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尋找台灣爵士樂╱台灣的爵士

從城市慶典到在地爵士教育

臺中爵士音樂節演出現場。 (臺北爵士大樂隊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過去,爵士樂對一般來說人來說是外來樂種,也是新潮、時髦的象徵。即使嚮往,也得從電視台、夜店、酒吧、唱片等管道才能聽到,讓人感覺遙不可及。但近年來,爵士樂的蓬勃對比以往,已不可同日而語。除了受到台灣經濟發展影響,爵士酒館的增設、經營者的眼光、專業聽眾的累積等都交互影響,再深究其竟,則得歸功各地爵士樂節、社團、音樂營等多年耕耘。

音樂節帶入一波一波的人流

透過舉辦藝術節來提昇城市、地方或場館形象,藉此累積人文素養,是歐美國家行之有年的模式。近10年來,台灣各地有數不清的藝術節舉辦,以爵士樂為名的更是不遑多讓。作為首善之都,「臺北爵士音樂節」的歷史由來已久,早期承辦單位及名稱都有過更迭,改由臺北市文化局主辦後,至今即將邁入第15年。除了有主場的大安森林公園大型戶外音樂會外,更延伸到內湖、中山、天母等公園舉行的中型演出,讓獨特的都會光景與爵士樂交互輝映。

「臺中爵士音樂節」則創立於2003年,現已成為全台最熱門的節慶活動之一。最早的活動場地是豐樂公園、逢甲夜市、天津路商圈、臺中公園,2005年後則固定於市民廣場周邊。由於草悟道小舞台可讓樂手與觀眾近距離互動、舞台前草地亦提供民眾席地而坐,加上現場不需門票降低門檻、高級飯店擺攤與促進美食創意文化等因素,每年吸引高達百萬人次參加。如此大規模人潮不僅造就了所謂的「野餐文化」,更引起諸多觀光相關的討論與學術論文研究。

同樣在2003年,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揭開序幕。將爵士音樂會搬上古典音樂殿堂,此舉對台灣來說有劃時代的意義,昭告爵士樂走進經典。雖然最初僅以幾場音樂會包裝,然而10多年來從大廳、小廳、戶外廣場大型免費演出到鄰近酒館的小型沙龍,讓爵士樂音符處處飄揚。舞台上,邀請的國外演奏家皆為一線巨星,而國內頂尖樂手也從演奏廳的小場次到近年組成「節慶樂團」邁向大廳,可見實力與受歡迎的程度皆與日俱增。

從2017年開始,「夏日爵士派對」以主題來設計音樂會概念,例如巴西、拉丁、路易.阿姆斯壯等,讓樂迷們在聆聽之餘,更能有知識上的收穫。值得一提的是,國際級演奏家來台,在打歌目的下,曲目多半來自他們的新專輯。然而為了讓自己土地上的聲音被聽見,在每年的「兩廳院夏日爵士節慶樂團」的節目中,除了安排原汁原味的本地樂手上陣演出之外,國際知名爵士樂作曲家與小號演奏家摩斯曼(Michael Mossman)更是年年搭配主題改編、創作樂曲,由節慶樂團首演。

事實上,無論是台北或台中的爵士音樂節,在演出之外皆有爵士樂教育推廣的深耕。例如在台北有講座、工作坊等系列活動;台中除上述之外,更舉辦比賽、校園推廣等加強爵士樂的培育。

2019兩廳院夏日爵士戶外派對上,由爵士菁英大樂團演出。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結合音樂節演奏家 投注音樂營集訓

爵士音樂節的開辦,吸引愈來愈多人愛上爵士樂,然而在當時,愛好者即使眾多,大多卻只能止於欣賞。樂迷想要跨進門學習,也找不到入口,更遑論呼朋引伴一起「玩」樂器。綜觀國際,許多一流學院音樂系都有爵士科系的成立,反觀台灣,卻連基礎課程都沒有開設。為此,兩廳院找上剛學成歸國的爵士小號手魏廣晧擔任教學總監,在2008年成立了爵士音樂營。

音樂營利用每年暑假前甄選,招收學員,並且邀請名師親自指導,在為期一週的時間將學員「灌爆」。魏廣晧笑著解釋,營隊的課程基本上就是他在紐約所學的課程濃縮。當然,學員在短時間不可能吸收兩、三年的功夫,即使沮喪練不完、跟不上,卻也能在過程中愈來愈明白自己所欠缺的、所想走的方向。

營隊採「樂團合奏」的方式授課,若學員感受到良性競爭,會為了共好而加倍努力;迅速掌握演出技巧的人,為了要讓演奏順利,也會學習幫助別人。這種「彼此牽制」與「革命情感」,都是希望能讓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成員,未來成為彼此爵士道路上扶持成長、互通有無的好夥伴。結業後,由優秀學員所組成的爵士菁英大樂團,在每年的夏日爵士派對戶外廣場首先登場,不僅展現成果,更向觀眾推薦這些新血輪。

爵士音樂營開辦逾10年,課程日趨多元化,從小樂團、大樂團、樂理到後來加入的編曲、電腦音樂、音響工程,以及進階的音樂營大師班。師資也從在地專業樂手主持,再逐年增加外籍樂手進入團隊。每年依據現況滾動調整,讓參加的學生有高度回流率,14年下來,早有一批從第一屆參與音樂營的學生結訓、出國完成學業,或是從研究所畢業,以講師之姿加入音樂營的行列,帶給這塊土地更新、更多元的訊息。

李承育帶領輔大音樂系爵士組樂團到學校旁的美式餐廳演出。 (李承育 提供)

培育人才 也培育爵士素養

有音樂營做基底,魏廣晧在2014年受邀投入東華大學音樂系爵士組的籌劃,成立了台灣第一個爵士音樂主修的音樂系所。從研究所開始至今,大學部也已有了畢業生。任教的師資有活躍的爵士樂家如薩克斯風演奏家楊曉恩、低音提琴演奏家山田洋平、鋼琴演奏家翁家怡、爵士鼓演奏家林偉中等,加上培育出不少年輕優秀的爵士樂手,因而名氣大增。如今,想擠進東華音樂系爵士組的大門比一般古典樂還要來得競爭,成為校園中最活躍、成長最快的一個學門。魏廣晧觀察:「以往古典音樂訓練下的學生,在大學畢業後才能確定(或有機會)轉修爵士樂,但現在則是很多高中畢業就決定報考爵士組,有些學生甚至大學就已經展開表演。」這現象也顯示著有更多學生明確地想要早點投入學習爵士樂的行列。

在輔仁大學音樂系,薩克斯風演奏家李承育也協助爵士組的增設。他說:「國外1970年就開始爵士樂教育,相對下台灣還在初期階段,但我們的好處在教材、教學等都有很多方法可以參考,所以能很快追上。」學校同樣以研究所為開端,逐步招募的名師有爵士鼓手黃瑞豐、鋼琴手曾增譯、貝斯手謝智揚,還有從爵士組畢業回系上任教的吉他手李世鈞等。由於學校位於北部,借地利之便,他們得以與老牌酒館如台北藍調產學合作,由老師們輪流帶隊上台,學習實戰經驗。學生們也積極爭取爵士音樂節演出,或參與酒館的Jam session來磨練功夫。培育出的學生目前有到澳門工作、有到大專院校教學、有地下樂團發片、也有申請國外博士班接軌國際者,成績斐然。

不過,在現有的古典音樂系中擠進爵士樂組,無可避免的就是兩者的相互拉扯與調和,畢竟系所有限的課程與資源皆得重新分配。因此在規劃的同時,也需要得到教師同儕們的認可。可喜的是,在多年的努力下,已漸漸獲得支持。李承育認為:「培養爵士樂演奏家的同時,某種程度也在培養音樂工作者的爵士素養。因為無論在創作、演出、甚至指揮等,都也可能有爵士的元素在其中。」

如今,爵士的種子也在台北城市科大、台南應用科大、醒吾、樹德、黎明、北藝大等等學校撒下,課程分別設立在流行音樂、在表演藝術系等等名下,即使模式不盡相同,成果卻已是遍地開花。回想老一輩的樂手們需要泡在酒吧環境中偷學、摸索、聽不懂英文也要勉強和老外一起上台⋯⋯對照當前的爵士教育場景,簡直不可思議。

「我當初回國教的第一代,現在已經在國中開爵士樂團,往下扎根了。」魏廣晧雀躍地說:「幾個學生們非常有想法,他們的現在已經遠遠超過我20年前的樣子,我非常感動。我的存在就是要幫學生少走10年的路,以後他們也要幫學生少走10年路,那麼整個環境就會變得愈來愈好。」

確實,爵士樂的發展,在眾人的努力下持續往前邁進,如同魏廣晧轉述摩斯曼所說:「爵士樂,永遠是要帶更多人進來,而不是使人們遠離。」每一代的爵士樂手,在他得以發揮的時間軸裡做到集大成,就能有所累積。爵士樂的學習,也跟舞台上的表演一樣,在追尋無數外來的身影累積之後,下一步,才有餘裕來談自己的風格。

魏廣晧與東華大學音樂系爵士組的同學在校園中合影。 (魏廣晧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