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號人物 People

德國波鴻交響樂團準音樂總監莊東杰 接掌樂團與音樂廳 自許打造時代之聲

德國波鴻交響樂團準音樂總監莊東杰 (莊東杰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自二○一五年拿下馬爾科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後,出身台灣的指揮家莊東杰備受矚目,也應邀周遊列國至各大樂團客座指揮,累積許多的經驗與體會。今年六月,他應邀接下德國波鴻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及音樂廳藝術總監,是他指揮生涯的第一個總監職。面對這個未來挑戰,一直勇於嘗試、不安於「舒適圈」的他,期待能與德國樂團一起深入詮釋德國曲目,也將在節目中加入東方元素,期待與波鴻樂團一同創作出屬於他與樂團、屬於這個時代的獨特詮釋。

今年六月,台灣青年指揮家莊東杰於德國波鴻市簽下其指揮生涯的第一個樂團總監職,也讓他成為台灣首位於歐洲出任樂團與音樂廳雙總監的指揮!回首他於二○一五年馬爾科國際指揮大賽(Malko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拔得頭籌後,即受到歐洲不少樂團與經紀公司矚目,邀約不斷之際也被多個歐洲樂團列為總監候選人之一,如此的個人魅力,讓人不禁好奇,期能一探究竟。

秉持宏觀周遊列國  挑戰不同文化風景   

莊東杰於二○一五年獲大賽首獎、而得與北歐諸國廿八個樂團合作之餘,也受諸方邀請擔任不少重量級樂團(如德國邦貝格交響樂團、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等)的客席指揮。在此過程中,他不僅展現了紮實的音樂素養與優越的溝通協調能力,也從中培養出對世界諸國文明的獨到觀察。

歷經這些洗禮,他特別強調「宏觀」的重要性。於各國客席時,他並不雕琢指揮技術的瑣碎技巧,而是獨具慧眼地觀察樂團的獨特性。他描述客席經驗有如「拜訪超過數十種截然不同之文化;等同到許多截然不同的家裡去做客。」他說:「此為我人生重要里程碑,藉此可觀察各樂團的文化傳統與其超過百年之歷史,如此待在他們家做客一週,讓我好像看見人們家中歷代傳承,側觀他們在殊異的文明下如何生活。」莊東杰指出,因其文化傳統背景不同,各樂團因而衍生的觀點、態度、工作方式等,均受其歷史背景因素影響甚鉅。

他也分享其觀察亞洲樂團、北歐樂團、西歐樂團及俄國樂團等四個不同地理文明的樂團特色,莊東杰形容:「亞洲樂團的特色就是漂漂亮亮的,媲美日式庭園般精緻,整體感覺就是『美』;北歐樂團以其文化上極簡風之故,重點不在於音樂的情感,而較偏向結構的表達,整體表現顯得整齊、單一化;西歐樂團如德國則極重感情,他們的演繹都有著濃濃情感;俄國樂團則是節奏感非常強,尤其吸引我的是他們詮釋任何作品都有股韻律、芭蕾、跳舞之感,音色中帶著伏特加之粗獷,感覺很棒!」

莊東杰並細緻描述亞洲樂團中東京愛樂令其驚異之處:「我在團練喊停時,於揮手瞬間,樂團就像音響切掉電源一般倏然而止!如此可怕的紀律,如同精神潔癖,不允許自己跟別人不一樣,這種秩序感完全顯現於他們的音樂表現上,其絃樂不會有毛邊、管樂沒有一點不準;彷彿若非如此,他們就像做錯事一般,於他們臉上似乎能看到一絲羞愧!」

再舉其於俄國馬林斯基劇院樂團客席為例,莊東杰說:「俄國人是一很會察言觀色的民族,起始也許他們早抓準我是好好先生之性格,往往我於團練甫停將張口講話之際,團員們就開始聊天,毫無秩序可言,簡直像脫韁野馬;然而於某次我近乎嚴厲地指出須修改之處時,他們忽然變得很安靜,此時甚至都可以感覺到他們張著無辜大眼睛望著我……」

這幾年周遊列國客席各樂團演出,莊東杰累積了豐富的各地文化觀察。 (Harald Hoffmann 攝 莊東杰 提供)

一期一會誠摯引領  不預設場親炙初心

「同為人類,演化大不同!」莊東杰饒富興致地說道:「指揮,不僅是觀察者!」在觀察出樂團特性後,他即致力於引導樂團跨出其舒適圈:「如何讓粗獷的俄國人就範,來演出優雅之線條?如何讓日本人於心心念念想要整齊時,做出踰矩的演出呢?」

莊東杰強調達成標的的第一步就在於「真誠」。他認為樂團對指揮的要求其實不多,首要是指揮須嫻熟演出曲目;其次則是能真誠地與團員溝通。莊東杰反對過多的準備,他表示:「過度準備等於間接摧毀現場排練(或演出)的真諦。」如在首次團練前,先搜尋此樂團演出曲目的歷史錄音、團員特質等等,他認為如此反而容易流於先入為主,指揮難以出自本心地反應,因而破壞了與樂團第一次約會的驚喜。

「團練就像兩人約會的對話,」莊東杰說道:「我並非把樂團的演出版本與心中預設的版本比對而進行修正,我希望與樂團協調出我們共同期待的音樂,因此『為什麼』就變得非常重要!首先指揮必須在聆聽樂團演出後,嘗試明瞭其何以如此演出,修改時也必須充分告知為何要這樣演的背後原因,這樣的話,最後演出才能夠自然而充滿激情!因我們正式演出時,需要團員將團練時的各個指示都忘懷,必須呈現free的狀態,演出必須發自內心。所以,指揮必須告訴團員『為什麼』,他們才能將你講的東西內化成他自己的!」

實際執行上,莊東杰以其臨場靈活變化的應對,展現出其深入細微的觀察力與迷人的個人魅力。如與日本樂團練習時,則以日本獨特的民族性衍生出睿智的溝通方式,他提到:「當時我與日本人演出柴科夫斯基,我發現必須要給他們多一點畫面;通常『畫面』無法讓團員了解『為什麼』,『為什麼』是需要理論架構去支撐的,但日本樂團例外,他們很需要畫面,所以我得向他們說明柴科夫斯基痛苦的一生、他的同性傾向,乃至他終生背負孤單與不得不偽裝性取向;但日本樂團本有的秩序與整齊,難以投射並表現柴科夫斯基那如刀割的感覺與終生隨時無法做自己的狀態,我甚至得帶頭瘋狂、作出逾矩行為,這樣團員們才願意跨出他們的舒適圈!」

反骨人生勇於挑戰  經歷選擇堅毅承擔

回顧莊東杰早前的經歷,也是舒適圈外的冒險旅程。自小反骨的他總是挑戰權威,並探尋自身生命的各種可能性,其音樂世家的背景與本身優異的天賦本可讓他在音樂圈中平順發展,而他卻不樂意如此,十六歲時毅然決然地離開音樂的舒適圈。

他說:「學音樂的人想離開音樂通常是憑空想像,唯有親自領略離開後的境界,才能體會音樂的致命吸引力;我後來發現,自己的人生如果沒有音樂就是黑白的,尤其是演出當下,舞台上那種刺激感對我來說是極大的享受……只有親自下去走一遭,才能領悟何者為畢生職志!」

多次轉換跑道的過程中,莊東杰特別感謝雙親對他的支持。雙親從不逼迫他做任何抉擇,非常尊重其意願。莊東杰強調:「良好的心態來自於尊重與支持的家庭教育,更早讓孩子具備選擇權,更早養成對人生負責的態度,學會自己承擔做決定的後果,就是這些讓我更珍惜回到音樂領域。」如今他也亦以同樣的理念教導他正讀幼稚園的稚子,從吃飯、穿衣等小事,到是否要請假一週與爸爸一同去其他國家演出等,他都給予小孩選擇權,讓孩子在選擇中學會承擔。

離開音樂將近十年的青少年時光,莊東杰認為正是這段人生經歷使其能夠接觸到各種不同的人,觀察這個世界,攢積與人溝通的技巧與經驗。他認為偉大作曲家的想法超越一般正常人,他們所看到的不會是只有音樂,莊東杰主張:「你的人生如果只有音樂的話,你就沒有辦法正確地詮釋音樂!」

關於新舊世代指揮風格的更迭,從上世紀如卡拉揚般的權威領導方式轉為今日著重與團員協調溝通的趨勢,莊東杰認為這是與時俱進自然演變的大環境趨勢;不獨於音樂圈,全世界如教育界師生關係、職場上司下屬關係等都有此走向;而權威與協調溝通兩方式並無優劣之分,目的皆為邁向終極完美音樂之途。他指出此變化過程中或許有位關鍵人物,一如時尚界之香奈爾引領流行風潮,指揮界的香奈爾可能就是老牌指揮家——阿巴多(Claudio Abbado)。在阿巴多之前的指揮大師們傾向以權威方式領導樂團,而阿巴多則是順從自己的個性,出於本心地以溝通協調方式帶領樂團,進而成功引領了指揮界的趨向。

Anneliese Brost Musikforum Ruhr音樂廳外觀與內景,這裡就是莊東杰未來揮灑的舞台。 (莊東杰 提供)

放眼寰宇深耕德奧  承先啟後新意無盡

莊東杰以其卓越觀察力、溝通力與個人魅力贏得諸多樂團與經紀公司青睞,於諸多邀約中,最終選擇了波鴻交響樂團,其因有二:一為樂團團員皆相當優質,並配置了一座音響效果極佳的專屬新音樂廳;二為「樂團總監與音樂廳總監」的雙總監職位經歷也深深吸引他。

莊東杰指出,樂團成長的最大關鍵就是擁有專屬音樂廳,團練時搭配固定音樂廳的音響效果,將提供指揮聽覺上的恆定對照組,專屬團練環境可提供不斷的對比與反覆實驗,此不只有益於指揮個人的聽覺訓練,對樂團而言,更是能夠大為躍進的原因。

於音樂廳總監的曲目安排上,莊東杰希望為習慣慢活的波鴻市樂迷,提供一套結合傳統德國與東方元素的跨界曲目,他表示:「我是亞洲人,本身就是東方元素,我也計畫邀請亞洲團體與樂團跨界合作,如作曲家、獨奏家、合唱團、舞蹈團等亞洲各類音樂團體,展開文化對話,相信波鴻市民對於新任亞洲總監、新的東方元素必然有很好的期待與接受度。」

而在明年下半年樂團曲目的部分,莊東杰毫不猶豫地挑戰以布拉姆斯與馬勒等傳統德國曲目,啟動亞洲指揮家於德國的首發樂季。他表示,相較於樂團的百年歷史,五到十年的總監任期僅是樂團的過客;如何回顧以尊重樂團歷史,前瞻以計畫樂團未來,能讓日後的總監得以接續發揚,都是其斟酌曲目安排的考量。而他對德國曲目的憧憬也是原因。莊東杰說:「與德國樂團一起深入詮釋德國曲目一直是我的夢想。布拉姆斯紮實的德國人個性,時而非常非常溫暖,時而向內省思,時而帶有深度的哲學性而不善與人溝通,於其音樂中處處可見,此也是我所認識的德國人特性。」

相較於過往德奧樂團演奏德國曲目的經典錄音,莊東杰堅信自己與波鴻樂團將能自然地激發出與其他德國樂團相異的詮釋風格,他說:「我十六歲以前都生活在亞洲,看待事情的觀點自然與其他德國總監相異,而波鴻走到二○二一這時節,我期待與波鴻一同創作出我們獨特之詮釋……德奧經典如卡拉揚的詮釋,屬於其時代之詮釋;到了我這年代也需要這年代指揮的詮釋,若因此卻步,我就是沒有盡到責任,也沒有盡力將此重要文化遺產延續下去,既已接受任命,我當然有此一脈相承的責任。」

莊東杰還提出另一對於樂團總監一職的自我期許,他說:「有種浪漫的說法:『每座音樂廳的每個角落、每張椅子、每片牆壁、每塊磚瓦都留有駐團交響樂團的音色,反之,樂團巡迴演出時也亦攜帶著音樂廳的靈魂、氣味而行。』」新廳搭配傳世的樂團,莊東杰期許能在這個具優良傳統的新家中開創無盡新意,也讓人期待台灣新銳指揮家深耕波鴻交響樂團,引領其邁向國際、醞釀出本世紀之德奧魂!

人物小檔案

  • 基隆子弟,出身音樂世家,自小於台灣接受科班音樂教育。
  • 16歲斷然離開音樂領域,赴海外求學轉攻數學、統計學等科目。
  • 回歸音樂後主修指揮,前後獲得第16屆「馬爾科國際指揮大賽」(Malko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2015)冠軍、第7屆「蕭提國際指揮大賽」(Sir Georg Solti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2015)亞軍、第4屆「馬勒交響樂指揮大賽」(Gustav Mahler Conducting Competition,2013)銀獎等。
  • 2021/2022樂季將接任德國波鴻交響樂團(Bochumer Symphoniker)音樂總監及Anneliese Brost Musikforum Ruhr音樂廳藝術總監。
莊東杰(左)在波鴻市長(中)與文化局長(右)見證下,簽約接下波鴻交響樂團總監一職。 (莊東杰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2期 / 2020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