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戰 大未來!╱國際現況

德國 聯邦政府的「文化重啟」 不補貼藝術家的振興方案?

各地藝術家職業工會或各藝術類型協會已串聯起希望修正「文化重啟」方案的請願,並發動抗議活動。圖為藝術家團體Stumme Künstler於德勒斯登聖母教堂 (Matthias Wenzel 攝 Stumme Künstler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為協助因疫情停擺的藝文界盡快恢復營運,德國聯邦政府推出了「文化重啟」方案,預計投入約十億歐元對藝文領域進行經濟振興。但其政策邏輯是「先確保各類機構,藝術家的工作機會便也就保障了」,而獨立藝術家還是只能適用「第二失業金」制度,而此制度實際上涵蓋的人數僅有總數的20%,所能提供的金額甚至難以滿足最底限的生活所需。為此藝術家相關組織也串連連署、發起抗議,要求聯邦政府修改當前的「文化重啟」方案,重要的是將對獨立個體的藝文工作者的援助納入。

當前疫情逐步趨緩,原先幾乎全面停擺的藝文領域總算是迎來一點曙光,可以在有配套的狀況下逐步地恢復部分運作。然而距離回到疫情前的模樣,尚有不小的距離。也因此,協助盡快回復營運,是目前德國聯邦政府的首要工作。

六月四日,德國聯邦政府文化與媒體政務委員莫妮卡.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 宣布,將以「文化重啟」(NEUSTRAT KULTUR)為名,投入約十億歐元經費對藝文領域進行經濟振興。這些經費將主要用私人文化機構,大部分將投資在固定資本、營運成本等方面,關鍵在於確保藝文領域的基礎結構——好比劇院、電影院或表演廳——不致在疫情期間及營運未能恢復前流失(倒閉)。

先振興機構,就會救到藝術家?

經費的分配將劃為四大項目。第一部分共兩億五千萬歐元,將用於藝文機構的防疫相關設備上,包括清潔消毒的措施、非接觸式的線上售票系統及場館的通風系統改造,使機構得以符合當今的後疫情時期防疫相關的規定,好重啟運作;第二部分則根據不同的藝術類型區分,投入總數四億五千萬元的經費,使機構恢復各種活動(映演活動或展覽)並委託藝文工作者進行內容的製作;第三部分將投資一億五千萬在數位化與各種替代方案上;第四部分則是一億元的經費,用於補償受聯邦補助的機構和計畫在疫情期間的損失、收入短少和額外支出。最後,也會提撥部分經費用於廣播類型的機構,因為疫情期間經濟低迷而連帶受到影響的廣告收入。

聯邦政府在這項方案的規劃邏輯明確的是「先確保各類機構,藝術家的工作機會便也就保障了」。至於在個體的方面,格呂特斯接受北德廣播公司(NDR)記者訪問時表示,先前已有為了應對疫情而簡化程序的「第二失業金」(Arbeitslosengeld II,平時民眾習慣稱之為「哈茨方案四(Hartz IV)」)制度可以適用,故聯邦未有額外的規劃。許多自營、獨立工作的藝術家對於方案獨缺個體工作者感到失望,因為等待許久之後,不但無法獲得立即的援助,聯邦所設想的模式,也得等各機構皆陸續上軌道之後才能將效應擴及到藝術家身上,只怕大多數的藝文工作者捱不到那時。

各地串連請願,要求修改「文化重啟」方案

根據藝文工作者團體的數據,「第二失業金」實際上涵蓋到的人數僅有總數的20%,所能提供的金額甚至難以滿足最底限的生活所需。過去便已招致過許多反對聲浪、進步派的政治人物更早已希望廢除的這項為人詬病的制度,作為後疫情時期援助藝文工作者的主要項目,顯然是不足的。

有鑑於此,各地的藝術家職業工會或各藝術類型協會,已串聯起希望修正這項方案的連署請願,並於六月十八日在柏林發起抗議行動。他們強調,各種方案的制定需要有藝文工作者的參與。疫情期間提出各種方案並使藝術家實質受惠的柏林市,也串聯布萊梅市提起聯邦參議院倡議(Bundesratsinitiative),要求聯邦政府修改當前的「文化重啟」方案,重要的是將對獨立個體的藝文工作者的援助納入。而基於各邦經濟局長與各邦文化局長的聯席會議結論,該倡議提出的具體建議方案是給予藝文工作者按月發放的固定數額津貼。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1期 / 2020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1期 / 2020年07月號