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逢《牡丹亭》》用镜子传达空间重叠与时间交错的意象。(轰炸机 摄 建国工程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新锐艺评 Review

极简美学与西乐涵融百戏之母

评建国工程文化艺术基金会《重逢《牡丹亭》》

重逢《牡丹亭》

2023/11/24~26  台北 国家戏剧院

流传近三百多年的昆剧,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在当代永流传,不失核心价值,皆是传统戏曲须面对的议题。而《重逢《牡丹亭》》在「古干新枝」上,追寻昆剧本色,保有剧种精华、原著主题,转向更深层心灵书写,并运用镜像、灯光、现代剧场象征及西乐,与「百戏之母」涵融,升华戏曲写意性,超越生死爱情,让观众窥见更细腻精致的昆剧艺术。

情节解构走入镜像之梦 灯光场域升华戏曲写意

汤显祖原著《牡丹亭》有55出折子,而昆剧改良后主要保留12出剧目。但编剧罗周却直接解构全戏叙事,以倒叙、插叙方式,只保留六折戏,著名的〈游园〉、〈惊梦〉像是枢纽,让柳梦梅与杜丽娘走入彼此梦中,让现实纠缠著「梦中梦」的结构,寻梦梦醒,交叠时空,使得梦境并非残缺,而是循环。

全戏以镜像空间设计贯串「梦」,当杜丽娘吟唱【皂罗袍】时,镜像前的身影伤春自叹,观众视野却能在镜像中看见撇过头的落寞无奈;柳梦梅手持之画像,也以镜面代替,当其亲画、抚画、题诗时,更显幻想情痴。台上镜像转换,宛如时空也随之转移,令人感觉「梦亦真实」;梦中情意变化,宛如在潜意识中埋下「以情反理」,显现出「是人非人心不别,是幻非幻情已接」,那看似纯情却营造一场悬疑。

悬疑来自「纯白」舞台及「灯光」,仿佛走入主角潜意识。白光如仙境,突显杜丽娘之翩翩姿态及柳梦梅之情感游动;转入粉红光,咏叹牡丹亭相遇相恋之爱情;变换淡黄白,回忆相送相留之情遗;转向冷色调之蓝光,渲染梦醒分离与回归现实。最后柳梦梅向舞台前一跪,spotlight画出一光区,将「至情」端上戏剧张力高潮。可见本出戏转向以灯光变换作为写意表现,舞台上除了保留传统一桌二椅及演员身段作表外,也凭借灯光色调升华戏曲原粹。

《重逢《牡丹亭》》写情也写意。(轰炸机 摄 建国工程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专栏广告图片

跨艺术凝聚观众之共感 场景打造当代极简美学

昆曲为曲牌体,曲调与格律严谨,并以曲笛为主,使得昆曲常流露出婉转幽微之感。而本出戏画龙点睛之处,是在传统笛、笙、国乐器之本,辅以西乐凝聚听觉感受。耳听大提琴与单簧管乐音流荡,逐渐铺排勾起「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之浪漫情韵,配合缓慢的场景变换节奏,宛如「电影配乐」之存在,让这「不知所起」之情流动其中,借由交响乐结合戏曲艺术,达到「跨艺术」的「同情共感」。

除此之外,本出戏在舞台设计上,除了用「镜像」来连结梦与现实,也一改传统戏曲布幕之场景,借用现代剧场舞台场景配置,以分片场景「断井残垣」打造主视觉。眼看场景或分或合,「没乱里春情难遣」,这场景一分开,柳梦梅与杜丽娘穿梭「红凋翠零」,变成是两人情感之连结,寻梦相见,新愁相看。而在〈幽媾〉一折,上舞台呈现镜像背景,舞台中央则悬挂一条红色灯管,杜丽娘魂魄游荡吟唱「迷花残梦」时,宛如那红灯管是一结界,连结梦与现实,同时也连结生与死,也宛如至深情感之红线般,让人直教生死相许。由此可见,本出戏在舞台场景上,并无太多炫丽色彩,而是运用现代剧场的背景,打造一出极简美学勾勒戏曲写意。

《重逢《牡丹亭》》显然已脱胎换骨于汤显祖之经典,让现代剧场与百年戏曲艺术相遇,保有传统曲牌、演员身段,融合西乐、现代极简美学及灯光,以「跨艺术」呈现洗尽铅华之红尘及梦境意识,「以灯光凝聚观众共感,以美学升华戏曲原粹」,使得百戏之母重新塑造另一高度与经典。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3/12/03 ~ 2024/03/03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