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挑戰邊界

「各就各位,預備——GO!」 為你成名的那兩秒做好準備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如果無時無刻都有一面大螢幕飄浮在我們頭上,我們會做些什麼?如果我們在等捷運,或是排隊買珍珠奶茶時,被鏡頭捕捉到了,又會做些什麼?我們會就地起舞?親吻旁邊的人?乾了手中的珍珠奶茶?或只是像我們一天裡大多數時候一樣,淡漠地回望攝影機……

1968年,安迪.沃荷說了一句名言:「未來每個人都有成名15分鐘的機會。」

上個月我在電視上看NBA總決賽,幾乎每次進廣告時,懸掛在籃球場上方的大螢幕都會播放現場球迷的影像畫面,不禁讓我想起安迪.沃荷的這句話。

剛開始,我對於觀眾們對攝影機的回應並沒有太多想法,但過一陣子後,我開始注意到反覆出現的模式。不管原本是無聊、沒有表情地看著遠方,還是在低頭滑手機,當他們發現自己被拍攝的時候,都會立刻做出反應。有些人馬上跳起了似乎是專為這刻而準備的舞蹈,另一群人抓起他們的襯衫,指著上面的球隊logo;一口氣喝下啤酒、對著鏡頭揮舞拳頭、與朋友們擊掌,或是親吻身邊一起來看球賽的人。

他們是「我們是誰」的縮影

7月1日,一名密爾瓦基公鹿隊的球迷丹.羅伯茨(Dan Roberts)在一夕之間爆紅,因為他在一口氣灌下手中的啤酒後,撕開身上的公鹿隊球衣,露出了他那龐大的上半身。在接下來幾場比賽中,公鹿隊的球迷們開始模仿起他的動作,在上鏡頭時撕開襯衫,其中一名男子顯然有備而來,他竟一層層地撕開了三件球衣!考量到這些球衣的高昂售價,T-shirt的銷售人員肯定愛死了這股潮流,因為球迷們每晚都要撕毀價值數千美元的商品。

對某些球迷來說,在鏡頭前乾杯和激昂地擊掌可能只是他們持續了一整晚的行為延伸;然而對於大多數人而言,他們是為了攝影機而表演,重新在鏡頭前演出其他球迷們先前表演過的行為。

當我一場又一場地看著這種不斷循環的模式,我忍不住去想到底是什麼將我們吸引到了鏡頭前,讓某人甘願一口氣灌完排隊30分鐘才買到、要價15美金的啤酒。從這些表演裡我們學到了什麼?這種不僅是被看到,還要重演這些行為的渴望,想對我們訴說什麼?

我知道我可能太把這些難登大雅之堂的「表演」當回事了,但,若你容許我往下說,我認為這些兩秒鐘的表演是重要的。他們是「我們是誰」的縮影。

在這些迷你表演中,我們見證了人們對於融入人群、受到歡迎,以及將自己和一個更大的社群(在這個例子裡,是一支籃球隊)連結在一起的渴望。共同的反應成為了創造和展現身分的模範行為,當鏡頭對準我們,我們會立刻採取行動,因為不回應意味著我們很無趣、我們是魯蛇,或者,我們不是真正的球迷。

在屬於我的那兩秒鐘,我會做什麼?

我不禁想起參與式劇場,和某些相似的時刻,像是觀眾從昏暗而安全的觀眾席中被拉起,拋入聚光燈下的瞬間。我記得當我還是個青少年時,有一次在蒙大拿州博覽會的催眠表演中,被邀請上了舞台。我是10個應該被催眠的人之一,但在5分鐘的催眠過程後,我並沒有任何感覺。儘管如此,當催眠師開始下指令,要求我們扮作小雞時,我還是蹲下,並且和其他人一起發出咯咯咯的雞叫聲,好讓自己不被踢下舞台。這就是我職業生涯的第一次正式演出,演一隻雞!

當我想起那場小雞舞,以及迫使我假裝自己被催眠的不安全感時,我也想知道,如果在籃球比賽中被鏡頭捕捉到時,自己會有什麼反應。在屬於我的那兩秒鐘,我會做什麼呢?

同時我也想到,如果無時無刻都有一面大螢幕飄浮在我們頭上,我們會做些什麼?如果我們在等捷運,或是排隊買珍珠奶茶時,被鏡頭捕捉到了,又會做些什麼?我們會就地起舞?親吻旁邊的人?乾了手中的珍珠奶茶?或只是像我們一天裡大多數時候一樣,淡漠地回望攝影機……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24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