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二) Feature | 青少年的假期 Try藝大集合

影響.新劇場扎根台南 「少年扮戲計畫」 找尋成長的意義與反思

今年的「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轉為線上,延續之前的工作模式,依然讓青少年挖掘自己的故事,說出自己的心聲。 (影響.新劇場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以兒童、青少年劇場為主創方向的影響.新劇場已經滿10歲了,藝術總監呂毅新在國外留學、返國後,不只發揮自己關於青少年劇場之所學,更用心於在地戲劇人才的培育。自2015年開始與臺南市文化局合作的「十六歲小劇場—少年扮戲計畫」,到2019年正名為「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影響.新劇場透過「口述歷史劇場」的方式記錄青少年的生命故事,並讓他們從無到有地製作出一齣戲。即使今年在疫情下被迫轉為線上工作,但依然前行,展現10年扎根的毅力。

2010年底成立的影響.新劇場已邁入第10年,而與臺南市文化局合作的「十六歲小劇場—少年扮戲計畫」,自2015年開始第一部作品《少年蒙太奇》後逐步擴大,並在台積電文教基金會長期贊助下,2019年正名為「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包含演出、工作坊、講座等活動,都可看到影響.新劇場對青少年劇場與戲劇教育按部就班的規劃。

去年開始延燒的COVID-19疫情,讓2020年的《出脫》在趨緩的夾縫間完成,但今年5月突如其來的爆發,衝擊到整個台灣,也讓這次的「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必須有因應策略,轉為線上作業,包含排練、呈現、講座與工作坊等;同時,這更重擊著這群即將長大的青少年們,面對學校停課、在家學習、取消畢業旅行與典禮等改變,承受著難以迴避的沉重壓力,而這是否正暗喻著「成長」必須面對的不得不呢?

「向下扎根」作為起點

影響.新劇場是個以兒童、青少年劇場為主創方向的劇團,在台灣的劇場生態裡雖非獨一無二,卻也難以取代。而藝術總監呂毅新更意識到自己身在台南的這個身分,於是在國外留學、返國後,不只著重於自己所學(青少年劇場)的發揮,更加用心於在地戲劇人才的培育,讓南部劇場工作者不用為了工作離開家鄉,同時也逐步厚實自己的工作團隊。

青少年劇場與在地戲劇人才培育,更在「少年扮戲計畫」裡找到交集——也就是,能不能更往下扎根,從青少年開始,開啟他們對戲劇的興趣,不只有「看」,還有「學」與「做」。因此,可以明確觀察到,過去計畫不僅有「演戲/創作」,更重要的是「製作出一齣戲」,從作品本身的集體即興創作,到幕後製作、舞台技術、宣傳等都由青少年參與和執行,然後由劇團提供相關資源,從旁協助與支持。

此外,在今年的「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裡有一部分就是規劃為「藝術扎根」,包含高中職校園戲劇講座暨演出、藝術啟蒙講座與聲音表演工作坊,並邀請到舞台劇演員呂名堯、壞鞋子舞蹈劇場行政總監林志洋、編劇吳明倫、影視劇場演員與配音員尹仲敏,於線上個別分享他們的創作經驗與方法,帶給對劇場有其想像、需求的青少年們有不同的選擇。

「少年扮戲計畫」開啟青少年對戲劇的興趣,不只有「看」,還有「學」與「做」。 (影響.新劇場 提供)

當下生命經驗的分享與共享

其中,「青少年扮戲計畫」可以說是整個計畫的重心。其以府城「做十六歲」傳統——在16歲當年的七夕時分,會去敬謝兒童守護神七娘媽,而在16歲後就被視為成人,可以領成人薪資——為靈感,強調青少年在跨越這個階段時,必須面對到生命、環境、情感等方面的轉折。於是,呂毅新並無意新編故事,而是用「口述歷史劇場」的方式,去記錄這個世代青少年的生命故事。

於是,從《少年蒙太奇》(2015)、《在路上》(2016)、《萬花筒kaleidoscope》(2017)、《發角Huat Kak》(2018)、《共振》(2019)到去年的《出脫》,看似訂定了主題,其實更來自於導演呂毅新與這群青少年工作的過程中,觀察到能夠引發他們共鳴與想像的概念。今年的《倒彈》,台語為「tò-tuānn」,本指厭惡噁心、情緒的反彈,或指物體碰到障礙物而反彈回來。想試圖探討的是:青少年時常有內在與外在的對抗,面對社會的框架與規範,或是被大人們的期待所綑綁,加上自身面對未來的茫然與無助,導致青少年壓力值爆表而反彈,壓力愈大、力道也就愈大——在疫情衝擊下,這似乎更加強了力道。

也因為疫情,調整為雲端徵選、排練、發展及編創,並以預錄後線上放映方式呈現,包含8月15日的〈那一天〉、21日的〈夢〉及28日的〈倒彈〉構成系列演出。從最早播映的兩部影像創作裡,可以清楚感受到,在三級警戒後,學生被迫回到家中的心境變化,開心、無聊、煩躁等,然後在現實與虛幻中遊走,討論考試壓力,以及疫情下的人心惶惶。這些都反映著青少年在離開學校也無法進劇場排練的時刻,最即時與當下的生活狀態與樣貌。最後的〈倒彈〉也運用各種扮演與影像的交替,讓青少年詮釋自己父母的工作,例如百貨公司銷售員、民俗儀式工作者、豬農等,於交換角色間,找尋成長的意義與反思,體現這個年齡層的青少年會有的執著、矛盾與懷疑。

《倒彈》的呈現雖因線上作業而有必須的轉變,必須去面對到鏡頭、影像剪接的技術,但也延續著影響.新劇場對於創作的堅持。 (影響.新劇場 提供)

面對疫情的線上轉變與延續

從實體到線上,導演呂毅新延續著她與青少年的工作方式,去挖掘每位青少年的生命故事,並轉化成劇場形式,強調每個故事背後的真誠,以及能夠打開的心靈位置。副導演林禹緒於線上呈現的導聆裡,也特別提到轉為影像演出後產生的不同效果,如〈夢〉所呈現的抽象、非寫實風格,是透過燈光課發展出來的,再加上美術老師、剪接老師等的協助,去蒐集相關物件,進而完成。於是,《倒彈》的呈現雖因線上作業而有必須的轉變,必須去面對到鏡頭、影像剪接的技術,但也延續著影響.新劇場對於創作的堅持。

轉為線上呈現後,影響.新劇場也未放棄與觀眾互動、交流的可能,最後一天〈倒彈〉的放映間有演前導聆,結束後讓所有參加的青少年一同上線,即時發表想法與回應觀眾的回饋。當所有青少年被收在一個又一個的小視窗裡時,我們既感受到這個疫情時代下的不得已,但也正看到即將成年的韌性與任性,都在此時此刻爆發。在「十六歲正青春藝術節」順利完成的當下,台灣疫情也有趨緩現象,似乎正體現出這個疫情時代的瞬息萬變,以及必須隨時對抗的策略施行。至於,影響.新劇場這10年的扎根,也在此刻看到隨時代、環境轉變下的毅力,終於在南方發芽。

疫情之下的「少年扮戲計畫」,也展現了特別的創意。 (影響.新劇場 提供)
當所有青少年被收在一個又一個的小視窗裡時,我們既感受到這個疫情時代下的不得已,但也正看到即將成年的韌性與任性,都在此時此刻爆發。 (影響.新劇場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2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