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挑戰邊界

你覺得這部戲怎麼樣?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你討厭這場演出,你認為它浪費了你的時間和金錢。但在沒有任何逼迫的情況下,你盛讚了這場表演,使得導演認為這個製作相當成功。並且,基於你和其他朋友的讚譽,這位導演往後會一遍又一遍地製作類似的作品。

想當然耳,比起告訴導演我們真正的想法,說些他想聽的,對我們來說更容易避免尷尬。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說出了真相,會發生什麼呢?

舞台逐漸沒入黑暗。在短暫的停頓後,隨著燈光重新亮起,你發現自己的雙手無意識地加入其他觀眾,一起為舞台上開心的演員們鼓掌喝采。儘管在過去的兩個小時中,你頻頻抽搐嘴角,無聲咒罵著推薦你這部戲的朋友(為什麼你會覺得我喜歡這個?),當演員們鞠躬謝幕時,你的雙手持續以一種厭倦的節奏相互擊打著。當表演者們終於離開舞台,你從狹窄的座位撐起自己的身體,瞪著你的朋友:「我剛剛浪費了新台幣800元,和人生中寶貴的兩個小時。你欠我一瓶啤酒,不,你欠我兩瓶,喔不,是10瓶!」

當你們走到大廳,你注意到導演徑直朝你走來,發光的臉上掛著一抹蔓延至耳朵的燦笑。

導演:非常謝謝你們來看表演!你覺得這部戲怎麼樣?

你:(毫無遲疑)太棒了!恭喜!多麼美的表演啊!

導演:你真的喜歡啊!謝謝你!我本來不確定你會喜歡!

你:我不是喜歡,我是愛!恭喜呀!

你熱情地在導演背上拍了一下,同時將他引向另一群人,以便逃脫……

兩小時後,當你喝完朋友買給你的第10罐啤酒(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你覺得我會喜歡這個!)你開始反省在促進和延續這僵化劇場(deadly theatre)的過程中,自己作為一個觀眾所扮演的角色。

你討厭這場演出,你認為它浪費了你的時間和金錢。但在沒有任何逼迫的情況下,你盛讚了這場表演,使得導演認為這個製作相當成功。並且,基於你和其他朋友的讚譽,這位導演往後會一遍又一遍地製作類似的作品。

想當然耳,比起告訴導演我們真正的想法,說些他想聽的,對我們來說更容易避免尷尬。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說出了真相,會發生什麼呢?

導演:謝謝你們來看表演!你覺得這部戲怎麼樣?

你:(毫不遲疑)糟透了!這是史上最糟糕的作品!

別誤會,我並不是鼓吹粗暴地應對或是無情地戳破他們的泡泡。相反,我鼓勵所有人找出兩到三個,在這個作品中自己喜歡的地方。如果演出實在很糟,使得這麼簡單的任務也顯得困難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在說出想法時發揮一些創意。

你:我真的很喜歡演出剛開始時的黑暗時刻,在那靜止的瞬間,一切皆有可能……然後,當演出結束,我們再次陷入黑暗時,我明白我們繞了一大圈……

如果整場演出中,你唯一喜歡的片段真的就是靜寂的黑暗,那就說吧。對導演好的選擇給予好的回饋。我們虧欠朋友和自己一個真相。如果不這麼做,你將會在另一個狹窄的座位上困坐兩個小時,而你的朋友將不得不再買10罐啤酒給你……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2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