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以此來包裝處理西皮福路的對立,而且用喜劇嘲諷的筆法描繪兩派代表/雙方家長,羅北安與蔡振南兩位戲精生動自然的表演,使得本劇的喜感渾
編劇以此來包裝處理西皮福路的對立,而且用喜劇嘲諷的筆法描繪兩派代表/雙方家長,羅北安與蔡振南兩位戲精生動自然的表演,使得本劇的喜感渾(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提供)
戲曲

今月曾經照古人:歷史的疊映與回看

影像在此戲作為歷史媒介,也同時是當代劇場美學的表現利器。此劇的影像並置了過去(古早味連鎖劇)與現代(當代影像敘事美學),由此更可看出,這個製作雖然帶領觀眾重訪歷史,但並不刻意還原過去,更是一種帶著思考距離的回望。

by 謝筱玫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號

影像在此戲作為歷史媒介,也同時是當代劇場美學的表現利器。此劇的影像並置了過去(古早味連鎖劇)與現代(當代影像敘事美學),由此更可看出,這個製作雖然帶領觀眾重訪歷史,但並不刻意還原過去,更是一種帶著思考距離的回望。

唐美雲歌仔戲團《月夜情愁》

3/29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廿世紀上半,電影在台灣甫為新興娛樂之際,台灣歌仔戲也曾於演出之間穿插電影短片,用來表現舞台條件較難呈現者,例如外景的投江、跌落深谷等場景。這種銀幕上的影片與舞台戲劇演出同時在一個戲台上交錯出現的表現形式,叫做連鎖劇或連環劇。

戲曲演出以虛擬寫意為一大表演特質,投江、落崖其實以一個身段配上鑼鼓便能在觀眾的想像中召喚出相似甚至更好的效果。因此連鎖劇也只是作為一時新鮮的噱頭,在台灣電影戲劇史上曇花一現。

影像不單復古還原,亦呈現當代敘事美學

這次拜《月夜情愁》之賜,筆者總算對書上記載的連鎖劇樣貌有較貼近的認識。例如,上下場兩段戲中戲《魂歸離恨天》與《憐香惜玉》的連鎖劇進行時,舞台前方拉下銀幕,並播放由小咪、唐美雲預錄的黑白電影,畫面質感與拍攝手法仿擬昔日的電影。上半場《魂歸離恨天》影片中,唐美雲飾演的陸劍青在林間疾行,緊接著下一景便切回戲台上,陸劍青的魂魄已日行千里與至交葉玉堂相會。史家出身的編導邱坤良先生在此劇展現宏大的歷史敘事企圖,透過劇中的歌仔戲班双雲陞,帶領觀眾重返上個世紀前半的台灣劇壇風雲:職業內台歌仔戲班及北管子弟軒社的盛況與互動。

今日多媒體投影技術日新月異,歌仔戲近年流行以投影搭配樂團的序曲演奏,呈現史詩電影片頭般磅礡的開場。至於投影(甚至搭配即時攝影)在現代戲劇舞台上的使用,有時刻意製造多視窗、多焦點的觀看,從中帶入導演詮釋觀點(例如呂柏伸的《哈姆雷》(2014)、凱蒂.米契爾的《茱莉小姐》(2017)),更是如雷曼(Hans-Thies Lehmann)所指出的「後戲劇劇場」時代的趨勢之一。

以這個多媒體科技發展的脈絡來看《月夜情愁》,此次製作的「連鎖劇」向早期台灣大眾劇場多媒體跨界的實驗致意,但野心又不只於此。作為現代科技的影像技術適時在背幕投影出靜好的港邊月夜等場景,劇末,兩位女演員在月夜訴情,唱南管曲調【相思引】,小咪含蓄地回應唐美雲多年來的付出:「深閨步步相隨唱,也是夫妻一般樣。」上中舞台疊映出方才演出二女相戀的《憐香惜玉》特寫畫面,不以先前連鎖劇的影片樣貌,而是當代投影效果,用這樣的手法強調二女戲裡戲外的相知相惜之情。影像在此戲作為歷史媒介,也同時是當代劇場美學的表現利器。此劇的影像並置了過去(古早味連鎖劇)與現代(當代影像敘事美學),由此更可看出,這個製作雖然帶領觀眾重訪歷史,但並不刻意還原過去,更是一種帶著思考距離的回望。

兩段戲中戲,實乃側寫呼應双雲互敬互重、欲語還休的愛。(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提供)

嘲諷筆法佐「三聖士」小百科,描繪西福對立

這樣的精神,在編導處理西福之爭這段歷史上亦然。邱坤良在一九七八年以〈西皮福路的故事〉獲得當年時報的報導文學獎,顯見台灣早期北管子弟的曲藝派別之爭一直是他無法忘情的一段歷史,他也不欲後輩遺忘這段台灣戲劇史的風景。於是他以舞台劇的框架來重述這段歷史,蔡振南與羅北安分別為荖寮溪兩岸庄頭兩派北管子弟堂社的領頭人,彼此因為美學品味上的歧異(曲調、主弦樂器、祀神)而水火不容,兩位仇家的子女(王燦、余子嫣飾)卻彼此相愛。表面上是講一個通俗愛情故事,實乃記錄與介紹那段戲曲風靡台灣的歲月,有著歷史的厚度與溫度。因此有披著蓑衣、出入於戲裡戲外的三聖士(陳竹昇、盧志杰、郭耀仁飾),他們或如體育賽事播報員般報導兩路人馬的激烈衝突,或不時為觀眾補充相關史地知識、解釋西皮與福路的差異,端出京胡(吊規仔)與椰胡(殼仔弦),甚至捧出木雕的田都元帥與西秦王爺神像繞場,儼然立體真人版小百科。

三聖士原意似乎也代表當時在械鬥中滋事的無賴羅漢腳,不過這部分的功能在演出中較未被彰顯,如果他們介紹說明的台詞稍減,實際「入戲」互動的戲分多一些,則他們的角色將更為鮮活立體。這是個人認為此戲若要重製可以再斟酌修改的部分。

年輕戀人戀情受阻,阻力來自昏聵的家長,此乃典型通俗愛情劇敘事模式,編劇以此來包裝處理西皮福路的對立,而且用喜劇嘲諷的筆法描繪兩派代表/雙方家長,羅北安與蔡振南兩位戲精生動自然的表演,使得本劇的喜感渾然天成。寫愛情的筆觸哀愁,刻劃西福對抗的筆觸詼諧,一重一輕,看在近百年後、事過境遷的觀眾們眼裡,不免覺得當初的衝突匪夷所思,荒謬可笑,更別說其間隱隱似有著當代兩岸的指涉,耐人尋味。

唐團精銳盡出、青年同台競演,好一場視聽盛宴

此劇雖具舞台劇框架,但仍有大段唱曲,因為「戲肉」仍在歌仔戲班双雲陞(即唐團班底)的演出。連鎖劇《魂歸離恨天》、《憐香惜玉》占相當分量,而且(今日大型歌仔戲公演少見的)傳統歌仔戲曲調的唱念,令人聽得頗過癮。最高潮處,當數双雲陞應西福兩派之邀,拆做兩團廟前拚台,演《薛仁貴征西》與《樊梨花征東》。北管文武場在舞台兩邊排開,陣仗驚人;鑼鼓弦吹,毫不含糊。《征東》、《征西》交錯演出,林芳儀(飾薛丁山)北管唱曲有模有樣,張名芢(飾樊梨花)武旦功夫細膩靈動,杜健瑋的李世民氣度非凡,皆令人印象深刻。周孝虹、劉元易、曾玫萍、游惠琪、吳旻真等一眾青年演員在台上展現俐落身段,煞是好看。西皮福路曲調輪番起落,無縫接軌,熱血昂揚,好一場視聽宴饗。

同情年輕戀人的双雲陞頭家雲嬌,自己也是有情人。此劇除了寫年輕戀人熾熱的愛,也鋪陳戲班內兩位相互扶持多年的好「姊妹」間的綿長情誼。於是,兩段戲中戲(一段演兩位生死至交的情深義重,另一段演二才女的一見鍾情),實乃側寫呼應双雲互敬互重、欲語還休的愛。唐美雲不愧為國家文藝獎得主,演技收放自如:假作神靈附身的煞有介事、身為戲班頭家與男人談判的氣勢、深情戀人的低調,各有不同層次。小咪飾演的貴雲婉約柔韌,演活了上上一代苦命女人的認份與謙卑。劇末兩人以一曲南音在月光下幽幽印證彼此的心意,遠方的小船或許正搭載著年輕的戀人前往另一個國度追尋幸福。西福之爭這類人世的紛擾,在確認彼此是相愛的這一刻,顯得多麼細瑣與喧囂。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