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三) Feature | 沒有戲的日子,他們開外掛!!!

嚎哮吧~~匿名者的「疫」外之旅 嚎哮排演與「油土伯」的不解之緣

嚎哮排演的《匿名者》系列影片在疫情期間引起廣大討論。 (截自嚎哮排演YT頻道)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其實「嚎哮排演」的「油土伯」生涯並非疫情下才開始,當初起意拍片,主要是為了填補手上沒有案子時的空窗期。沒想到5月疫情升溫時,他們的《匿名者》系列影片切合時事發揮,竟讓點閱率一口氣暴漲十幾萬,也讓更多非劇場同溫層的觀眾認識他們。對自己的創作定位是「不分創作媒介說故事」,他們也相信表演沒有界線,從舞台到影像都可以發揮自己的喜劇長才。

OPENTIX Live X 嚎哮排演《茱羅記公演》

預錄播出:8/26  19:30

直播演出:8/27  19:30

https://www.opentix.life/event/1427186291364282373

 

嚎哮嘉年華 三戲連演

《兇宅III:終菊之戰》

11/12~14

《全家都去你家》

11/19~21

《啞侍改了一改再改》

11/25~28

台北 水源劇場

由黃建豪、蕭東意、王健任所組成「嚎哮排演」,並非在防疫期間才開始拍攝YouTube影片(以下簡稱YT),然而真正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則確實肇因於今年5月蕭東意上傳新一波的《匿名者》系列影片,新增了如〈把口罩給我戴起來!〉、〈端午不返鄉,來學點英文吧!〉,使點閱率一口氣暴漲十幾萬。將過去可能限縮在劇場同溫層的觀看人數,一口氣擴散至社會各個角落,該片甚至登上報章版面,引起廣大討論。

嚎哮排演以喜劇見長,對於自己的創作定位是「不分創作媒介說故事」,因此不限劇場到影像,他們相信好的戲劇元素放諸四海皆準,長年以來不止活躍於舞台,於2018年參與影展,亦獲得矚目。雖然如此,踏入YT,黃建豪承認當時大夥難免覺得難登大雅之堂。

科班表演者的YT初體驗

回想拍攝YT的起源,其實是為了填補手上沒有案子時的空窗期。

「希望不要讓自己閒下來吧。」蕭東意說:「就算做這件事情沒有錢,也可以當作宣傳管道,畢竟現在網路影片這麼多,我們想說也可以試試看,跨界丟個臉好像也沒什麼?」黃建豪附和:「對啊,剛開始多多少少覺得很丟臉啦,學了表演那麼久,還要出去拋頭露面的。」台灣的YT對當時的他們來說,較像是一群人為了尋找話題而不斷產出的作品,少有正面的討論,因此曾經躊躇再三是否真要做這件事。

「是後來有一次我看到一個歐美的YT作品,點進去了解才發現他們也是一個劇團,他們票甚至賣到了半年、一年後了,我們才覺得,既然有這麼多觀眾喜歡,我們為什麼要去否定?就硬著頭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做了。」黃建豪說。

因為如此,嚎哮排演可說是早非常多年就將觸角伸向網路影片的團隊,使他們在疫情期間能夠不斷推陳出新,嘗試更多如直播聊天、漫畫主題分享……展現多種可能,讓自身能量不因三級警戒而放鬆。

黃建豪 (嚎哮排演 提供)

暑假放太久,開學前的陣痛期

雖然如此,這段時間也真夠鬆了。

嚎哮排演和多數人一樣,警戒期間使大夥的工作一口氣停擺。王健任表示一開始也會心急,第一時間努力尋找哪裡還有資源可以申請,有什麼是不必群聚也能夠推動的計畫?「不過這種事情久了以後,會發現等待的時間仍屬多數,且大多都是在做一些紙本工作,不必出門、在家裡可以處理掉的。所以如果忽然要出去面對人、或者開啟排練、跳到另一個工作方式,就突然會覺得很累。」

蕭東意有感,說焦慮的感覺大多濃聚在前期,到了後期漸漸開始享受待在家無所事事的恣意時光,「像我前幾天出門,為了11月的演出排練,就覺得:哇,好累喔。」他說這種感覺就像是放暑假的學生,忽然之間發現要開學一樣,整個心神都還沒有收回。

即便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是會感到疲倦嗎?黃建豪說當然啊,「其實我們就跟上班族一樣,表演沒有特別高貴或者神聖,我們同樣都在面對問題、都是在動腦,只是我們的稱謂叫做『演員』,但平心而論都一樣辛苦。」

「特別是久久沒排練,然後還遇到一個很資深的對手演員的時候。」蕭東意說。王健任接著說:「排練好玩是好玩,但是痛苦的時間還是說多很多……。」

語畢,三人大笑。雖然好玩,不過真的好累啊;雖然累成這樣,不過還是好快樂啊。

王健任 (嚎哮排演 提供)

迎接10周年「開學日」

回到「賦閒」在家所產出的《匿名者》系列,蕭東意說裡頭的笑料哏都是非常「速食」的,想到什麼就拍,「頂多就是執行的過程很累而已,因為我家沒冷氣,很熱,如果一個cut沒拍好就又要重來一遍……但這些都還好啦,相對於劇場,這工作還是輕鬆很多很多。自己拍片以後就能理解,YT籌備過程這麼快速,觀眾接受到的反應也會是很速食的,看過就忘。我們真正的主力還是會放在劇場上,影像作品的目標,也是在於充滿巧思劇情的短片。」

「暑假」就快結束了,嚎哮排演此刻正在為年底的演出做籌備,那是他們成軍10周年的紀念之作,連續3週3檔演出,嚴選10年來對他們別具意義、且觀眾回響熱烈的作品。此刻只能祈佑疫情日日往好的方向開展,讓演出順利進行。

那麼,不如邀請團員分享一下重啟排練後的想法?

黃建豪說:「其實就算沒有疫情,不管什麼時候,排練都很痛苦。」

王健任同意:「光是出門就累了。」

「突然間要排練真的……」蕭東意說。

啊,他們的慵懶的埋怨,是如此真誠卻帶著一種莫名的興奮——眼前彷彿一群始終不肯把衣服紮好的高中生,甩著他們的書包,一連疲倦的模樣,卻比誰都衝得還快,奔往學校的方向——年底11月的演出,Coming Soon!

蕭東意 (嚎哮排演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17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