保证。所以「轻行销」其实只是个假象,并且绝非百业皆然的准绳。

无论是古典音乐演出或当代画廊市场,在产品都有高度专业水准的前提下,有的活动再怎样宣传,票房或买气仍难有起色;有的却只要将招牌亮出,就有一定的票房或行情保证。所以「轻行销」其实只是个假象,并且绝非百业皆然的准绳。

「你必须懂得去欣赏问题(的本身),而非专注在答案上。」当代知名天文学家Neil deGrasse Tyson近日推出一本儿童科普新书《3D宇宙虚拟之旅》,在上美国脱口秀主持人Stephen Colbert的Late Show节目打书时说:「我们有无足够的智慧知道接下来该提出什么问题?」不禁让我想起马斯克也曾表示「能够问对的问题并从中得到启发,乃是进步的不二法门。」而这也是我教书多年来的感慨:我们的教育是否太注重灌输学生标准答案,而非如何提问或发掘问题之所在?但想找出问题,往往需要跳出既有框架,或懂得横向思考,从一个全新角度去审视。这也是为何笔者虽从事音乐专业,却在这个专栏里东拉西扯,讲些和表演艺术仿佛完全不相干的事物。其实我就是不断在敲自己的脑袋。

品质挂帅之下,化行销于无形

影响力涵盖尖端与民生科技业的风云人物马斯克,在人类发展史上到底将扮演天使或魔鬼的角色?仍有待检验,笔者即常爱观察他看来憨厚的率直言谈。关于企业经营,马斯克曾直言不少公司就是毁于一群MBA,因为业绩并非靠会议室里用炫目的PPT讲得天花乱坠的简报促成;而公司不过就是要有效掌握资源,积极投入研发及服务,做出让人拍案叫绝的产品,一旦产出大于成本就能获利。以实例对照,相较于竞争对手通用汽车公司每年花20亿美元做行销,特斯拉汽车却不砸钱打广告,而将大量资本投入尖端概念的研发制造。问题是特斯拉凭什么不用做广告?因为个人推特帐号拥有8千多万粉丝的马斯克,本身就是一个巨砲级的网红,每天发几则免费推文就能让特斯拉深植到消费者心中。

笔者在近期专栏里分别提到两位当今世界首富的企业经营理念,虽然高级精品LVMH集团老板阿瑙特与科技界的马斯克的领域可谓南辕北辙,但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研发和产品品质放在首要地位。两者的言谈中都有意无意地将行销说得云淡风轻,两大企业实际放在行销上的力道也确实偏低。类似的例子还有另一家高级精品品牌爱马仕,强调维持近两百年的传统工匠精神,一只包包要靠单一技师独力打造,光是缝线就得花上15小时。在过去两年的疫情期间,不打广告的爱马仕竟然达到33%的年度业绩成长,远远超乎预期!

问题是,爱马仕傲人的业绩除了靠产品特色及优越品质,仍有其销售策略和背后的眉角。就如同特斯拉靠著马斯克本人的巨大光环,或LV有商标图腾赋予的蛊惑魅力,均已形成不用特别卖力行销就能达到行销的实质效益。若套用到艺术圈里,类似情形不也历历在目?无论是古典音乐演出或当代画廊市场,在产品都有高度专业水准的前提下,有的活动再怎样宣传,票房或买气仍难有起色;有的却只要将招牌亮出,就有一定的票房或行情保证。所以「轻行销」其实只是个假象,并且绝非百业皆然的准绳。尤其对年轻创业者而言,品质的坚持与行销的拿捏必须兼顾。

平台媒介快速变迁,价值如何永续?

产销都需要靠平台,而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平台,抢先看准未来的平台,往往成为成王败寇的关键因素之一。譬如Netflix在成为串流平台前,曾以非店面的邮寄出租DVD模式经营,企图与前辈百视达竞争,后者却因之后未即时转型为影视串流平台而被淘汰。但近年串流平台群雄并起亦非一片荣景,风光多时的Netflix今年起出现严重亏损造成股价腰斩;国际全天新闻龙头CNN豪迈投资3亿美元,于3月间磅礴推出的CNN+付费串流平台,开播仅3周即认栽退场。此外,去年祖克伯意气风发地宣布创立元宇宙,部分原拟计划却遭遇瓶颈而停摆,甚至传出裁员的风声。这些警讯一方面显示市场未臻成熟,将来仍是个大问号!二方面也如3月份本专栏所述,近代文明发展的脚步和产业更迭的频率显已加剧。但历史证明,未臻成熟的市场即为未来霸主崛起的最佳温床。

今年高通膨的市场反映出一个吊诡的资本经济法则:从有无涨价的条件,可以看出该产业可被替代性的高低。代表经济两极的基本民生必需品及高价的奢侈品都在涨,中间则是一些没有足够涨价条件,继续苦撑的产品或行业。我们的艺术到底是属于其中哪一种?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13 ~ 09/13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