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梳著「新克勒」式的小分頭,身穿西裝,架起台詞譜架,用一口漂亮的上海話,一個人撐起一台戲。
周立波梳著「新克勒」式的小分頭,身穿西裝,架起台詞譜架,用一口漂亮的上海話,一個人撐起一台戲。(周立波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上海:周立波一張嘴,「海派清口」撐起半壁江山

去年到今年,上海最夯的話題人物,非周立波莫屬。他以「海派清口」的上海話脫口秀表演,不但做政治模仿秀,甚至談論財經問題,蔚為時尚。今年春節期間,大陸各地衛視轉播普通話版本的「壹周立波秀」,又成了觀眾和媒體討論爭議的來源,對於他能否征服北方觀眾乃至海外觀眾,將「海派」文化發揚光大,又或是曇花一現,還是未知之數。

去年到今年,上海最夯的話題人物,非周立波莫屬。他以「海派清口」的上海話脫口秀表演,不但做政治模仿秀,甚至談論財經問題,蔚為時尚。今年春節期間,大陸各地衛視轉播普通話版本的「壹周立波秀」,又成了觀眾和媒體討論爭議的來源,對於他能否征服北方觀眾乃至海外觀眾,將「海派」文化發揚光大,又或是曇花一現,還是未知之數。

誰能猜到霸佔去年滬上媒體的頭號新聞,不是娛樂明星,也不是大陸富豪的身價,而是「周立波的海派清口」?狂轟亂炸般隨著報紙、電視飛入千家萬戶。

什麼是「海派清口」?周立波到底又是誰?一時間上海灘呈現滿城爭說周立波的局面。周立波梳著「新克勒」式的小分頭,身穿西裝,架起台詞譜架,用一口漂亮的上海話,一個人撐起一台戲。這個沒有華服麗景、沒有多媒體裝置,單口一人撐起了演出,其個性化的脫口秀風格為小劇場演出贏得上千萬人民幣的瘋狂票房,亦撐起了上海劇壇的半壁江山。

愛說上海話的男人

周立波原本是滬上滑稽界小有名氣的「上海活寶」,其表演風格獨樹一幟,兼具文人的才情、調侃與嘲諷。二○○六年底重回舞台粉墨登場,借鑒香港的「棟篤笑」而演化為「海派清口」脫口秀,一個人、一張紙、一張嘴、一台戲,嬉笑怒罵針砭時弊的風格令人刮目相看,二○○九年推出的系列演繹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的生活縮影的《笑侃大上海》一開張,二百八十元的票價竟被爆炒至八百多元。

而所謂「清口」,即是區別於北方小品的「粗口」和「黃腔」,觀眾主要是上海的中產階級以上的人群,周立波一直強調南北的審美區別,對於觀眾要求他和相聲演員同台PK的回應是:「吃大蒜的怎麼能和喝咖啡的一起?」意為「海派清口」相對於「相聲」應是更為高雅的藝術形式。

從二○一○年新春開市至三月陽春,他的《我為財狂》再度上演,「這次是以財經為主題,希望大家能笑有所思,所以刻意把平均每十五秒笑一次的頻率降低,把演出總笑點控制在六百次以下。」

就內容來看,演出的確較之前有了八成創新,最先依然以「時事趣談」暖場,周式講解總是把「時政新聞」以詼諧的語言點撥得一針見血。但之前的「懷舊篇」、「政治模仿」等慣用招數並未被保留,取代的是「周氏理財觀」、「教育另類談」、「新股民奇遇」等,避開官方關切的題材,其笑果還算震撼,曾經歷經革命口號年代的群眾,激動反響的掌聲卻減少了些。

事實上,類似這種「海派清口」一個人一張嘴一百分鐘的獨角戲表演形式在國外早有先例,盛行中國南北的民間曲藝亦不乏類似的模式,文化學者余秋雨表示,周立波的表演最難得是在笑話背後融入了社會思考,他有一種客觀的判斷和選擇,知道什麼東西有幽默價值,有著現代都市型的市民幽默的發現和選擇能力。

滿城爭說 文化爭議

在金融危機影響的文化市場,持續火紅的「海派清口」 無疑成為了一種奇特的文化現象。今年春節期間,大陸各地衛視轉播普通話版本的「壹周立波秀」,又成了觀眾和媒體討論爭議的來源,對於他能否征服北方觀眾乃至海外觀眾,將「海派」文化發揚光大,又或是曇花一現,還是未知之數。

不過,中產階級視其為時尚話題,官方宣傳視其為海派文化標誌性人物,他所編寫的上海話的詼辭典,更將方言的始用和普及推向銷售的高峰,尤其他是對台下年輕觀眾進行的「歷史教育」、「股市和樓市」、「糧票課程」、「大哥大課程」、流行音樂如「鄧麗君、崔健課程」等,著實為「八十後」們補上了一段歷史空白,這也是他的觀眾層面知識程度越來越高的根本原因之一。

顯然,周立波的紅火體現了海派地域文化審美的重新崛起,也讓喜劇從「市井文化」逐漸轉向了「市民文化」。因而余秋雨認為:「用我們的話語系統挖掘我們的快樂、挖掘我們的幽默、挖掘我們的智慧,周立波在這方面是個很好的探索者。」

看來,周立波只是個啟發,決不是終點。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周立波清口段子

  • 我說正常的情況下,不包括超級成功的人,在四十歲之前,你要有房住,在四十歲之後,你要有住房。
  • 錢不用掉,不是你們的呀,你以為錢是你們的嗎?你們自己翻皮夾子拿錢出來看看,上面寫得很清楚——「中國人民銀行」。
  • 上海前幾年是世博概念,現在有個迪士尼概念。要建立的消息公佈之後,川沙人開心呀,滅鼠也不滅了,把老鼠保護起來了,一定要把他們保護好,因為他們的外國親戚(指米老鼠)要來了。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